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法生效後大抓捕 香港民主派路在何方?

William Yang
·7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 在47名香港民主派人士遭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的案件2日繼續進行聆訊之際,國際社會都在關注這個案件將如何影響香港的情勢發展。香港屯門區區議員巫堃泰向德國之聲表示,港府以國安法起訴47名民主派人士無疑對民主派來說是一大打擊。

長年為民主派做選舉協調的民間組織「民主動力」在多名成員因民主派初選案被捕後,於2月28日宣布停止運作與解散。「民主動力」召集人趙家賢在公開聲明中表示,因應香港情況的最新發展,在新時代政局下,「民主動力」協調等的工作已完成其歷史任務,經召集人提出及執委會委員通過,即日停止運作,並宣布解散。

趙家賢寫道:「未來我們一定在《基本法》丶《港區國安法》及一國兩制框架下,通過不同方式繼續為香港社會服務,奉公守法,維護香港繁榮穩定。」

巫堃泰認為,在「民主動力」宣布解散後,香港的民主派失去一個扮演重要協調角色的組織。他說:「在47名民主派人士被政府以國安法起訴後,民主派可能失去在未來選舉中推出最優秀候選人的動力,而中國政府未來仍有辦法取消民主派候選人的資格。」

對於年輕一代的民主派政治人物來說,巫堃泰認為這波逮捕會讓他們對於投入選舉感到卻步。他向德國之聲表示:「兩年前,他們可能會將投入立法會選舉視為職涯發展的一個可能性,但現在對大部分的民主派成員來說,這樣的職涯發展渠道已不存在。」

目前在美就學的前香港眾志成員敖卓軒則預測,如果民主派初選的案件照著目前的局勢發展的話,大部分的被告很可能無法獲得保釋,而在法院延後開庭的情況下,他們恐面臨在未被正式判刑前,就先被關入監獄的命運。

他告訴德國之聲:「透過這個案件,我們可以清楚了解香港政府所謂國安法無追溯期的說法是騙人的,因為控方所提供的證據中,有不少是被告在2020年6月30日之前的社群媒體貼文或是他們在那之前的一些行為。這代表,目前在香港沒有人是安全的,這個趨勢也會為香港社會注入更多的恐懼。」

民主派還能如何對抗中國政府?

巫堃泰與敖卓軒都認為,自從國安法生效以來,香港政府開始運用國安法的效力對公民社會中不同的層面施壓。巫堃泰表示,以往民主派用來對抗中國政府的渠道,現在都已被香港政府給「封死」了。對民主派來說,為了避免支持者開始流失,他們必須為民主派找尋新的使命能凝聚士氣。另一方面,民主派必須考慮在無法實質參政的情況下,他們該透過哪些渠道來參與政策制定的過程。

巫堃泰向德國之聲表示:「目前民主派有點迷失了方向,好像面臨走投無路的感覺。我認為民主派當中仍需有人挺身而出,為民主派的未來走向提供一點意見。如果沒人能扮演這個角色的話,民主派的政治能量會很快減弱。」

敖卓軒則指出,從這起案件多名被告在申請保釋的過程中必須承諾不接受媒體采訪或在社群媒體上發表特定言論,可以看出《香港國安法》非常廣泛的效力。他說,雖然去年在該法生效前,各界便已預期國安法的效力會非常廣泛且定義模糊,但是當今年1月多達55名民主派人士因參與去年的初選而被逮捕後,外界才明白國安法的最終目的是要「完全鏟除香港的反對勢力」。

他告訴德國之聲:「現在很明顯的是,國安法的目的是要移除香港的反對勢力,這個法律實際上與國家安全沒有太多的關系。」

在這樣的前提下,敖卓軒認為,未來希望能針對香港情勢暢所欲言的人,可能都必須身處國外,或在網路上用匿名的方式發表較批判政府的言論。他說:「我認為網路自由是下一個港府打擊的目標,所以當港府將焦點轉移至網絡時,我們很難認定在網路上以匿名方式批評政府是否依舊為安全的做法。」

敖卓軒指出,他不認為未來在香港境內展開反抗政府的運動是明智的選擇,因為在國安法的效力下,香港就像是著「緊緊關著的籠子一般」。他認為,香港人將來可能得從外部向港府施壓,透過海外港人的社群去延續香港的民主運動,「未來,流亡海外的公民社會領袖或異議人士會在重塑香港民主運動的過程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國安法下的香港還會有選舉嗎?

除了《香港國安法》的廣泛效力對公民社會帶來極大的沖擊外,上周香港政府所公布的《2021年公職(參選及任職)(雜項修訂)條例草案》,也被視為北京進一步整肅民主派的最新手段。目前擔任香港屯門區議員的巫堃泰向德國之聲表示,自從去年《香港國安法》生效後,他便把每天視作自己區議員生涯的最後一天,因為他不知道自己何時會被港府取消資格,或被港警逮捕或關押。

他說:「雖然目前的區議會任期是到2023年底,但我認為這很可能是香港最後一屆區議會,因為根據近期的情勢發展,我不認為中國政府或香港政府會容許香港社會中繼續存有像區議會這樣的諮詢機構。一旦北京封鎖了香港社會中所有提供公共諮詢的渠道,那麼香港與中國內地便無太大的區別了。」

敖卓軒則認為,雖然港府將開始要求香港的區議員進行宣示,但這個規定不見得會馬上讓所有民主派的區議員失去他們的席次。他預測,部分民主派區議員可能因拒絕宣示而失去議員資格,但願意進行宣示的區議員應可以保有席次至任期結束。即便如此,他認為香港民主派仍面臨十分慘淡的未來。

至於被港府延期一年的立法會選舉,敖卓軒預測,港府可能還是會以某種類似選舉的形式來舉辦,但在大部分反對派候選人被禁止參選的情況下,該「選舉」與香港人過往認知中的選舉會相差很大。他說:「近日,有些媒體報導稱北京打算對香港的選舉制度進行大規模改革,例如重新劃分選區。這場選舉會產生出一個沒有真正反對勢力的立法會。」

此外,《香港01》近日引述消息人士稱,中國政府打算在香港現有的選舉制度中,設下「評核」的機制來評斷參選人是否符合「愛國者」的要求,而涵蓋範圍將擴及各級選舉。報導中指出的其中一個方案是改組香港的選舉管理委員會,加入大量的政治委任成員,為各級選舉的提名把關。

雖然國安法生效至今有不少人稱香港的「一國兩制」已名存實亡,但巫堃泰認為,由於中國政府與香港公民社會對「一國兩制」有不同的定義,所以從北京的角度來看,即便他們在香港推動大規模的制度改革,「一國兩制」的架構仍然存在。

他告訴德國之聲:「我不認為中國政府會試圖滿足香港社會對一國兩制提出的訴求,因為要是中國政府因滿足香港社會的訴求使香港變得更開放的話,或許中國其他省份也會提出類似要求,到時中國可能出現失控的情況。在這樣的情況下,香港民主派應該開始討論如何在現在的時空背景下,找到一條符合民主派利益的道路,並朝那個方向發展。」

© 2020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William Y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