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坐白宮的川普(上)】整天看電視 不管看哪一台盟友都越來越少

謝樹寬
鏡週刊Mirror Media
武漢肺炎疫情,讓美國總統川普大部分時間只能待在白宮,無法四處趴趴走參加造勢活動。(網路截圖:白宮網站)
武漢肺炎疫情,讓美國總統川普大部分時間只能待在白宮,無法四處趴趴走參加造勢活動。(網路截圖:白宮網站)

川普「看電視治國」已經不是新聞。過去彷彿把國政當成電視實境秀,每天注意電視上自己的表現,並用手機發推特自我吹捧或與電視名嘴互嗆。

紐約時報最近報導,在美國疫情緊繃的情況下,大大限制了生活作息。川普待在白宮,幾乎哪裡也去不了,以致他每天的生活,都是從看電視開始,以看電視做為結束。

星期一的大清晨(美國時間星期日下午),美國總統川普又開始在推特上劈裏啪啦連串推文。內容不外吹噓自己工作的認真辛苦,以及民主黨和「跛腳」媒體的亂放謠言。

「我從沒說過冠狀病毒是個騙局(hoax)!」(他確實說過。在造勢場合上他曾說冠狀病毒就和過去的通俄門以及彈劾案一樣,是個「新的騙局」(new hoax)。推文底下有人回應貼上影片打臉。)

「我從大清早工作到深夜。我好幾個月沒有離開白宮(除了去迎接醫療船安慰號除外),就為了處理貿易談判、軍隊重整等等等 . . .」

「了解我並且了解美國歷史的人們說,我是史上最最努力工作的美國總統。這一點我不知道,不過我非常努力工作,而且任期前三年半可能比史上任何總統做的事還要多。這讓假新聞不高興!」

讓川普怒發推文的,是來自他口中「假新聞」的紐約時報的一則報導。川普說「爛透了的紐約時報」的「一個完全不了解我的三流記者」,寫了一篇虛假的新聞,描述他的工作行程和飲食習慣,說他「在臥室裡怒憤怒大吃漢堡和健怡可樂」,根本是「想盡辦法要貶損我」(話說回來,紐約時報的報導裡提到了健怡可樂,並沒有提到「臥室」或「漢堡,似乎是川普自爆)。

紐約時報的這篇文章,其實是兩位白宮的資深記者所寫,詳述了自武漢肺炎疫情入侵美國以來,川普困坐白宮,生活作息大受影響的情況。

文章說,川普最近往往快到中午才進橢圓形辦公室。而且多半是看了一上午的電視以致情緒不佳。

他大概是五點鐘就從床上坐起,開始從Fox,CNN,到MSNBC逐一轉台,邊看著電視邊打聯絡電話。這種習慣從他上任以來就是如此,不過,現在狀況有一點不一樣。

因為他發現不管看哪一台,支持他的盟友越來越少。連號稱川普台的Fox News現在也常不照他期望的方式報導他的新聞。他有時會看看紐約州長古莫的記者會,注意人們對他的讚美和批評。

紐約時報說他們根據十幾位白宮官員和川普顧問的說法,形容川普如今過著「奇怪的新生活」,他被限制在白宮裡面,隔絕於支持者之外,也不能搭機出遊打高爾夫。每個禮拜接受一次病毒檢測。他誇耀的經濟政已績隨病毒而逝,民主黨批評他處理疫情做法無效率、不誠實、缺同理心。連共和黨也有人批評他的例行簡報只剩漫談政績和與媒體互嗆。

據紐約時報的報導,白宮的疫情工作小組簡報記者會,是川普如今每天期待的工作。川普顯然把它當成黃金新聞時段的政治秀。不過每天花兩個鐘頭抨擊政治對手、指責媒體、傳達不實消息,對川普在政治上的傷害卻大於獲利。

報導裡說,川普不常參加工作小組在媒體簡報前的會議,多半是由幕僚提供他最後版本的今日談話重點,他會拿著簽字筆自行修改。不過在記者會上,他通常是不帶抑揚頓挫地快速把稿子唸過,以盡快進入他和記者唇槍舌戰交火的問答時間。

在結束至少90分鐘的記者會之後,他又會回到橢圓形辦公室看電視關於記者會的新聞,並於他的核心幕僚們交換意見。

川普的一天以電視為開始,最後也以電視結束。

據紐約時報的報導,川普在橢圓形辦公室看完記者會的新聞後,通常已經是晚上八點鐘,川普會到辦公室外的個人餐廳——繼續看電視。有些幕僚會安排加入,分享他們對記者會的意見,也分享隨手可得的薯條和健怡可樂。

偶爾,他會和第一夫人梅蘭妮和兒子巴倫一起吃晚餐。不顧,最後他會回到白宮裡個人的臥房,打開電視,不停轉換頻道,觀看自己的表現。

川普在發表注射消毒水可殺武漢肺炎病毒的高論之後,有隨即改口只是嘲諷記者。如今他決定減少白宮的媒體簡報。據幕僚說法,他目前期待的是疫情稍退之後,開始宣傳如何重啟美國經濟經濟。川普鎮日與電視長相左右的日子,也許可以有些變化。

參考資料:New York Times, Guardian

更多鏡週刊報導
【困坐白宮的川普(下)】「消毒水防疫」之論笑歪全世界 任內最糟中的最糟
【自戀川普(下)】領導無方 還趁國家危難攫取個人利益
【自戀川普(上)】川普為何控制不了疫情?邀功諉過的自戀型人格失調

更多國際相關新聞
金正恩現身 滿臉笑容闢謠「腦死」傳聞
消毒水防疫笑歪全世界 最糟中的最糟
北京故宮重啟 2.5萬張門票秒殺
街友變「火球」燒死 路人圍觀網嘆冷漠
外送成販毒掩護 194國發「紫色通報」

今日推薦影音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