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應提未來一中論述

戴東清
旺報

國民黨在2020年的台灣總統與立委選舉大敗,總統候選人被討厭的程度高及內部整合不佳固然是原因,但選民受到「一國兩制台灣方案」、香港「反送中」浪潮所引發之「亡國感」的影響,恐才是國民黨慘輸的主因。因易受「亡國感」影響的年輕選民未來會愈來愈多,國民黨若不能在兩岸論述上有效化解「亡國感」,未來要重新執政的難度將愈來愈高。

九二共識沒有文本

「九二共識」自提出後儘管有國民黨版的「一中各表」、共產黨版的「一中原則」之差異,但因求同存異而成為發展兩岸關係的共同基礎。2000年至2008年民進黨執政期間,鑑於兩岸對「九二共識」內涵有歧見,再加上沒有正式文本佐證,故不接受「九二共識」作為協商基礎,兩岸關係發展因而停滯,直到2008年國民黨重新執政才活絡。

2008年至2016年國民黨執政期間,兩岸在「九二共識」基礎上簽訂了23項協議,包括影響兩岸經貿關係甚巨,可能在10年協商期滿後被停止的《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說明「九二共識」確實在促進兩岸關係和平穩定有重要的地位。2016年民進黨再度執政,雖強調要維持兩岸現狀,但卻不認為「九二共識」是共同基礎,以致兩岸關係因基礎不再而陷入僵持。

2019年初大陸國家主席發表「一國兩制台灣方案」談話,被民進黨操作成「九二共識等於一國兩制」,引發台灣民眾對大陸以「九二共識」加強促統的疑慮。2019年6月爆發香港「反送中」浪潮,更加深台灣民眾將被「一國兩制」的恐懼感,也難怪有首投族表示,這是第一次投票選總統,也可能是最後一次。此種憂慮與恐懼最終促使投票率飆高、蔡英文得票數衝新高。

因共產黨擔心國民黨版「九二共識」的「一中各表」會被表述成「兩國」,故時而限縮在兩岸間「各表」的空間。當「各表」的空間愈小,台灣的最大公約數「中華民國」空洞化危機就愈深。「一國兩制台灣方案」更加深此危機,使得「九二共識等於一國兩制」有被操作的空間;為凸顯台灣主體性而提出的中華民國台灣,則讓中華民國空洞化更是雪上加霜。

國民黨敗選檢討出現重新論述「九二共識」,以及要改中國國民黨為國民黨的聲音,只是放棄「九二共識」或改黨名,國民黨還是國民黨嗎?然若不處理已被操作為「一國兩制」的「九二共識」,國民黨要在厭惡「一國兩制」的社會氛圍中,靠「九二共識」穩定兩岸關係進而取得執政權,有相當大的難度。因此,有必要在「九二共識」基礎上強化內涵的論述。

《中華民國憲法》及其增修條文,都預設「一中」、未來要朝向統一的內涵,否則增修條文不會有「為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的序言。此「一中」既是指現今在台灣的中華民國,也是未來的「一個中國」。為不使中華民國被進一步空洞化,以致台獨趁勢而起使兩岸兵戎相見,「一個中國為導向的階段性兩個中國論」或可是選項之一。如此既可讓中華民國辨識度增加,也保有未來一中的空間。

階段性兩個中國

共產黨為解決經濟發展「姓社」、「姓資」的爭議,曾解放思想、實事求是地提出「社會主義初級階段論」。國民黨為解決每次在選舉中面臨之選「政府」變成選「國家」的困境,若以未違反《中華民國憲法》及「九二共識」之「一中為導向的階段性兩中論」來定位兩岸關係,應被各方理解。

(作者為南華大學國際事務與企業學系副教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