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大刀會」凶案頻發 香港生病了!

香港鑽石山荷里活廣場2日有一名中年人士隨機殺人。(示意圖/維基)
香港鑽石山荷里活廣場2日有一名中年人士隨機殺人。(示意圖/維基)


又一宗駭人的兇殺案,週中鑽石山荷里活廣場一名中年人士隨機殺人,踏入今年香港以刀犯案的例子罄竹難書,但今次又延伸多種社會現象,適逢落筆之時,正是秋葉原隨機殺人事件15週年前後,就從此出發,梳理香港的案件幾日來的現象。

近年每次有隨機殺人案件,精神病總會被扯上關係。今次案件我們可以明顯地感受到,當查出兇手有精神病求診紀錄,並即將要回診,就直接將所有問題癥結都導向精神病,彷彿精神病就是萬惡之源,一得永不超生,就是社會定時炸彈。但現實是政府自己有數據,早好幾年的政府提出關注精神病患者的計劃時曾經公佈數據,精神病患者的犯案數字比例遠低於一般人。今日高壓的社會下精神病漸形成都市病,精神病亦種類繁多,躁鬱、抑鬱、焦慮、創傷後遺等等都屬,更多人需要的是在需要時得到需要的支援,而政府卻反帶頭將一宗案件推落精神病,社會輿論帶向歧視精神病。

回看秋葉原隨機殺人事件,案中兇手加藤智大作案後自稱患有精神病,但日本的檢方以及法庭並未接受相關辯護,當中關鍵的判斷,是認為兇手作案和事後的一連串行為,可以顯示出一定程度的計劃性和預謀,當然也就顯示他當下是清醒的。在日本的法律體系下,一個被告是否具有精神疾病,並且該精神疾病是否影響到其在犯罪時的意識和行為判斷,是其有罪與否的判斷依據。

會提起此案件,除了因為案件對日本的法治和社會產生重要影響,對日本的刑法制度以及精神疾病辯護法的實施帶來衝擊,也在於檢控及執法者從未主動先入為主認為兇手就是精神病。同樣的做法本身就應該用在香港今次事件,縱使兇手有精神病紀錄,在患者當下動機和精神狀態並未查明時,又是否有需要急切地對外公佈,從而造成社會對精神病患者的恐慌?

嘲笑「美麗新香港」、「國際大刀會」,固然於事無補,但眼前的事實是香港治安近年急劇轉差,但同時警方支出卻是不斷上升,當然更多落入「國家安全」、抑制「恐怖主義」之用,但又諷刺在於,隨機在一個大型商場內,人流聚集之處以刀行兇,手段兇殘,卻不先定性為恐怖主義,反而先以精神病加以標榜,政府甚至事後表示推出的新政策,加快處方新精神藥物等等,無非都是令整件慘案直接就此以精神病掛勾,和草率辦案實在一線之差。

更令人傷感的是,案件發生日子敏感,剛好在六四事件前,社會的無形白色恐怖,令普通對事件死者的一個簡單悼念,放下鮮花,都要先想像會否被當權者「過分聯想」,社會中各種彌漫的不安,或者有精神病的是香港本身。

作者》布寒野  前香港網媒編輯,飄洋來台後繼續心繫家園。

原始連結

更多中央廣播電臺新聞
我的一九八九系列》最後一次陪伴母親過年 欣逢大伯父九十歲壽宴
給每個同路人的信:香港人的故事還未完結
中國經濟復甦乏力 中共調整對台經濟統戰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