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那股散不了的氣味

毛嘉慶
中國時報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國民黨敗選後首場中常會,混亂中草草散場,曾經自稱「民進黨剋星」的吳敦義終於被送走了。最關鍵的就是,依照黨章,主席請辭從來不需中常委同意,吳敦義卻硬是要將辭呈送中常會同意,繞個本來就不該繞的大圈被否決後,由留下來的黨工善後。吳在千百個不願中離開,這身影就像白海豚撞上消波塊一樣難堪,原本安排挺吳中常委的慰留大戲,在眾叛親離、一片撻伐聲中,「請辭待命」成了永久殘念。

場外有台獨團體來揶揄的、有替未來老闆排除障礙來的,當然也有謳歌吳主席勞苦功高的,鬧成一團;吳敦義則在中山廳張大口、擺動雙手想表達些機巧言語。兩個現場對比,讓所有未到現場的人都有了既視感:「為什麼要戀棧權力到被轟下台為止?」而15日中常會,吳敦義在辭職同時還要運作不分區立委曾銘宗代理主席,直到被中常委否決才認輸,也凸顯了國民黨亟須改革,這群青年人口中的「老賊」真的只在乎緊抓權力到最後一秒!

外界好奇,吳敦義的告別秀為何不透過簡單的網路直播以昭公信,而是讓媒體及所有黨內要求改革的青年,隔著厚重大門等消息?這當然是吳敦義喜歡關起門喬事的風格展現,但也充分顯露國民黨即便敗選,大小政客們依然慣於放話的作風,不願意在選民可檢視的範圍內運作,就是怕被看穿葫蘆裡賣什麼藥。

而曾銘宗究竟要幫吳敦義什麼忙?了解內情人士指出,就是吳敦義之前一再掛在嘴邊的「每月借款3000萬」,這些欠款必須由政黨補助款、總統得票補助款清償。這麼說來,吳敦義之前到處討人情,意圖形塑自己為黨奔走、奉獻的狀況,其實還是由殘敗的黨中央埋單,那他當時究竟在賣什麼乖?這樣的國民黨真是讓選民受夠了。

錢與權的糾葛,讓國民黨從黨產、親共買辦等立場節節敗退,這群慣於汲取醬缸養分的政客們不論老小,優先衡量的永遠是如何獲得資源與位置,並不是人民需要我們做什麼。你跟他談為理想粉身碎骨與林覺民先輩的黨魂黨德,對他們而言只是:「能吃嗎?」殊不知,這就是路線模糊、輸怕了之後一味山寨民進黨的主張,以致青年選票認真唾棄國民黨的腐敗氣味。

這場中常會外起了衝突喊著要「清黨」的年輕人也備受其他愛黨青年質疑。領頭人是馬英九時期的青年軍,在此次初選、大選時為郭台銘著力甚深,而國民黨也確實因為民眾黨、親民黨的雙重夾擊下,讓原本評估十拿九穩的中和、土城選區立委抱憾而歸。挺韓、挺郭之爭,在選後究竟是逗號或句號,看他們與黨工在黨部大廳的那番推擠,似乎某程度暗示了主席改選的戰場延續。山雨欲來,國民黨內鬥方酣,屋頂卻還是破的。別忘了,還有韓市長罷免案。(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