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牆倒了,外敵沒了…美國黨爭加劇內鬥不絕

世界新聞網

30年前的11月9日,分隔東西德的柏林圍牆倒下,象徵了自由世界終將勝利的必然趨勢;然而,柏林圍牆潰倒也影響到美國國內的政治生態,導致內鬥不絕。

➤➤➤快看世界/退休記者回憶柏林牆倒當晚壯觀場面

金融時報專欄作家格奈許(Janan Ganesh)撰文指出,很少人討論在柏林圍牆倒下的那一刻,美國自己也失去一部分東西,那就是一致的敵人。一直以來,只要國家受到外界的威脅,美國內部的爭論自然而然就會休止,一旦沒有了外界威脅,美國人就會內鬥不休。

格奈許表示,美國黨派之間的爭鬥並不是從共產主義的衰落開始,但柏林圍牆倒下之後,給黨派之爭帶來新的負面助力,讓國家分裂;例如在1990年,來自喬州的國會議員金瑞契(Newt Gingrich)要求共和黨在政治上採取更嚴厲的措詞,而他後來更成為眾院議長。

另外,在1989年前最後確認的五位最高法院大法官,其中四位在參院獲一致通過任命,但自此之後,此情此景再沒有出現過。

格奈許的文章指出,有人認為老布希是美國最後一位「正當合法」的總統,因為在他之後的繼任者裡,有三個遭反對者指責逃避兵役,其中一個更被反對者污衊是在美國以外出生(指歐巴馬),也有一個是由法官,而非選民決定(指布希)。

自1988年以來,沒有一位總統可以贏得400張選舉人票,民主黨再也不能在南方橫掃選票,共和黨人也難再支配沿海地區。

格奈許表示,有不少人認為北京取代了莫斯科是美國的敵人,但這是錯誤的,因為中國或多或少是一個資本主義國家,而且美國人對它所認識的威脅程度,遠不如他們所熟悉的德國。

他認為,蘇聯才是美國「最喜愛」的敵人,但在柏林圍牆倒下的那一刻,美國的民族性也同樣散失;他說,若要停止黨派之爭,或許還要等待下一個真正的敵人出現。

➤➤➤點我看更多《柏林牆塌30年》相關報導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蓋茲質疑「富人稅」:付千億 我還剩下什麼?
這樣吃公款 美國怎能不垮
哪裡錯了?喊價1.59億豪宅 竟然4250萬賣出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