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局必須改革自己 才能得到國人的支持

局外人
·9 分鐘 (閱讀時間)

月前國安局局長陳明通向國人提出呼籲:「希望全體國人給予國安局工作最大支持,因為國人的支持就是國家安全最強大的後盾,請國人共同捍衛國家安全丶一同守護民主自由。」與此同時陳明通局長也提出多項情戰、情蒐作為,顯示出陳明通局長希望提升國安局情報工作和公眾形象的強烈企圖心。

吾人在肯定陳明通局長的積極作為的同時,也必須指出國安局在許多層面要進行相應的改革才能得到公眾更為熱烈、真誠的支持,本文將針對這些應該改革之處作大略的說明,希望能拋磚引玉讓更多有識者討論這些問題,作為推動國安局革新的助力。

國安局應該改革之要點

今日的國安局在組織、對外徵才、內部關係、公眾關係等許多層面都需要大幅革新,具體來說,可以列為下列數點:

(一)國安局是否要維持軍文差別待遇的現況?

(二)國安局應該將特勤業務分立。

(三)對文職特考採取更積極的開放態度。

(四)全面檢討國安特訓。

(五)重塑公眾形象。

(六)對於機關本身的爭議、負面新聞應該採公正公開的態度面對、處理。

下列將針對上述六點作詳盡的說明,俾使讀者了解今日國安局面臨的癥結所在。

國安局是否要維持軍文差別待遇的現況?

從第一點來說,國安局雖然身為軍文兩用機關,但是一直被批評在待遇、晉升等各層面都偏向軍職出身者,評論家施威全之前為文指出:

「中高階主管軍職遠多於文職。過去十二個月,開出的缺約三百個,近二四〇個缺由軍職晉升占用。從新生訓練到職場環境,軍職文化一面倒主宰國安局,這樣的最高情治機關不健康。」

國安局雖然身為軍文兩用機關,但是一直被批評在待遇、晉升等各層面都偏向軍職出身者。(攝影:蔣銀珊)

這個現象造成的軍文不平等、差別待遇對於國安局內部關係其實是造成文職人員,特別是文職特考人員的不平不滿,也傷害了國安局內部的團結跟士氣,更使得看不過去的局內幹員直指這正是讓不少文職特考人員最終選擇離開國安局的原因。面對這種不公情況,不知道國安局主事者是否能改變國安局被軍職壟斷的現況?

國安局應該將特勤業務分立

從第二點來說,國安局兼務特勤業務所衍生的問題,一直是各方所議論、批評的焦點,之前筆者在網路媒體發表的拙文〈解決特勤問題的癥結:為何特勤業務應從國安局分立〉就整理相關有識者如曾任職國安局的蕭台福先生等人為何不主張國安局兼務特勤業務的看法,有論者在2007年就一針見血的指出:「國安局的組織和功能都有改革的迫切性。國安局的業務應與特勤分開,國安局長如為元首的過境外交而疲於奔命,甚至把保護總統安全當作首要任務,則必定無法變成專業的情報機關。 」這段評論仍然適用在今日,也凸顯出國安局在分立特勤業務上的長年遲滯不前。

在經歷私菸案以及相關涉案軍職人員要求回任的風波之後,國安局主事者是該正視分立特勤業務的抉擇,回歸情報本務的正道。

對文職特考採取更積極的開放態度

從第三點來說,國安局開放的文職特考名額有限,加上那種種的體能、視力等門檻限制,使得許多原本可以為國安局所用的民間人才無緣為國安局貢獻所長。

日前筆者在網路媒體發表的拙文〈淺議國安局民間徵才的改革方向〉就這方面的問題提出個人意見,國安局主事者應該思考這樣與實務工作脫節的門檻限制是否有維持的必要性。

再者,國安局在徵才文宣上仍然有長足的進步空間,之前筆者曾在上報為文已經就這方面進行分析國安局在徵才文宣上的不足,國安局應該拿出更多的誠意和創意在民間徵才上面,最起碼應該如筆者在〈情報機關如何吸引人才:日本情報機關招募手冊的啟示〉引用多個日本情報機關的招募手冊的他山之石,使更多有志者能無須顧慮的選擇投入國安局的行列。

全面檢討國安特訓

從第四點來說,國安局針對文職特考人員的特訓,近年來一直被指責出現惡意淘汰、內部霸凌、性騷擾文職特考學員的情況,不僅使得不少文職特考學員因此含恨退訓,也成為外界對於國安局抱持質疑的原因。

而特訓內容也是令人質疑的,正如看不過去的局內幹員所指出的:

