因曾住土耳其遭三度逮捕 維吾爾男被判刑25年

·9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 四月對這名26歲的澳大利亞籍維吾爾女子米合阿伊·米曾索夫來說,總是個百感交集的時刻,因為她與丈夫木裡扎提·塔依爾就是在2016年4月相識的。過去五年,她的丈夫三度被新疆當地的警方關進再教育營,並在今年4月1日被新疆哈密當地的法庭以「分裂主義」罪判刑25年。

米合阿伊還記得,她與丈夫透過微信通話一個月後,丈夫便向她求婚,兩人於2016年8月完婚。婚前米合阿伊便向丈夫表明,自己無法在澳大利亞以外的地方定居,所以兩人2016年9月開始替丈夫申請澳大利亞簽證,並在歷經8個月的等待後,於2017年4月取得簽證。然而,當時新疆開始傳出大量維吾爾人被警察帶走的消息。

米合阿伊告訴德國之聲:「2017年4月我們開始聽說警察在夜裡造訪維吾爾人家中,將他們帶走,所以我們擔心同樣的事會發生在我們身上。當時新疆政府剛開始大規模關押維吾爾人,大部分被帶走的都是與我丈夫年紀相符的年輕維吾爾男子。」

米合阿伊與丈夫訂了2017年4月12日離開烏魯木齊的班機,但在離開前兩天的夜裡,當地警察卻上門找她丈夫。她回憶起:「警察說他們只是要來與我丈夫短暫交談,並交代他待在家中。警察抵達後,便直接問我丈夫是否曾去過國外,並要求他交出護照。在我丈夫說他曾在土耳其住過一年後,他們便說我丈夫必須跟他們回警局接受進一步的訊問。」

米合阿伊說,他丈夫在警局待了三天後,便被轉往烏魯木齊當地的一個看守所。她表示:「當時,我開始聽到有關再教育營的消息,當地警察將這些營區稱為『學校』。警察告訴我,因為當地還沒有一所『學校』,所以我丈夫會先留在看守所,之後便會被放出來。」

但,幾個月過去後,木裡扎提始終未獲釋。米合阿伊也因為她丈夫的澳大利亞簽證被取消,必須回國替他重新辦理簽證。由於當時國際社會仍不知道中國政府在新疆大量關押維吾爾人的事,澳大利亞政府在米合阿伊替她丈夫重新辦理簽證時,不斷要求她出示相關證據。2017年12月,米合阿伊得知木裡扎提已「完成學習」的消息,他們也將他釋放。

這讓米合阿伊立即趕回烏魯木齊,希望能親自迎接獲釋的丈夫。她在烏魯木齊等了一個多月後,她才得知木裡扎提被轉往另一個再教育營。她說:「我丈夫當時每兩三周能與我們通話一次。他在某次通話中表示,自己在營內一切都好,叫我們不要擔心。他說自己仍在烏魯木齊,這也讓我們松了一口氣,因為在那之前,我們曾聽說有維吾爾人被轉往新疆內部或中國其他地區的再教育營。」

由於當時新疆的維安情況越來越嚴格,米合阿伊認為自己繼續待在新疆也可能面臨危險,所以她只能返回澳大利亞繼續等待。最終,米合阿伊在2019年5月透過微信得知丈夫終於獲釋的消息。

反覆的洗腦與心靈折磨

木裡扎提獲釋後,夫妻倆於2019年7月在烏魯木齊重逢。米合阿伊表示,當時丈夫看起來瘦了很多,臉色也變得蒼白。即便她丈夫已獲釋,他仍必須每天向警察報到,警察也會打電話給他或到他家查看狀況。米合阿伊說:「雖然警察說我丈夫的學習已結束了,但他還是不斷受到監視。」

她還說,丈夫只分享了部分再教育營中的經歷,因為他不希望米合阿伊再受苦,所以他不願分享太多再教育營內的細節。米合阿伊告訴德國之聲:「被關在裡面的維吾爾人每天都被告知,他們將再也見不到他們的家人,如果他們認為自己能夠離開這個地方,那就是在自欺欺人,因為這永遠不會發生。如果有人在牢房裡行為不端,說錯話或不聽守衛的話,他們就會一整天都不會得到食物。」

米合阿伊還說,她丈夫曾有一次因為說了維吾爾話,被再教育營的守衛用手銬鎖在門上一天。此外,她丈夫也提到被要求背誦習近平的講稿,並懺悔自己的過錯或贊揚中國共產黨。她提到:「我丈夫說,他被迫說自己當初應該意識到中國是個偉大的國家、他不應該離開中國,並不斷重復對於去土耳其住一年感到十分抱歉。他每天都一遍又一遍做同樣的事情,這便是不斷的洗腦。」

