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先做三件事再談改革

包正豪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和2016年的慘劇相比,國民黨這次大選其實選得沒有那麼不好,雖然總統選舉還是以懸殊比數輸掉,但區域立委選舉總得票僅輸5%上下,而政黨票幾乎打平,與2016相比,甚至在席次與得票上還小有進步,但為什麼國民黨支持群眾與社會輿論的反彈這麼大,而檢討聲浪如排山倒海?

關鍵就在於,國民黨中央把一場原本頗有贏面的選戰,硬生生搞成大潰敗,而總綰兵符的黨主席吳敦義在其中的顢頇無能,甚至於形同政治自殺的種種選戰決策,實在是太過於不可思議。所以國民黨敗選的首要戰犯,直指吳敦義本人,任誰都沒法替他轉圜。但是國民黨的主席補選和後續改革,雖是當務之急,卻應該急事緩辦,不宜為了要盡速填補黨內權力核心,而倉促為之。

之所以會這樣主張,首先在於黨機器的運作。政黨運作需要經費,但國民黨現在唯一能夠仰賴的穩定收入是政黨補助款,每年2億3617萬5200元,就算都不考慮現在還欠債12億的問題,都用黨費收入去慢慢還款的話,國民黨的每年預算規模就是2億3千萬。國民黨舊有的黨務組織架構,應該要依照這個預算規模去做大幅度的調整。講白了,你國民黨養不起現在這樣的組織架構。如果黨主席要帶領國民黨從廢墟當中站起,只憑頭腦發熱是不可能的,要有能力解決現實問題。

第一步續命,第二步是壯士斷腕。隨著環境變遷與世代交替,已有超過7成以上的台灣公民認為自己是台灣人,雖然台灣人認同不等於支持台灣獨立,但卻明白地指向多數台灣人認為台灣和中國大陸是兩個獨立的個體,就是不一樣。長期糾結國民黨,卻始終講不清楚的兩岸論述,是繼任者無可迴避的問題。經歷20多年民主化歷程,國民黨早就不是革命民主政黨,兩岸統獨問題也不是台灣自己單方面能夠決定的,所以可以拋開過去沉重的使命與包袱,統一不是你的責任,你無須帶領。情感上再怎麼難以割捨,過去緊抱不放的九二共識,當中共都明白表示九二共識就是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時,就已經徹底被汙名化,必須揚棄,國民黨的兩岸論述應該立基於這個無可變易的政治現實,重新定位。

第三步是調整體質。新的政黨政治版圖已經形成,民進黨、國民黨,以及沒有明顯政黨傾向者,各據其一。國民黨想要重返執政,不爭取第三類選民是沒有希望的。要爭取第三類選民,國民黨要具備商人性格,一切以「市場」為導向。市場喜好什麼,國民黨就賣什麼。國民黨敗選檢討報告檢討候選人沒有參考及利用民調與大數據的資訊,即時評估選情,進而隨時修正步調,型塑候選人形象與特質、規畫選戰議題等作為。但這段檢討更適用於國民黨的政策論述建構,唯有不間斷地探測選民意向,據而形成政黨的政策立場,國民黨才有機會贏得第三類選民的支持。

續命、壯士斷腕、調整體質,沒有一樣容易,但沒有一樣能閃躲。急事緩辦,國民黨想清楚後再來談改革吧!不差那一兩個月時間的。(作者為淡江大學教授兼全球發展學院院長)

更多政治相關新聞
蔡:我們是獨立國家 是中華民國台灣
柯訪布拉格 指大陸「不應製造困擾」
吳敦義辭國民黨主席 林榮德代理
謝金河指韓以前每天喝酒 韓辦駁斥
藍諷快改國號 綠嗆不知反省

相關新聞影音

______________

有話想說?歡迎投稿>>>【Yahoo論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