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經緯:選舉壓力大讓川普對中策略一錯再錯

韋行之
上報

美國總統川普念茲在茲要在11月中旬於智利舉行的「亞太經合會」(APEC)場合,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舉行「川習會」,簽署第一階段的美中貿易協議。誰知計劃趕不上變化,智利總統波內拉受到國內抗議示威行動升高的衝擊,宣布智利將不主辦今年的APEC。這個變化影響的不是APEC議程,而是美中領導人各自對於貿易協議的算計。

這場貿易大戰打了一年多,迄今川普已經對總值2,500億美元的中國輸美產品課徵25%關稅,加上自9月起對服飾、電器等約1,1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15%關稅。中國也施以提高美國商品進口中國市場的關稅。雙方互有受傷,比的就是誰撐得久。

在10月前,川普威脅若是10月15日前華府和北京未能達成共識,川普決定針對總值2,500億的中國進口商品關稅,從原先25%調高到30%。此外,包括手機、筆電、顯示器、遊戲機等總值1,600億中國輸美剩餘產品,可能於12月中旬起,加徵15%的關稅。從談判的戰術來看,川普設下種種期限和懲罰措施,固然給予對手壓力,但也讓習近平看出川普內心的焦慮。這是談判賽局裡針對對手心理的洞悉與掌握,比較的就是誰的抗壓性強,以及誰能處理內部壓力。

如此的膠著,終於在10月11日美中第13輪談判結束後出現緩大口。川普率先放出訊息,說美中已達成初步協議,北京承諾向美國購買500億美元的農產品,以及在解決智慧財產權上提出具體行動。因此川普決定暫緩前述對2,500億商品提高關稅,以及針對1,100億商品提高關稅的計劃。

川普連任前景不看好

中國經濟陷入緩成長已是不爭事實,今年面臨「保六」難關。但美中貿易戰只是導致中國經濟頹勢的原因之一,不是唯一原因,更大因素是結構面。但美國經濟也出現若干短期波動,雖然川普仍然大聲宣傳美國經濟面強壯,失業率創半世紀新低,但年底聖誕節購物季將近,民眾感受到中國商品進口減少,造成民生物價上漲,也對川普競選連任多少造成影響。

川、習兩人各自面臨內部經濟挑戰,有意在貿易戰上再度休兵,讓彼此都鬆一口氣,只是對於要達成何種初步或階段性協議仍各持己見。對川普而言,他深知美中貿易戰絕非短期可以結束,而且也涉及科技與未來如何抗衡中國對其全球領導權之爭。但川普除了必須因應美國經濟的變數,近來因為「吹哨者」揭露川普在7月與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通電話時,要求澤連斯基調查美國前副總統拜登的兒子可能涉及醜聞一案,引發美國政壇軒然大波。

拜登是現階段民主黨最具挑戰川普連任的競爭者,川普所為若屬實,形同聯合國外勢力來干預國內選舉。因此民主黨占多數席次的眾議院已經通過表決,向川普提出彈劾。美國總統遭到成功彈劾下台的案例從未發生,因為門檻過高,而且川普所屬的共和黨仍掌控眾議院多數。但受到彈劾事件衝擊,多數民調也顯示川普的連任前景不被看好。

面對內部種種困境,川普一改過去堅持要和中國達成完整、全面性貿易協議的說法,積極尋求先完成第一階段協議的機會。果真按照劇本演出,川普得以在11月中旬和習近平在智利簽署初步協議,他就可以出口轉內銷,宣稱外交上另一重大勝利,藉此轉移國內彈劾陰影和焦點。

川普急中生錯

如今劇情急轉直下,智利「川習會」破局,反而給習近平增加貿易談判籌碼,而性急的川普又再洩露心中的焦急感,主動邀請習近平前來美國愛荷華州簽署協議,這又犯了談判的大忌。對習近平而言,若是真的聽命川普前來愛荷華州的農業大本營,滿足川普的選舉造勢,或是其他美國城市,無疑被川普「吃人夠夠」,對內也無法交待。

不耐選舉壓力的川普犯下的第二個談判錯誤是,他說第一階段的美中貿易協議可以解決六成的美中貿易歧異。第二階段的協議才會處理較敏感的中國強迫外資技術轉移、不當補貼中國國營企業和違反智財權等「結構性議題」。果真如此,這不啻是川普對習近平的讓步。

換言之,在最新的談判賽局裡,川普向習近平提出的具體條件包括:在美國簽署協議、以及增購美農產品。而目的就只是要讓川普得以向選民交待、拉抬他的選舉聲勢而已。

另一方面,北京反而可以利用川普有求於習近平的機會,提出新的談判要求。過不其然,傳出中國列出程度不等的「條件」,包括爭取美國撤回或調降前述總額多達3,600億美元大陸商品所加徵的關稅,也要求華府放棄12月中旬計劃中的新徵稅措施。先前也傳出若是要習近平訪美,必須為國是訪問的最高接待層級,顯然習近平在意的是面子問題。

接著再傳出巴西作為「川習會」地點的可能性。因為習近平計畫於11月13日至14日赴巴西出席「金磚五國」(BRICS)峰會,只是美國非BRICS成員,硬要川普前往也不具正當性。攤開國際重大高峰會日程,在年底前川、習兩人同場的機會幾乎沒有。但無論是要其中一人前往另一個的國家簽署,都會面臨主客場的優劣勢。誰都想要享有主場優勢,但另一方也無意掉進對手的主場陷阱。

「交易式外交」不靈光

但這樣的僵局,最符合習近平的盤算,因為「以拖待變」原本就是習近平因應美中貿易戰的最高戰略。為此他在去年12月已經成功讓川普接受第一次的貿易休兵,成功地賺到時間。今年10月又讓川普同意二度休兵,正愁不知如何化解11月中旬的期限壓力,智利的變局再給習近平另一個拖延談判時程、甚至抬高談判籌碼的機會。

只能說,計劃趕不上變化,是國際談判的常態。川普自詡是談判高手,但當他面臨更多來自內部的壓力之際,也很難在對外談判上有所堅持。這也呼應外界對川普「交易式外交」的質疑。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蔡賴配下週四揭曉? 賴清德:這屬於總統的權力

【影片】如果你家旁有這些 S大:OO保證?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