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改革 要先求生存

王崑義
旺報
國民黨補選新任黨主席江啟臣(中)9日宣誓就職,立法院黨團總召林為洲(左二)書記長蔣萬安(右二)到場致意。(王英豪攝)
國民黨補選新任黨主席江啟臣(中)9日宣誓就職,立法院黨團總召林為洲(左二)書記長蔣萬安(右二)到場致意。(王英豪攝)

國民黨主席補選江啟臣勝出,不僅為國民黨完成世代交替,也將開啟一段重要的改革工程。從歷史結構來看,過去國民黨的改革,都是伴隨著國家命運而行,這次改革與國家命運脫鉤,完全只是單純的國民黨求存的大改造。這樣單純的改造之路是否成功,黨內能否捨棄菁英私心自用的亂局,將決定國民黨改造的成敗。

1949年蔣介石政權撤退到台灣初期,國民黨就以政治與經濟的兩手策略,成功的藉由土地改革、政黨改造與地方派系的制衡,把政府的權力從上到下建構成一個可以完全支配台灣社會的「外部性政權」,讓國民黨的政權得以在台灣浴火重生。

這個以反共抗俄為基礎而形成的支配性結構,整個政權是獨立於社會需求之外,它的正當性來源僅是基於領袖所界定的政治理念,跟民間社會需求是完全背離的體制,以致國民黨改造之後,就形成中央由外省菁英掌握國家機器,地方縣市則由本省派系輪流執政的雙元結構。

蔣經國時期以「崔台菁」政策,把本省菁英引入中央體制,讓外省與本省菁英共治。但這項政策並沒有完全融合國民黨內省籍的分歧,以至於在蔣經國過世以後,李登輝初登場,就引發黨內主流與非主流菁英之爭。

李登輝改革國民黨,再把國家命運與國民黨的改造進行結合,一方面推動民主化,一方面又要跟黨內的非主流菁英鬥爭。

結果是李登輝既引入地方派系中的黑金政治進入體制,也藉著民進黨瀰漫「李登輝情結」的外力,擊退非主流力量,最後卻造成國民黨分化,讓陳水扁有機會取得執政權。

陳水扁執政期間,國民黨雖然因分裂,而讓部分外省菁英脫黨自立,但是國民黨仍維持菁英掌控權力的格局,一直到馬英九執政時黨內出現「馬王政爭」,基本上國民黨的菁英結構一直沒有改變。

蔡英文執政以後,由於追討黨產,國民黨在山窮水盡之下,被迫由民進黨來幫他們進行改造,導致在2018年出現庶民式的「韓流」,這原本是改造國民黨菁英結構的最佳契機,但因2018年的九合一選舉,國民黨爆起又贏得太多,又激發了黨內菁英的鬥志,造成一場黨內總統初選的菁英之亂,這已先種下2020年大選的敗因。

敗選後的國民黨中壯派立即喊出改革,但是改革方向並非指向黨內菁英結構的改造,還是硬要把它跟國家命運聯繫在一起思考,而有九二共識過時論、中華民國存在事實論,讓人憂心國民黨改造的結果,會換了一張綠皮,卻找不到黨的精神與黨魂。

從歷史結構的轉變來看,國民黨這次改革,必須與國家命運脫鉤,畢竟國民黨已經不是執政黨,沒有那麼多的家國包袱,國民黨要的是如何把自己改造成選舉機器,找回青壯派的鬥志以及青年人的熱情。2018年國民黨九合一選舉大勝,無關九二共識的改變,也非關中華民國的改造。國民黨的改革與其在九二共識和中華民國上做文章,還不如自行做菁英改造,把自己變成一個世俗化的政黨,讓加入國民黨的年輕人找得到希望,就會幫國民黨找回群眾的熱情。

鄧小平曾說改革也是一場革命,以歷史的經驗來看,改革有時反而沒有革命容易,畢竟反改革的力量還是不可小覷,所以國民黨能讓改革變成單純的黨機器改造,無關國家命運的孤臣孽子心,也無須民進黨的推力,才能真正完成自改革的工程。

(作者為台灣國際戰略學會理事長、教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