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新秩序的希望在大陸

本報訊
旺報

世界貿易組織祕書長阿茲維多決提前卸任,彭博社認為,應與世貿組織當下處境有關。2015年「杜哈回合」談判戛然而止,川普上台後「退群」多邊條約及國際組織,美國單邊主義外交政策影響下,阿茲維多提前下台,只是國際組織困境的第一片落葉。

美國總統川普的「美國第一」及新冠肺炎全球蔓延共伴效應下,全球經貿重燃保護主義,「逆全球化」沛然成形,「美國治下的和平」逐漸崩解。陸、美兩大經濟體可能「脫鉤」,成為疫後全球經貿能否順利重啟,使世界經濟擺脫衰退的最大變數。

冷戰結束後,美國以「自由秩序」為核心建立「單極體系」國際規範,成為國際社會公共財,1991年波灣戰爭確立了蘇聯瓦解後「美國治下的和平」體系。然而,獨木難撐大廈,「美國治下的和平」所費不貲,美國力日衰,全球狼煙四起,川普順勢而起,認為國際體系對美國不公平,指責各國利用「自由秩序」,搭美國的便車,要求公平貿易之餘,儼然成為「退群大王」,華府在全球的領導力,被崛起中的北京稀釋,亦使美中關係漸趨惡化。

在陸、美博弈加劇中,聯合國及其轄下的國際組織,如世界衛生組織,往往「順了姑情逆嫂意」,WTO亦復如是。

川普在2016年競選總統時即指,WTO是美國史上所簽訂之最糟糕的貿易協定,川普始終不滿阿茲維多領導的WTO,認為WTO給中國太多「好處」,美國卻受到「惡劣對待」。川普揚言,若阿茲維多再不改變,美國將考慮退出WTO。2019年12月10日,WTO的爭端解決機構兩位法官任期結束,美國阻撓其繼任法官的遴選,WTO幾近癱瘓。

肇因於川普所挑起之貿易戰,2019年世界商品貿易成長僅1.2%,此為2009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的最低水準,雪上加霜的是,受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影響,各國相繼採取封城、鎖國防疫,經濟陷入停滯,國際貿易巨幅萎縮,WTO預測,2020年全球貿易總額將暴跌32%,創下1930年代「經濟大蕭條」後,前所未見的衰退。

川普無視全球經濟因瘟疫再陷「大蕭條」的風險,指責大陸在新冠肺炎疫情初始,處置失當,造成難以收拾的全球擴散,揚言報復大陸,甚至切斷與北京一切關係。美國不僅推動全球供應鏈的「去中國化」,且有意與大陸進行經濟上的結構性「脫鉤」,以解決美國經濟困境。在川普選舉操作下,瘟疫無疑是「脫鉤」中國的最佳口實,但此舉不僅將弱化世界經濟的活力,更背離自由貿易的多邊規則,使WTO無以為繼。《紐約時報》認為,由於美國對WTO的態度丕變,各成員國近年來「幾乎未達成任何共識」。

WTO的困境為世界缺乏領導的縮影,而新冠疫情的全球蔓延即人類為此吞下的苦果,美國政府2018年刪減近 26%的「全球公衛預算」,徒託空言的卸責,令全球防疫合作弱化。川普的「退群」、「脫鉤」加速「自由秩序」崩壞,美國終將自毀長城,與「美國再次偉大」更形遙遠。

知名國際關係學者米爾斯海默言認為,「自由秩序」正加速崩壞,逆全球化浪頭下,美、陸對立激化,應驗《注定失敗:自由秩序的興衰》書中的預言,新冠肺炎更加速「自由秩序」的崩壞。

不過,大陸不斷提高技術實力,世界貿易的形式與深度亦隨之改變,已與美、蘇兩極對峙的冷戰時代迥異,因全球化及數位科技的進步,陸、美的相互依存度提高,兩者難以「脫鉤」彼此。或許中國崛起為各國構成新的安保挑戰,但此應非冷戰的再現。圍堵大陸,不僅無法緩解全球化下各國內政上的族裔及財富分配的矛盾,更非實現經濟轉型的良方。

中美兩國將有競爭,也有合作,不會完全「脫鉤」,其他國家也不會在陸、美之間單純二擇一,各國企業都將視大陸為巨大市場而深化經營。一個經濟繁榮的中國平等參與全球化,會為世界帶來好處及責任。大陸須與印太周邊國家共建《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以此作為自由貿易的象徵,推動美國「退群」國際體系後,國際新秩序的建立。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