「這些項目、標準其實對於國安局工作根本就不合理。1. 一大票(且佔多數)該局軍人從未經這些標準作為考核。2. 這些標準也確實偏離工作實務十萬八千里。

另外很多帶隊幹部根本就不了解這些特戰單位訓練實況(其實該局多數軍人都不了解),然後卻出一張嘴 丟特考文官公務員去當第一線白老鼠。」

國安局針對文職特考人員的特訓,近年來一直被指責出現惡意淘汰、內部霸凌、性騷擾文職特考學員的情況,不僅使得不少文職特考學員因此含恨退訓。(圖片由國安局提供)

這種雙重標準的考核方式,再加上由這些未曾受過這些訓練,也不懂訓練實質的訓練中心幹部以「整兵」、「玩兵」的心態和作法去對待這些文職受訓學員,也難怪會讓不少遭到退訓者或看不過去的局內幹員批評這種不合理的特訓方式。既然如此,難道不應該針對國安特訓的內容跟訓練中心幹部作全面的檢討嗎?還是任由這種不合理的特訓方式繼續施加在文職特考人員?

重塑公眾形象

從第五點來說,今日的國安局在面對公眾時仍然是想維持那過往的神祕形象,作為迴避外界檢視、監督的保護色,也因此並不鼓勵局內退休官員出書著作談論關於國安局事務(即使當事人已將草稿先交由國安局方面審閱),甚至以洩密為由阻止、治罪,前國安局官員蕭台福的《情報生涯卅年》遭禁並遭到起訴就是一個典型的惡例。在社交媒體的經營同樣是乏善可陳,這一點看看國安局那刻板、單調的官方網站就非常清楚。

但是國安局卻又想以所謂的「形象月曆」的花俏手法來增進自身的正面形象,不強調本身的情報專業形象,卻本末倒置的想以特勤人員的外貌、身材為賣點吸引輿論和社會的目光。

反觀國外的情報同行如中情局對於內部退休幹員出書的審查標準就沒有像國安局那樣一味阻擋,同時也有自己的官方網站、Youtube網站、臉書、推特等多元而吸睛效果十足的社交媒體,即使是法國對外安全總局(DGSE),也就是法國電視影集「巴黎情報局」的原型,同樣也有自己的Youtube網站和毫不單調的官方網站。

和上述歐美國家的同行相比,身為資訊先進國家台灣的情報界龍頭國安局在面對公眾的開放度上顯然仍然離歐美國家的同行有極為遙遠的距離。

而在轉型正義上,國安局也應該以更坦誠的態度面對自身在戒嚴時期的所作所為,使台灣社會感受到今日國安局改變、反省的誠意。

不知道今日的國安局主事者是否能夠以單位本身的情報專業形象拉近和公眾的距離呢?

公正公開的面對自身的負面新聞

最後則是第六點,筆者仍不免要談到發生在去年的國安局訓練中心性騷擾疑雲,當時國安局長邱國正承諾徹查到底,卻毫無下文,到近日竟然是將當時在PTT論壇披露此事的網友以涉及洩漏國安局訓練中心主任、副主任的本名與化名等相關資訊為由,「經國安局人員上網發現告發偵辦。」被檢方依《國家情報工作法》起訴。

筆者先前在網路媒體發表的拙文〈面對訓練中心醜聞,國安局不能只解決提出問題的人〉就指出國安局網站上的新聞稿在去年11月事件曝光後迄今毫無任何與此一事件相關的聲明,也不公布調查結果,反而追究爆料網友的責任,種種情況令人質疑國安局是否有徹查到底的決心。

此外,國安局針對局內基層幹員、遭退訓的文職特考學員在網路言論的監控,如果只是為了避免「家醜外揚」,卻不敢面對自身的弊病,那麼只是讓自身的弊病繼續蔓延下去。

今日的國安局主事者應該以公正公開的態度處理國安局訓練中心性騷擾疑雲,以顯示國安局不會再以諱疾忌醫的態度迴避自身醜聞的決心。

結語

上述所提到的問題,都是累積已久的沉痾,今日的國安局主事者要一併處理無疑是要花上莫大的時間和精力;但是正如筆者在陳明通局長上任之初所發表的拙文〈對於新任國安局長陳明通的期許和建議〉所指出的,今日的國安局已經到了必須變革的時刻,而陳明通局長作為非軍職出身的國安局局長,有著更有利的條件和更少的包袱去推動國安局的改革,唯有國安局先作出改變,才能得到社會的肯定和認同,使國安局能夠擔負守護民主社會的重責大任。

※作者為情報體系觀察者

更多上報內容:

投書:改革軍情局 別輕易談裁撤裁併

美中戰略競逐將長期化 國安局長評估:台海、釣魚台和南海成火藥庫

防中國「紅色供應鏈」滲透 陸委會、國安局出招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