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重生之路

陳國祥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2020總統與立委選舉再次顯示,台灣政治生態已經地殼變動,新世代狂潮捲起,舊時代的價值觀與老勢力遭受土壤液化變局,已失去立足的根基與存在的憑藉。國民黨儼然是老舊危樓,不是修修補補就可避免房屋倒塌;必須另打地基,徹底脫胎換骨,才能立定腳跟,重獲生機。

韓國瑜喚發國民黨老舊意識形態,號召傳統支持力量,吹響老舊法螺,做了一次大展示、大集結、大動員,聲勢浩大到極致,但比起新世代更加壯闊的動員與集結,硬是敗下陣來。選舉結果顯示時代已經翻到新的一頁,舊不敵新,舊的快速凋零,新的驚濤拍岸,舊思維與舊勢力的反撲越是強力,遭致的反制愈是強大。老朽的國民黨必須由新時代風格濃厚的領導人主導再造。

細數黨內人才,朱立倫應是中壯世代與社會民意皆可接受的人選,他具備充分條件可以整合內部各方勢力、啟動再造工程以及結合外部力量。

儘管國民黨內老舊勢力對於朱立倫4年前的「換柱」風波仍不諒解,但他當時確是不得已而為之,因為前次國民黨地方公職選舉慘敗後,他承擔起黨的救危任務,但未同時承擔參選總統的任務,而在洪秀柱「一中同表」的兩岸政策下,她的支持度遠落在宋楚瑜之後,波及黨內立法委員候選人。朱立倫迫於國民黨面臨的崩盤危機,不得不違背先前的規畫,自己跳出來承擔。黨內許多人不諒解他,其實他有難言之隱,這道烙印至今未消。

除了這個瑕疵之外,朱立倫的公職生涯堪稱完美。他從立法委員、桃園縣長、行政院副院長到新北市長,表現優異,個人操守也無懈可擊。去年參與國民黨初選,雖敗給強勁的「韓流」旋風,但他進退有節,磊落大器。尤其耀眼的是,他展現超強的政策規畫能力,提出的政策皆理想性與可行性兼備,既救時弊,又能展新猷,堪為傑出的國家經理人。相對於韓國瑜奔放而強悍的性格與對特定群眾的魅力,朱立倫顯得平和、冷淡與自持,雖無法釀生激情,捲起狂潮,但他的溫良、平衡與穩定,易使人產生信賴感,且有更強的續航力。

這次選舉慘敗,顯示國民黨幾乎失去整個年輕世代,其中關鍵在於年輕人普遍認定國民黨過度親中,不能捍衛台灣的主體地位。朱立倫的風格清新,思想觀念與時俱進, 雖非屬年輕人熱愛的對象,但比起國民黨傳統政治人物,他還是最能讀懂年輕人的心並贏得他們的心。同時在兩岸政策上,他從來牢牢站穩台灣立場,對兩岸簽訂和平協議、交流與統一等緊密關係的發展,始終持保留態度,從未授人攻擊把柄。而他和美國政界廣泛而深入的關係,加上在兩強之間傾美多於傾中的立場,更被視為國民黨政要中最能被美方接受者。目前在全球範圍內,中美戰略對抗加劇,台灣內部瀰漫親美反中情緒,朱立倫擔任領導人,可以有效扭轉國民黨親中、和中的形象。

國民黨邁向再造與重生之路,必須加強世界連結,增加草根地氣;揚棄陳舊意識,擁抱進步價值;貼近年輕人口,親善未來世代;加強政策規畫,博取執政信心。審時度勢,仔細揀選,朱立倫無疑是條件最為齊備的一位,他有潛力帶領國民黨告別舊格局、奠立新根基,堪為國民黨既有勢力的統合者以及新時代的開創者。國民黨沒有選擇,只有朱立倫;朱立倫沒有選擇,只有扛下來。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