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庫被坑走30多億!交銀奉命接爛攤子 黨國大老余井塘竟被「活活氣死」

·6 分鐘 (閱讀時間)

轟動全台的「十信弊案」爆發後,交通銀行、中央信託局、農民銀行奉命組成銀行團,進駐接管國泰信託公司;然而,全案內情複雜、牽連極廣,不僅國民黨祕書長、財政部長、經濟部長因此去職,黨國大老余井塘甚至因此氣急而亡。

余井塘,圖片來源:行政院網站。
余井塘,圖片來源:行政院網站。

民國七十四年三月二十八日星期四,交通銀行召開常務董事會議。下午兩點多,諸官派常務董事陸續抵達,這才發現,交銀電梯故障,會議室又在三樓,故而必須邁步抬腿,拾級而上。

其實,堂堂交通銀行總行,怎麼可能電梯故障?這是交銀總行故布疑陣。交銀當局事前得知,黨國大老余井塘對十信、國信弊案頗有意見,放出話來,打算趁交銀常董會,放大砲,轟雷電,痛擊財金當局。故而,今天下午常董會前,交銀電梯乃適時故障,希望藉此擋住余井塘,讓老先生知難而退,打道回府。

老先生邁著小碎步,走向電梯,交銀女職員立時趨前,哄著老先生﹕「資政,今天電梯壞了,沒法子搭電梯。您年紀大了,爬樓梯太辛苦,還是別參加了,您稍微等等,我替您把車子叫過來,您回去休息好了。」

資政老先生不領這情,轉頭瞧著樓梯,一步一步走了過去。交銀工作人員一瞧,老頭打算爬樓梯,趕緊過去,摻扶著老先生,緩緩爬起了樓梯。

這老先生是余井塘,生於清光緒二十二年,當時虛歲剛好九十。此人年輕時,出自上海復旦大學,早年加入國民黨,又去蘇聯留學,與陳立夫為同學。因而,回國後成了國民黨CC派要角,當過國民黨中央政治學校教務長。那中央政治學校,就是國立政治大學前身。當年,老強人委員長到處掛名虛位校長,教務長才是實質校長。

余井塘後來歷任黨政要職,國民政府遷台之後,當過內政部長、蒙藏委員會主任委員、行政院政務委員、行政院副院長、總統府資政。按年紀,他已九十,早該退休,當然,這是退而不休,還在交通銀行當常務董事。

余井塘奮力爬樓梯,總算爬到三樓,氣喘吁吁,滿臉通紅,血壓升高,進了會議室。

常董會一開始,先報告交通銀行、中央信託局、農民銀行等三國營行局合組銀行團,進駐接管國泰信託公司之事。報告完畢,提請出席常董討論。余井塘未必次次常董會都出席,如出席,往往默坐參與,等閒不會發言。這天不一樣,聽完簡報,老頭率先開砲,火氣挺大,操著一口蘇北腔官話放大砲﹕

「交通銀行,是專業銀行,本身有很多該做的事情,都還沒做好,怎麼會動用龐大資金,去接管蔡辰男國泰信託爛攤子?這天文數字資金丟進去,將來能不能收得回來?要是收不回來,你們怎麼對得起國家?對得起老百姓?之前那個十信案,蔡辰洲十幾天之內,就掏空國庫三十億元,現在蔡辰男出事了,你們又去救。是不是嫌國庫錢多了,非要這樣糟蹋,這才過癮?」

余井塘義正詞嚴,語驚四座,痛罵一通,罵完,虎著臉,環視與會諸現役財經金大員。其實,老頭對十信、國信案情並不了解,只是每天看電視新聞,有了片面印象,覺得拿政府錢去救十信、國信,壓根是肉包子打狗,注定賠本。在場諸交銀常董,心知肚明,曉得真相,但輩分低、年紀小,誰也不夠格出頭勸解。一時之間,財政部政務長李洪鰲、經濟部政務次長李模、中央銀行副總裁郭婉容,都悶不吭聲,不敢接碴,全拿眼角餘光看著交通銀行總經理賈新葆。

賈新葆硬著頭皮,吞吞吐吐答道﹕「我們,我們,我們這也是奉上級指示辦理,並非交銀自行決定,也非交銀主動撥發資金。」

余井塘聽了,火氣更旺,猛然挺起上身,右手抓著椅旁拐杖,砰然上下敲擊地板,邊敲邊喊道﹕「上級,上級,你們就會拿上級搪塞。我倒要問問你,你說,是哪個上級,要你們這樣胡攪瞎搞?」

賈新葆定了定神,語帶委屈道﹕「交銀是奉財政部長陸潤康指示,與中信局、農銀,合組銀行團,進駐代管國泰信託。」

余井塘不依不饒,繼續追究﹕「財政部長陸潤康算是個什麼東西?他搞十信,被蔡辰洲套走了三十多億元,吃了大虧,上了鬼當,就應該學乖。豈料,他現在又要銀行團砸錢去救國信,這是嫌國庫鈔票太多嗎?就算陸潤康有指示下來,我們交通銀行也不應該奉命。」

賈新葆見老頭火氣愈燒愈旺,覺得不妥,趕緊把幕後本尊搬出來﹕「那個,那個,其實行政院長也知道這事情,俞先生同意這樣做。」

賈總經理把俞國華抬了出來,果然有用,老頭也知道,俞國華在強人父子身邊辦事半世紀,深受兩代強人信任。賈新葆說,這是俞國華意思,那麼,七海官邸顯然也同意如此。既然這樣,余井塘就不再追打「上級」。不過,老先生話鋒一轉,開始罵起了後生晚輩,對著現場現役財經金大員們,數落兩位財政部長﹕

「徐立德是什麼意思?他當財政部長,前後兩年半,十信違規放款竟然翻倍,從十多億元,變成三十八億餘元。這樣的財政部長,還有臉在電視上說,哪個犯法,就該辦哪個?我看,第一個該法辦的,就是他。還有陸潤康,比徐立德更糟糕,徐立德是兩年半之內,十信違規放款增加十幾億元。而陸潤康,則是十幾天之內,就讓蔡辰洲騙走了三十億元。」

「現在,又要我們交通銀行,去接蔡辰男國信爛攤子,未來接管國信損失,要超過一百億元。你們聽聽,一百億元哪!一百億元可以做多少事?可以起造多少建設?可以造福多少老百姓?現在,全都打了水漂,塞了狗洞!」

余井塘罵完,上身頹然靠回椅背,兩手扶著把手,吭嗤吭嗤,不斷大喘氣。喘到後來,腦袋一歪,整個身體斜斜癱在椅子上,昏迷過去。眾人見情況不對,趕緊喊人,打一一九,叫救護車。

七手八腳,把余井塘送進忠孝東路中心診所,拿儀器掃描腦部,掃出來一看,整個腦部五分之四出血。拖了五天,拖到四月二日清晨五點三十分,余井塘與世長辭。

黨營報紙中央日報,刊出這樣標題﹕黨國大老余井塘被十信、國信案活活氣死。

(本文摘自《十信風暴:台灣史上最大金融弊案》一書)

書名:十信風暴:台灣史上最大金融弊案
作者:王駿
出版社:鏡文學

《十信風暴》於鏡文學網站刊登中,欲知下回請點此>>https://bit.ly/3hxolKK

更多財經相關新聞
財星500強 鴻海排名26
美國封殺微信 聯發科意外進補
大同之爭 兩派再掀攻防戰
35年畫句點 東芝退出筆電市場
比爾蓋茲:微軟收購TikTok如「有毒聖杯」

今日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