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和韓國瑜敗在鴕鳥的親中政策

李華
上報

台灣大選終於在萬衆矚目下落幕了,總統選舉的結果對大部分人來說沒有意外,因爲選舉前一周各個機構的封關民調幾乎都顯示蔡英文大贏韓國瑜。雖然韓國瑜用了一個「聰明的鬼點子」企圖讓民調在選前失真,但是選後結果卻狠狠打其臉。他這樣做還有一個後果,提高了支持者的預期值,很多他的韓粉都篤定他會當選,所以當投票結果出爐後,很多人不能接受,有人甚至當場暈厥過去。其實,國民黨這次的選舉也沒有差到破歷史記錄。

從數字上看,國民黨的這次大選結果和上次比有所進步。韓國瑜的得票數比上屆總統選舉國民黨候選人朱立倫多出100多萬票,國民黨立委席位較上屆也多出三席,國民黨的政黨支持率和民進黨的支持率也不相上下,那爲什麽國民黨及其支持者依然覺得是重大挫敗呢?這也是因爲他們的預期。

國民黨及其支持者不能接受的現實是:在2018的地方選舉中大敗的民進黨可以在不到兩年時間內滿血復活;蔡英文靠著操縱「亡國感」就獲得了破紀錄的817萬票;就算贏不了總統寶座,退而求其次在國會制衡民進黨的期望也落空。

有台灣政論節目嘉賓指出:「這次大選,兩大黨都靠著仇恨和恐懼來動員選民,蔡英文的得票數等於討厭韓國瑜的人數,韓國瑜的得票數等於討厭蔡英文的人數。」 也有外媒報導:「台灣這次大選的關鍵詞是芒果乾(亡國感)。」

兩黨都在鼓吹亡國感,那就看誰的更賣座。不難發現,國民黨的亡國感還停留在老調重彈的「中華民國保衛戰」,延續了一貫以來對共産黨的恐懼和畏縮,與台灣社會嚴重脫節。而民進黨的亡國感是激發人民對抗專制獨裁的「自由民主價值保衛戰」,在中共利用其影響力滲透、破壞包括台灣在內的民主國家的全球背景之下,這顯然是一件得道者多助的事情。

總結起來,國民黨的這次失敗無疑在諸多方面與社會的脫節造成的。這種脫節早在馬英九前總統的第二個任期就出現,2016年的大選慘敗以後,國民黨依然沒有好好去革新,這次的失敗無疑是注定的。

統獨已經是票房毒藥

以往台灣的每次大選,統獨總是繞不開的話題,也是最有效的催票工具。但是在這次選舉中,統獨的影響逐漸式微。鼓吹統獨最激進的中華統一促進黨、新黨、喜樂島聯盟、一邊一國行動黨得票率都在1%上下,達不到3%的政黨補助門檻和5%的不分區立委分配門檻,未來幾乎沒有太大的全國影響力。

這次大選國民黨延續了馬英九時期的「九二共識」以及「中華民國保衛戰」,韓國瑜在總統辯論會上三呼「中華民國萬歲」,令人印象深刻。韓國瑜雖然最後獲得了552萬的基本盤,但是並不能贏得選舉。

而蔡英文和民進黨一直被國民黨的支持者貼上了台獨的標簽,但是這一次並沒有大規模進行統獨動員。蔡英文競選的服裝看起來更像國民黨的藍色,在被韓國瑜和國民黨批評經常「這個國家」、「那個國家」以後,蔡英文也更多提及中華民國台灣,重要場合也能看到中華民國國旗。蔡英文在第一個任期內,甚至爲了不讓統獨撕裂社會而得罪了一些極獨人士。

今天的蔡英文顯然已經不是一個台獨的鼓吹者,而是一個務實的台灣利益捍衛者,這也是她之所以能獲得如此高票的原因。但是國民黨的一些人在面對敗選的結果時,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失敗的原因,有人甚至酸蔡英文在未來全面執政後可以修憲正名獨立了,這些人沒有搞清楚的是今天投票給蔡英文的人大部分並不是支持台灣獨立,而是捍衛台灣的自由和民主,也可以說是維持現狀。

不少外媒和台灣媒體也指出:「這次台灣的大選其實是中美代理人之戰,台灣人需要在親美的蔡英文和親中的韓國瑜之間做出選擇。」

親中和賣台並不能完全劃上等號,親美也不意味著就能捍衛台灣利益,但是今天中共的所作所爲,已經讓台灣人民對其失去信任。國民黨在與中共的交往中並沒有積極地去消除台灣人的這一層隱憂,反而天真地以爲不搞台獨就能使台灣安全,繼續加強兩岸的經貿交流和合作就可以讓人民有錢,卻不知道中國早已不提「九二共識」,取而代之的是「一國兩制,台灣方案」,而中國對台的「以經促統」戰略很早就是公開的秘密。如果韓國瑜和國民黨繼續這樣的鴕鳥政策,這次大選的挫敗恐怕還會繼續上演。

韓國瑜民粹主義的破功

韓國瑜被外界解讀爲非典型的國民黨總統候選人,他因爲直爽的性格、平民的語言,被支持者追捧爲庶民總統,這次選戰也被其陣營塑造成了權貴和庶民的對決,不少外媒因此將韓國瑜定義爲民粹主義者。

