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法:兩名被整肅的香港教師和校園裏的高壓線

·7 分鐘 (閱讀時間)
Police officers opening detainees" bags and checking on their smartphones as police has set up a police cordon around the area in Causeway Bay, Hong Kong, China, 27 May 2020. The Second Reading debate on the National Anthem Bill is set to resume at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on 27 May amid growing anger at Beijing"s plan to impose a national security law on the city banning sedition, secession and subversion through a method that could bypass Hong Kong"s legislature.
一群參加示威的年輕人在銅鑼灣被香港警察攔堵。按照一國兩制的設計,香港仍然擁有示威遊行的自由。

香港《國安法》實施近5個月以來,香港教育局連續取消兩名小學教師註冊證照(釘牌),其中一人被指「有計劃散播港獨訊息「。還有一名大學教授遭親北京媒體批評「宣揚港獨」。長期在香港校園存在的紛爭再次引發外界關注。

去年《逃犯條例》修訂引發了香港持續多月的抗議活動,參加街頭抗議的主力經常是年輕人甚至中學生。一些建制派人士和親北京媒體追溯年輕人參與示威的源頭,認為是香港的教育出了問題,有聲音將矛頭指向任課教師,指他們「夾帶私貨」,給學生灌輸自己的政治觀點。

香港教育局今年10月稱,從去年6月至今年8月,教育局根據有關教師專業操守的投訴取消了1名教師的註冊,向21名教師發出譴責信,向12名教師發出警告信。

被釘牌的理由

「釘牌」是香港對教師的一種嚴重處分,被處罰者不僅及時失去工作,而且永遠喪失執教機會,甚至可被禁止踏足任何校園。這種處罰非常罕見。

《國安法》實施後第一名被釘牌的老師原任教於九龍塘宣道小學。香港教育局10月在記者會上披露,該教師有計劃散播「港獨」訊息,設計的校本教案、教材和工作紙都以「港獨」為主題。教育局指,教案顯示,教師會用50分鐘的時間有計劃地由社團條例,帶出香港民族黨,詳細介紹該黨的宗旨和政綱,然後討論「港獨」的課題。在教案總結部分預留的35分鐘,繼續談香港民族黨,也有觸及「藏獨」、「疆獨」和「台獨」議題。

香港教育局副秘書長陳蕭淑芬還稱,教師在播放關於民族黨政綱時,如果同學都同意贊成政綱,還會請學生舉手示意。香港教育局認為,香港民族黨已經被列為非法組織,教師花大量時間介紹非法組織,重點是宣揚該組織的「港獨」政綱。

香港教育局常任秘書長李美嫦稱,該教師在處理言論自由課題時不單沒有作持平(平衡)和客觀的討論,反而把課堂重點放在「香港獨立」的課題上,甚至引用大量材料,包括一些涉及非法組織的材料,引導學生討論是否贊成「香港獨立」,有關做法不符合教育原則。另一方面,從教學內容及課程的深淺而言,不適合小學生。

被釘牌的這名老師本人並未對處罰作出直接回應,但立場親民主派的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下稱「教協」)此後協助該老師申訴。教協指出,有關的教學場景來自該校「生活教育科」,主題是「言論自由」,在實際操作中講述香港民族黨並未有85分鐘,實際課堂包括講述言論自由、播放20餘分鐘的香港電台節目《觸不到的紅線》等等。另外,被教育局指出有問題的教案是在2019年3月施教,被釘牌老師只是負責設計教學內容,並未任教。

教協要求教育局撤回取消註冊的決定,並支持老師上訴。教協還表示,教育局整個程序都是黑箱作業,沒有公開文件闡述取消註冊的流程、人員和凖則,完全缺乏透明度,取消專業註冊的程序也由行政官員包辦把持。

2009年,通識科成為高中必修科目。
2009年,通識科成為香港高中必修科目。(資料圖片)

