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年輕人懶得鳥你

徐弘儒
中國時報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3月7日就是國民黨主席補選的日子,新生代的江啟臣跳出來主打「改變百年大黨」,並表示國民黨陷入老人黨的危機,需要換血、世代交替。不過從美國今年大選來看,其實檯面上真正活躍的,正是這些「老人家」。共和黨尋求連任的川普73歲、民主黨「超級星期二」強勢回歸的拜登77歲、讓華爾街聞風喪膽的華倫70歲、大受左派年輕人喜愛的桑德斯已經78歲,還有砸大錢最後卻鎩羽而歸的彭博78歲。

彭博本不應出來參選,原因無他,因為彭博和川普的背景、經歷、價值和風格是同一種人,所以彭博沒辦法說服選民為什麼要投給他,因為「投你跟投川普沒什麼兩樣。」

所以就算砸了5億美金,彭博最後還是沒能出線。而且他的退選感言說:「我參選是為了打敗川普,我今天也要為了同樣的理由退選。」並籲請他的支持者全力支持拜登。他就是這樣一個理性的人,但政治人物如果理性,給人的感覺就是沒有領袖魅力。

美國民主黨初選至今的過程,真的可以給在尋求轉變的國民黨這個百年老店很多啟示。今年初的選舉結果對國民黨來說,一則以喜、一則以憂。講難聽一點,國民黨這個感覺已經變不出新把戲、該被時代淘汰的政黨,還有500多萬選民願意出來支持,代表許多人還對國民黨抱有一絲期待。但隨之而來該擔心的,就是接下來到了該轉型、該反攻的時候,國民黨能不能找到一個有魅力的領袖人物,而其他同黨的同僚,能不能像彭博一樣認清局勢,放下個人榮辱以大局為重?江啟臣和郝龍斌現在互相批評對方,都不要緊,因為路線和理念本來就應該激盪。

有年輕人想改革國民黨是好事,但年輕人受限於見識、歷練,就像民主黨初選原本有一匹年輕的黑馬叫Buttigieg,結果在「超級星期二」之前就後繼無力而黯然退選。國民黨現在要做的,不但是世代交替,還要能改掉以往所謂棄保、派系、卡位、裙帶、買辦這些醬缸和算計,專心把人民的利益當成首要目標。

號稱最左、最偏激的桑德斯,為什麼可以被這麼多年輕選民愛戴,甚至可能擠下拜登代表民主黨?因為年輕人才不管拜登是不是溫和派、是不是能吸到選票、是不是最有機會打敗川普。這種算計,就是他們最看不慣檯面上這些政治老人的原因,他們在乎的就是理念、價值,以及公平和公益。而台灣的年輕選民,又何嘗不是這麼單純?如果這次國民黨改革,只做到表面上的世代交替、換新血,而不能真的打破以往宮廷、守舊的陋習,年初投國民黨的那500多萬選民,大概只會一連串黑人問號吧!(作者為文化工作者)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