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在谷底的風景

邱師儀
中國時報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台灣民意基金會24日公布政黨支持度民調,國民黨在新冠肺炎爆發後掉到僅剩12.5%,足足比民進黨低了近30個百分點,也僅比柯P的民眾黨多了3.2%。台灣在2020年後一大(民進黨)三小(國民黨、民眾黨、時力)的政黨格局幾乎確立。

國民黨從威權時代的一黨獨大,歷經民主化民進黨的不斷挑戰,到2016年之後的落魄境地,陷在谷底的國民黨人是否有一種山窮水盡的淒涼感?2016年蔡政府全面執政,從中央行政到立法權力一把抓;相較於2016年,2020年雖然民進黨在立院的政黨票得票率下降了約10個百分點。但小英得票率卻微幅上升1個百分點,過去輿論認為台灣選民結構藍大於綠,但其實到了2016年後已確實轉為綠大藍小的選民結構。

國民黨的衰敗始於什麼?至少從2016年開始,我們很清楚的看到是民進黨成功地喚起了選民對於國民黨威權體質「不合時宜」的觀感,這種觀感不僅在年輕選民間廣泛散播,也在網際間不斷發酵。從國民黨的不當黨產,再到一切針對與蔣介石有關的轉型正義聲討,現在就算50歲以下的國民黨中壯世代,與從未享受過國民黨威權所帶來實質利益的20、30歲國民黨黨工,在輿論環境不利的氛圍下都過得十分辛苦,他們要背負國民黨的原罪,但又因為種種原因不願意揚棄國民黨,去加入這個早已是羅馬的民進黨帝國。

然筆者想提醒國民黨人的是:威權體質的過去的確是原罪,但就像蔣萬安曾經說過的一句話「蔣家只是血緣名詞而已」。對於國民黨人來說,他們也可以說:威權不過是血緣名詞罷了。

政治學裡有個詞彙叫做「政黨重組」,也就是一個政黨能夠透過轉型來吸引到過去想都沒想到過的支持者,這個概念特別值得國民黨參考。

政黨重組最鮮明的例子非美國民主黨與共和黨莫屬。在世人印象中民主黨崇尚自由生活與支持弱勢族群,但歷史上的民主黨其實不是如此,反而有許多邪惡的作為。1854年時伊利諾州民主黨參議員道格拉斯提了一個「堪薩斯─內布拉斯加州」法案,希望讓北方也能蓄奴,進而打破過去「密蘇里大妥協」所規範美國北方是自由之地不蓄奴,後來這條法案在保守的南方民主黨眾議員支持下通過,導致了歷史上著名的南北內戰,也是至今發生過唯一一次的美國國土分裂。

至此民主黨即背負著威權本質,當時共和黨卻是反蓄奴的自由政黨,要一直到了二戰時同樣也是民主黨的小羅斯福總統開始改造民主黨為反奴隸、照顧移民與弱勢的政黨,讓民主黨煥然一新,進而開始吸引許多北方知識分子與有色人種的支持。民主黨在蓄奴議題上的反省與革新漸漸讓日後的共和黨相形保守,最終淪為川普之流的右翼政黨。現在的美國還會有人談民主黨是威權政黨嗎?大概只停留在史書當中。

新任的國民黨黨主席若有小羅斯福這般能耐,國民黨在谷底的風景就不過是「臥薪嘗膽」的過程罷了。(作者為信民兩岸研究協會研究員)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