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軍之殤與國安之傷

傅應川

元月2日國軍一架黑鷹直升機發生重大事故,致使包含參謀總長沈一鳴上將在內的8人殉職。這起事件無論對國家、對國軍都是無法彌補的損失。為使傷害減至最低,善後的處理至為重要。此善後,大致區分為兩個面向。其一對殉難者後事殊榮的安排;另一則是潛在國安問題的處置。

一般而言,軍人的死,最神聖最莊嚴的莫過於因公殉職,戰死沙場。這是為國盡忠,有別於其他的殉難。無庸置疑的,此起事件導致殉職的將士應視同作戰陣亡。軍中有不成文規定,演習視同作戰。依此事件總長及隨行人員,包括掌理作戰、情報、後勤及指管通情業務的主要負責人,等同一個小型完整機動的指揮小組。而視察的對象,又是駐紮在偏遠山區的雷達及通信站。在作戰的意義上,是總長在視導戰時指揮、管制體系上的重要功能節點,為他在戰備上的本職責任,進入實戰時所必需,故此情比一般演習更接近實戰。將殉職者定位在作戰陣亡,從優表彰及撫恤,理所當然。

軍人之死所以神聖,旨在軍人將生命獻給了國家。但軍人也是人,也是人生父母養,故也有牽掛。把生命獻給了國家,則仰賴軍人生活的父母、妻兒便無可依靠,此撫養之責政府責無旁貸。而當今社會及主政者不了解軍中的文化,視軍人為「米蟲」,尤其在所謂年金改革時,更傷及軍人內心深處。按年改後的規定,在這次事件中,殉職將士的遺眷,除沈上將外,亦受到不同的影響,使這些遺眷陷入生活困境。如果執政者不察,不能及時補救,這些為國犧牲的將士們能瞑目嗎?因此,政府的善後,應首重表彰殉國將士的英靈,並應設法照顧遺眷往後的生活。

無論從中外的標準看,參謀總長的殉職絕不是小事,美國在台協會降半旗致哀,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麥利亦透過臉書致哀。而政府在處理公祭設置靈堂上,行事草率,有失國際顏面,應建立一套完整適宜的標準制度,以應平戰時不時之需。為求對殉難者的尊重,公祭靈堂宜選擇在忠烈祠為宜。

本次事件殉職者除總長外,另有政戰局、情次室的負責人亦殉職,造成軍令指揮體系的損壞。其中尤以總長的殉職為甚,在戰備上形成極大的漏失。統帥面對此情,應及時修補,發布總長代理人,召開國安會議,提升國軍戰備等級,先求情勢穩定,避免再發生其他的意外狀況,危及國家安全。而此次的應變,捨本逐末,缺少了對國家安全的警覺,將應變重點置於事件發生原因的追查;行政及軍政部門涉入過多的軍令事務,暴露了更多在戰備上的缺失。

最不能諒解的是,還有人無視國家災難的降臨,藉此事件行選舉操作,這不但影響大選的公正性,對於殉職的將士,亦是一種不敬,對軍人的汙衊,應當唾棄。(作者為中華戰略學會常務理事)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