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特赦組織:中國在新疆「製造反烏托邦式地獄」

·4 分鐘 (閱讀時間)
自2017年中國政府在新疆的「反恐」和去極端化行動升級以來,中國政府在新疆的作為已引起全球憤怒。
自2017年中國政府在新疆的「反恐」和去極端化行動升級以來,中國政府在新疆的作為已引起全球憤怒。

人權組織「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表示,中國在新疆犯下反人類罪。

「國際特赦組織」6月10日發表的一份報告呼籲聯合國對此進行調查,並稱中國對維吾爾族、哈薩克族和其他穆斯林族裔人士進行大規模拘留、監視和施行酷刑。

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阿涅斯·卡拉馬德(Agnès Callamard)指責中國當局創造了「一個規模驚人的反烏托邦式地獄景象」。

卡拉馬德說:「大量的(穆斯林)人在拘留營中被洗腦、遭受酷刑和承受其他有辱人格的待遇,而數百萬人則生活在巨大監控機器的恐懼之中。這應該震驚人類的良知。」

她還指責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未履行其職責」。古特雷斯「未譴責這種情況,未要求進行國際調查」,卡拉馬德告訴BBC:「他有責任保護聯合國賴以建立的價值觀,當然也不能在反人類罪面前保持沉默。」

「國際特赦組織」發佈160頁基於對55名此前被拘留者的採訪報告,稱有證據表明中國政府「至少犯下以下反人類罪:非法禁錮;其他嚴重剝奪人身自由的行為;酷刑和迫害」。

在這份報告之前,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也有類似發現,其在4月的一份報告中稱中國政府應對反人類罪負責。

一些西方國家和人權團體指責中國對新疆的突厥族群體進行「種族滅絶」,但目前對中國的行為是否構成「種族滅絶」還存在爭議。

「國際特赦組織」報告的作者喬納森·勒布(Jonathan Loeb)在周四的新聞發佈會上說,該組織的研究「並未發現已發生的種族滅絶罪的所有證據」,但到目前為止「只觸及表面」。

中國一貫否認所有關於在新疆侵犯人權的指控。

嚴重暴力和恐嚇

專家們普遍認為,在2017年起開始的針對新疆的鎮壓中,中國拘留了多達100萬維吾爾族人和其他穆斯林,並監禁數萬人。

並有大量關於在新疆監獄和拘留營中服刑人員身體和心理受折磨的報道。

中國還被指控使用強制絶育、墮胎和人口就業轉移等手段來降低出生率和人口密度,並為打破(穆斯林)宗教和文化傳統而打擊宗教領袖。

中國否認這些指控,並稱其在新疆的「再教育營」是基於自願的職業培訓和去極端化計劃,為打擊該地區的恐怖主義而設。

「國際特赦組織」在報告中說,反恐不能為中國大規模拘留(穆斯林)提供合理解釋。中國政府的行動顯示了「明確意圖:即基於宗教和種族(因素)針對新疆的部分人口,並使用嚴重暴力和恐嚇來根除伊斯蘭宗教信仰和突厥穆斯林民族文化習俗」。

該組織認為那些被帶到新疆「再教育營」的人「遭受無休止的洗腦運動以及身體和心理上的折磨」。

根據該報告,這些酷刑包括「毆打、電擊、壓力姿勢、非法使用束縛手段(包括被鎖在老虎凳上)、剝奪睡眠、被吊在牆上、承受極寒冷的溫度,以及單獨監禁」。

老虎凳是中國社會特有的一種刑具,通過對雙腿和膝蓋關節施加人體無法承受的壓力以達到折磨、拷問受刑者的目的。一些此前被拘留人士告訴「國際特赦組織」,他們被迫數小時甚至數日看著其他人被鎖在老虎凳上一動不動。

「國際特赦組織」還稱,新疆的拘留營系統似乎「獨立於中國刑事司法系統或其他已知的中國國內法而運作」,而且有證據表明,被拘留者被從營地轉移到監獄。

儘管許多調查結果此前已被報道過,但「國際特赦組織」的調查可能使得國際社會就中國在新疆的所作所為施加壓力。美國國務院此前已將其描述為「種族滅絶」,英國、加拿大、荷蘭和立陶宛的議會已通過決議,並作出同樣聲明。

3月,歐盟、美國、英國和加拿大對涉事的中國官員進行制裁。作為回應,中國對相關國家的立法者、研究人員和機構實施報復性制裁。

由於中國不是國際刑事法院(ICC)的簽署國,這將其置於該法院的管轄權之外,而且中國對國際法院(ICJ)受理的案件有否決權,因此中國被國際法律機構調查的可能性變得複雜。國際刑事法院去年12月宣佈將不會受理相關案件。

上周倫敦舉行一系列獨立聽證會。聽證會由著名的英國大律師傑弗裏·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主導,旨在評估外界對中國的「種族滅絶」指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