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山頭會安心讓江啟臣「造王」嗎 我看很難

卓然
·3 分鐘 (閱讀時間)

面對韓趙聯軍來勢洶洶的挑戰,江啟臣被迫表態尋求連任,把自己定位為「造王者」的角色,意思是說他不會角逐2024,以免樹敵太多,成為挑戰者登龍之路的絆腳石。有評論者說,這是一個高明的策略,「知道自己斤兩有多少,不冒進,也不托大。」

筆者以為恰恰相反,其潛台詞就是在示弱乞求禮讓,這完全違背了權力運作的原理。國民黨從來就不是由下而上的民主政黨,誰掌握了黨機器,誰就能主導遊戲規則,實施權力分配,一直到朱立倫「拔柱」以前都是如此,韓國瑜帶起韓流風潮後,改變了這個規則,再加上吳敦義執迷於槓桿操作,結果就玩成了一場同歸於盡的悲劇。

江啓臣和朱立倫一樣,是循國民黨傳統思維培育出來的建制派,內在價值認定有規矩才能成方圓,只可惜他所面對的是強枝弱幹的局面,始終擺脫不掉弱主的形象,這很不符合韓國瑜所發現之「票多的贏」的簡單真理。

這樣說來,有沒有冤枉江啟臣呢?不妨用「察其言、觀其行」來檢驗。所謂「造王者」語源有二,一是英文Kingmaker,代表人物是15世紀理查.內維爾,他的權勢壓過了英皇艾德華四世,最終且另立亨利六世為王。二是日文的「影武者」(かげむしゃ),它產生的背景是日本戰國時代,武士在戰場上以替身欺敵,最後以假代真成為主君,最著名的例子就是武田信玄之弟信廉,不僅成功騙過了織田信長,最終還以「影武者」的身分,將權柄過渡給武田後代。到了近代,名符其實的造王者非田中角榮莫屬,他所卸用的議員高達一百四十多席,誰當首相,由他說了算。

中國歷史上的造王者故事更如過江之鯽,從最早的呂不韋,到三國時代的諸葛亮,每一個開國帝王都少不了一個帝師輔佐,直到清末垂簾聽政四十年的慈禧太后都算是。

值得注意的歷史教訓就是,造王者很少善終的,呂不韋以秦始皇的仲父自居,落得被逼服毒自殺,阿斗雖然不才,氣死諸葛亮綽綽有餘,李世民、朱元璋殺功臣更是不曾手軟,即使是壽終正寢的慈禧太后,也落得遺臭萬年。原因很簡單,儲君弱主遲早要成年,而權力最忌分享,臥榻之側豈容酣聲擾夢?

江啓臣自命為造王者,本身就是一種「野望」(百度釋義:意思是不合身份、離譜的願望。)他的意思大概是這樣的:他當一個沒有野心的和事佬,由他負責找錢維持黨務開銷,負責提名輔選,然後到了2024成功不必在我,功成便飄然引退。但是從自命強者的角度來看,又何必多個吳下阿蒙來綁手綁腳?

理想很豐滿,在大國博奕夾縫中,又有病毒疫情來作亂,所謂天下大亂,形勢大好,2024充滿著無限想像,吸引天下英雄競折腰,然而現實又總是很骨感,江啟臣表現出不忮不求,有了吳敦義吹縐一池春水的前例當教訓,趙少康、韓國瑜會相信、能放心嗎?我看很難。

※作者為自由評論者

更多上報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