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主席不能是少爺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
(圖/本報系資料照)

網路社群中幫張亞中推薦拉票的可真不少,若非大中華意識背景強烈,就是特別欣賞張亞中「奇俠」性格的人。國民黨內部的「集體審美」,當初因韓國瑜引發一股非傳統典型的認同,即是這種「奇俠」的政治性格:「需要帶點不羈的野性、絕對不能溫良恭儉讓,要有在民進黨勢力包抄中殺出重圍的強烈意志」。

雖說一旦落實到國民黨「主席」的黨內選舉,不免「期待如此豐滿、投票依然保守」了,現實考量仍會大幅偏向「傳統菁英典型」的朱立倫。政治的現實中講求一種「份量」,這需要長期積累構成自他認知的圈攏,成為一種政治能量與勢頭的優劣差異。而江啟臣與其他人都輸在這種說來空洞莫名,卻又歷歷分明的「主席的份量感」。

朱立倫或馬英九的這類國民黨傳統菁英典型,說來要在政治薰染十足的環境力保人格操守能「清廉自守、派系淡薄」其實非常不容易。但如今反而難以見容於社會大眾的正面支持,當然還是因國民黨失去執政,威權崩解之後,造就了一種「典範破碎」的連帶效應。

馬英九被甚多國民黨員視為失去政權的主因,但在所謂「對民進黨太軟弱」的背後,其實是他尊重法令行政程序的合法正義。只是,你的敵人民進黨卻是如此擅於利用「在野身分」與「體制縫隙」進行政治槓桿的傢伙!守法的菁英眼見日夜被壞蛋啃蝕破壞,權力與話語卻只能被坐吃山空,這是如今社會大眾尤其國民黨員對菁英們「厭惡感」十足的主因!

國民黨主席在過去李登輝時代都是「老爺子」屬性,馬英九來到了「大少爺」,但如今家業盡毀且淪落江湖在野,朱立倫雖在競選廣告中宣稱「改變」,但那個「少爺」的形象氣息不免依然濃烈,並不符合改變者們所期待的一股戰鬥力十足、生存飢渴強烈的「野性、奇俠」的驅力。

相較之下,趙少康正在主導的「戰鬥藍」反而順應了這種潛在期待!尤其國民黨過去傳統口中的「團結」,現實屢屢所見都是派系虛偽圖謀的私利與陰險,失去政權後立刻成一盤散沙。如今的國民黨確實需要真正對民進黨「能有積極戰鬥力、叫陣政府、對抗網軍、相互支援議題與造勢」!不得不說朱立倫至今還是原本「菁英幕僚小圈子」的調調,看不出在「戰鬥力」上有任何改變。

社會大眾對國民黨的支持或因對民進黨不滿的期待所匯,如今各以某種「單點流向」的型態,散聚在少數縣市首長與中央地方民代身上。「國民黨」3個字幾無加分,甚至在年輕族群中先扣3分再說!尤其在「婚姻平權政策」中大舉「永遠的失去」年輕世代選票,不懂得以黨內多元意見並陳,去模糊化族群陣營的衝突性,堪見黨內決策與判斷長遠民意趨向的愚蠢且保守。

尤其國民黨如今的黨務運作甚至遠遜於台灣任何一家主要企業的規模了,人事、財務全靠借貸支撐的「單薄」,今後只能展現強烈的生存感與戰鬥力。倘若沒有鮮明十足的政治風格、路線與策略,涉及「老一輩抱怨、年輕人嫌棄」的那種政治坐吃山空的「少爺感」,終將無法被撬動改變!

如今的國民黨來到「即使團結也沒用」的悲催,民意的冷眼以對畢竟也是咎由自取,倘若少爺連綠營網軍都蒼白無法對付,哪有什麼能力「推翻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