再度被捕

兩人重逢後六個月,米合阿伊因簽證到期未獲續簽,必須於2020年初返回澳大利亞。在那之後,她與丈夫透過微信保持聯系。但到了2020年5月19日,她在丈夫遲遲未回覆短信後,開始擔心丈夫是否再次被捕。在她多方嘗試後,她得知木裡扎提於前一晚被新疆另一個地區的警察帶走,聲稱要針對他曾住在土耳其一年之事進行調查。

米合阿伊告訴德國之聲:「我起初不明白警察為何要再針對相同事件調查我丈夫,他們僅回應說,我丈夫在其他地區被認定無罪並不重要,因為另一個地區的警察必須自行透過調查判定他是否無罪。他最後在那個地區被以單獨監禁的方式關了60天。」

木裡扎提在被關押了3個多月後,於2020年8月二度獲釋。雖然警察並未再次上門盤查,但米合阿伊說她丈夫始終擔心自己會再次被抓。一個多月後,來自新疆哈密市的警察再次上門將她丈夫帶走,那也成了米合阿伊最後一次收到丈夫的回覆。當她今年4月再收到與丈夫相關的消息時,他已被判刑25年。

「維吾爾人家屬無權保持沈默」

定居美國的維吾爾人權律師萊漢·阿薩特(Rayhan Asat) 對米合阿伊的處境感同身受。她於2020年1月得知弟弟伊克帕·阿薩特被新疆政府以「煽動民族間的仇恨」判刑15年。在得知官方消息前,萊漢也曾忍耐了4年才對外公開弟弟被關入再教育營與被判刑的事情。她告訴德國之聲:「沈默對新疆維吾爾人的海外家人來說不是個選項。米合阿伊等了幾年意識到,她的沉默無助於改善她丈夫的處境。」

萊漢也提到,目前中國在新疆的政策出現了一些轉變。與幾年前大規摸將維吾爾人送進再教育營相比,現在越來越多新疆維吾爾人被當局以各種罪名判刑入獄,而這些刑期都長達5至20年。然而,萊漢對於米合阿伊的丈夫被判刑25年仍感到震驚。

她說:「這些都是莫須有的罪名,這也是國際社會真正需要強調的地方。中國現在正忙著透過對少數民族判刑來合理化其在新疆的所作所為。我們應該找出一個更准確的說法來區分一般的再教育營與這些監獄,因為唯有這樣才能防止中國政府合理化這些迫害。」

德國之聲無法獨立核實相關指控,但米合阿伊所描述的木裡扎提案例與此前國際媒體披露的多名維吾爾人“再教育營”經歷有類似之處。過去幾周以來,國際專家與人權組織也曾發布多份報告,認定中國在新疆施行的政策已構成反人類罪與種族滅絕,但中國政府駁斥相關指控,稱這些說法“荒謬絕倫”。中國外交部長王毅上個月在兩會期間表示,國際社會對中國新疆政策的指控“完全是別有用心的造謠,徹頭徹尾的謊言”。

對於中國政府的極力否認,米合阿伊表示,她希望國際社會透過她丈夫的案例能明白,過去幾年與新疆人權迫害的相關報導與研究都是真的。她告訴德國之聲:「過去的四年裡,我一直在受苦,我一直保持沉默,因為我希望,如果我們對中國政府言聽計從,或許能改善我丈夫的處境。或許對大部分人來說,在新疆發生的事情只是一個故事,但我經歷了這一切。我有什麼理由對這種規模的事情撒謊?」

米合阿伊希望澳大利亞政府能持續協助改善她丈夫的處境,而非以她丈夫不是澳大利亞公民為由選擇不協助。她說:「對澳大利亞政府來說,他們可以輕易地說這個人不是澳大利亞公民,所以他們無法做任何事。但他們這樣做是不公平的,因為如果澳大利亞政府不幫助我,我還能指望誰來幫助我?」

至於國際社會中一些質疑新疆人權迫害真實性的聲浪,米合阿伊強調她希望各界認清,目前並非單一人出來分享證詞,而是有許多維吾爾人都公開他們自身或家人的遭遇。她向德國之聲表示:「我已經痛苦了四年,這是我每天面對的現實。我想讓大家知道這些人權迫害是真的,它們正在發生,而你不能一笑置之,說這只是一個單一案例。」

©2021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