民粹主義勢力的崛起是今天全球的一個趨勢。美國總統川普也是靠著右翼民粹主義擊敗希拉蕊,他雖然是一個成功商人,非常懂得賺錢之道,但是並沒有提出「讓美國有錢」這樣的競選口號。美國人也知道賺很多錢的藝術,但是錢畢竟不是人追求的最終目的,相比之下「讓美國偉大」在精神層面上更勝一籌,和蔡英文的「台灣要贏」有異曲同工之處。中國人自古就有「義利之辯」,稍微讀過書的人都知道衡量君子最基本的道德原則是「重義輕利」,韓國瑜的「台灣有錢」雖然很直白、很庶民,估計很難得到知識界的認同,大部分庶民也不會買賬。

民粹主義者很多時候以爲只要制造社會階級的對立,煽動人民的不滿情緒,就可做到民怨可用。不要忘了,作爲民粹主義的帶頭大哥,誠信有時比什麽東西都重要。川普大選獲勝後,一步步兌現當初的承諾,他的支持率在很長時間內仍然高居不下。而韓國瑜自從2018年靠著民粹主義帶領國民黨在地方選舉中大勝後,有沒有兌現當初的諸多承諾呢?當他仍然以庶民的姿態去反擊國民黨的權貴密室協商,最終獲得挑戰總統大位的資格,很快就爆出了豪華農舍、千萬豪宅、圖利親人的醜聞,庶民的形象瞬間崩塌。

國民黨自從建黨之初就是一個中間偏右的精英建制派政黨,民粹主義並不是它的天然基因。在大陸時期,它在共産黨的民族主義和民粹主義的夾殺下,丟掉了政權。到台灣以後,國民黨雖然實行的是威權統治,但是靠著專業的治國精英創造了經濟發展的奇迹,後來在黨外民主主義的壓力下,推動了民主化進程。

民粹主義是在野黨「造反」的一大法寶,一直以專業、理性、精英形象示人的國民黨在艱困時期也不得不放下身段。2018年,國民黨在地方選舉中打出的「1124滅東廠」是一次成功的民粹主義實踐,契合了社會大衆的心理訴求。而這次大選韓國瑜提出的「新三民主義「(民不聊生、民心思變、民氣可用)不過是在自己的同溫層裏吹哨壯膽。

國民黨的再社會化

這次國民黨慘敗後,黨內高層人士不約而同地呼籲「打掉重練」,改革的決心著實令人動容。筆者認爲這次國民黨敗選的主要原因是與社會脫節,未來要做的是再社會化。

再社會化本是一個社會學名詞,原意指社會化的個人在生涯發展或人際互動歷程之中,因為新的角色、情境或經驗而對自我的價值、態度與行為產生調整,重新學習或改變,以獲得適應,表現新的角色與行為的作用或歷程。 這裏用在國民黨身上可能並不合適,不不過筆者想說明的是國民黨在新的社會環境之下,需要對自己的角色定位作出一些調整與改變。

這樣的改變並不一定真的極端到回爐重煉。國民黨畢竟是一個有著百年悠久曆史的政黨,一路走來並不是一無是處,這次依然能獲得和民進黨不分上下的政黨得票率。有不少國民黨人士認爲:這次敗選的主要原因是被貼上親中的標簽,以後要擺脫中國的陰影才有出路,首先要改黨名,最好能去掉「中國」二字。

這種想法只能說很天真,就好像華人來到西方白人社會生活,努力要和華人的身份做切割,就算真的能和當地白人打成一片,在他們眼中你華人的身份依然難以改變。同理,國民黨不會因爲去掉了中國,就不會被貼上親中標簽,和民進黨相比,國民黨永遠不會更反中,親中並不是國民黨的原罪。

親中曾經也是國民黨的優勢,當然這裏的「中」指的是中華文化和中國人民,而非中共。國民黨應該搞清楚的是今天台灣社會討厭的是中共,更具體的是中共的專制獨裁。在台灣戒嚴時期,國民黨和今天的中共無異,當時的台灣社會也討厭國民黨,但是國民黨經過一次再社會化重新擁抱了主流民意。

今天國民黨作爲上百萬台商的代言人,未來要求其重拾反共立場不太現實,但是可以在黨章中增加限制黨內幹部與中國有密切商業往來的條款。

中國人委婉批評別人總會說:「對事不對人」,國民黨也應該「對事不對黨」,批評一個人或一個黨永遠是希望它向好的方向發展,國民黨再社會化的同時也應該憑借自己的經驗推動中共的再社會化。

如果中共明確指出不放棄武統台灣,國民黨也應該爲了捍衛自由民主,承諾不惜放棄與大陸的經貿合作。與此同時,國民黨應該大膽提出「人權高於主權」的觀點,除了捍衛台灣人的人權,也應該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捍衛大陸人的人權,只有這樣才能在道義上站穩腳跟,也不必在空洞的「一個中國」之下畫地爲牢。

最後,美國永遠是兩岸都繞不開的重要角色,沒有美國,兩岸不會分治這麽久。韓國瑜的四靠之一「國防靠美國」話糙,理不糙,但是這次韓國瑜顯然因爲和中國過於親近而疏遠美國,失去美國的支持。其實在中美衝突的大背景下,美國的不少盟友也面臨選邊站的問題,這考驗著各國政治人物的智慧,這應該也難不倒人才濟濟的國民黨。

※作者為一個無可救藥的自由主義者,曾經在中國政府機關任職,後因言獲罪,現旅居海外,著有《自由的遠方》。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什麼是實價登錄2.0 很可惜四項沒過關

【影片】7-11 X 迪士尼再次聯手!9 款米奇限量 3C 商品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