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牆倒了,心牆未除… 德國年輕世代仍陷分裂

世界新聞網

當年柏林圍牆倒下之際,韋伯(Michael Weber)才剛滿三歲,對於東、西德統一之前的生活,他並沒有記憶;韋伯這一代的德國人,成長於統一之後的德國,德國民眾認為這些年輕人是置身於轉捩點的一代。

➤➤➤快看世界/退休記者回憶柏林牆倒當晚壯觀場面

從對立變成統一的成長環境,理應讓這些孩子一路走來不再有分裂想法,但實際情況卻非如此;韋伯便說:「在我腦海裡,圍牆依舊存在。」

他說:「社會上充滿民怨。民眾過去30年來殷切盼望的,到頭來其實都沒有發生。」

本周將陸續登場各種柏林圍牆倒塌30周年紀念活動,流露出德國人對於社會持續分裂的省思聲浪。

東德與西德原本經濟條件落差極大,30年來雖然兩邊貧富差距已逐漸消弭,東德還是略遜一籌。不管在政治上、心理層面上,到現在還有揮不去的分裂,狀況更是日益惡化,一直到最近幾年,某些政客始終不願正視這個事實,僅嗤之以鼻表示這些都已經是過去的問題。

尤其是在統一後環境下成長的德國年輕人,以及對於過去東德共產統治毫無所悉的年輕人,分裂問題更加明顯。

根據德國政府在今年9月公布的調查報告,僅有38%東德民眾認為統一的結果是成功的。如果以年齡區分,40歲以下東德民眾只有20%認為統一是成功的,這些民眾幾乎從來不曾在東德統治下生活,或者只有幼齡時期曾經在東德統治下渡過。

韋伯與他的朋友就屬於這個年齡族群。他們最近向上班的金屬工廠請假一天,參加極右派團體「德國的其他選擇」(Alternative for Germany,簡稱AfD)在祖蓮洛達(Zeulenroda)舉行的園遊會,吃著臘腸、喝著啤酒,等候地方支部領導霍克(Bjorn Hocke)蒞臨。

雖然媒體報導傳出霍克與新納粹主義團體關係密切,但韋伯與朋友卻不以為意,並說喜歡「德國的其他選擇」是因為這個團體說出他們的心聲。

韋伯說,所有傳統政黨有30年的時間可以做出改革,有30年的時間可以讓一切事情變得公平,「可是他們卻都沒有做到。」

➤➤➤點我看更多《柏林牆塌30年》相關報導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蓋茲質疑「富人稅」:付千億 我還剩下什麼?
這樣吃公款 美國怎能不垮
哪裡錯了?喊價1.59億豪宅 竟然4250萬賣出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