另一名被釘牌的老師來自可立小學,教育局稱這名教師在講述英國發動鴉片戰爭的原因時,指英國當時是「為了消滅中國內的鴉片而發動鴉片戰爭」;而在講述中國四大發明中的造紙術時,將古人研發紙張的目的,說成是代替龜板、動物骨頭等做記錄,以「防止動物絶種」。

這名陳姓老師任教小學二年級常識科,他在接受香港媒體採訪時表示,他獲聘時只教英文和電腦,在學校要求下才兼教常識科。陳老師承認自己歷史知識匱乏,但認為常識不是他的主教科目,也未故意誤導學生,對於當局沒有給予他改善機會感到遺憾。

除了兩名小學老師被釘牌,一名香港的大學教授也遭到親中香港媒體《大公報》和《文匯報》譴責。這兩份報紙近日報道稱,今年5月,香港科技大學鐘士元博士社會科學教授李靜君在一次網上論壇稱,「我認為我們不屬於中國,我們屬於世界。」

李靜君認為報導扭曲了她的英語發言原意。「我認為香港是一個全球城市,所以當我說 Hong Kong belongs to the world,所指的是香港與國際社會在文化、意識及經濟層面上多方聯繫及深厚交往。可惜,該兩份報章斷章取義,錯誤地把 belongs 該字翻譯成主權上的管屬。」她發聲明稱。

「如履薄冰」

香港政府和親中媒體對香港教師的處理和譴責引發討論。建制派的聲音認為,香港教育需要整頓;而反對聲音則指出,打壓教師會進一步破壞香港的言論和學術自由。

香港教育大學教育政策與領導學系客席副教授梁恩榮研究公民教育多年。他認為,老師被釘牌無疑會對香港的教育造成負面影響。

Anti-government protesters gather at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campus in Hong Kong, China, November 13, 2019.
香港示威中衝在前線的年輕人

今年10月,他曾與兩名中學通識科老師聊天,一名老師稱現在的教學「如履薄冰」,另一名老師則表示,今年教去年講過的議題,雖然去年教得非常流暢,但今年會突然停下來想一想「這句話可不可以講」。

目前似乎已經明確「港獨」話題成為雷區,但梁恩榮擔憂,今後香港會出現「N不講」。

2013年,中國內地網絡盛傳中共中央推出“「七不講」”禁令,要求教師不要與學生討論普世價值和新聞自由等議題。梁恩榮擔憂:「香港會不會也出現一個現象,叫『N不講』?N種東西都不能講,N等於多少?沒人知道。」

「現在是『港獨』不可以談,那以後是不是『三權分立』也不可以?以後這些詞是不是就一直會增加?」他表示,如果老師談論這些話題會被釘牌,自然最好的自保方法就是什麼也不講,對香港的教育會造成極大負面影響。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下稱「香港教協」)理事、中學通識教師陳曦彤也對BBC中文表示:「現在明顯是在製造寒蟬效應。」

他指出,原本只是「港獨」、《國安法》等敏感議題,但第二宗可立小學個案顯示,如果老師在某個知識點做得不足,都可能被放大,然後被釘牌。

「會讓老師們在教學上更加步步為營,一些新的教學方法或者一些敏感的內容,可能都不敢試,因為似乎對老師的監控已經進一步收緊。」他說。

《國安法》教不教?

香港《國安法》已經實施超過4個月。對於這個「敏感議題」,香港教育局11月中旬曾舉辦教師研討會,讓校長和教師了解國家安全有關問題,進而為學生講解。

陳曦彤指出,目前《國安法》的教學存在兩難局面。

「假設官方有一套論述,比如我之前去聽了一個親建制資深大律師的講座,但他的講法只是社會上一種觀點,其他資深大律師的觀點我可不可以教呢?」他說,「如果我跟這位親建制大律師的觀點教,我是不專業的,我違反了專業操守,沒有從多角度引導學生思考,但如果我不止引用他的觀點,又會對我們老師自己造成風險,就是我們可能因為不跟官方主線變成政治不正確。」

陳曦彤稱,目前教育局仍未出有關《國安法》的教材,兩難局面下,「通識科老師可能最終都決定不教(這方面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