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經濟成長率高達7.2% 為何美國一出手制裁貨幣就爆貶

麥浩禮

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10日對土耳其祭出新經濟制裁,向該國鋼材開徵一倍關稅。此舉一出,土耳其貨幣里拉應聲崩盤近20%,成為6月在總統大選勝出,將內閣轉為總統制,繼續連任獨裁執政的艾爾多安(Recep Erdogan)最大的挑戰。作為近年經濟增長最快之一的土耳其,被美國一出手被迅即船傾人翻,到底是什麼一回事?


艾爾多安(Recep Erdogan)6月當選土耳其總統,8月就面臨金融危機挑戰。(湯森路透)


面對國家目前的困境,艾爾多安大打民粹牌,指這是外國「針對土耳其的行動」,並向民眾喊話指國家不存在經濟問題,更指「外國投資者只有美元,而土耳其則有人民與真主」呼籲人民少買美元買里拉,全國人民一起拯救國家經濟。


但根據摩根大通分析師指,土國現正泥足深陷,金融情況不斷惡化、投資情緒不穩定、內部經濟管理不善,再加上美國對土國多踏一腳,土耳其經濟可謂雪上加霜。「土耳其經濟正面對巨大的壓力」分析師在8月初一份報告中提到,「雖然土國經濟佔全球經濟及金融佔一小部分,但投資者擔心土國的情況會波及全球經濟,特別是對歐洲造成損害。」


從表面上,川普對土國鋼材出手,是導致里拉崩盤的始作俑者,但早在2018年年初,信貸評級機構標準普爾(Standard and Poor's),已調低土耳其的信用評級由「穩定」調低至「負面」,5月更將土耳其調至「垃圾」評級的「BB-/B」,反映對里拉不斷貶值所帶來的不穩定的擔憂。

經濟成長率高於中國 卻無籌碼阻貶匯率


土耳其近年為全球增長最快的經濟之一,單是2018年第二季,國內生產總值(GDP)成長率高達7.22%,比中國的6.7%更高。但是這種經濟擴張主要由外幣債務所推動。隨著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讓歐洲多國崩潰,各國央行紛紛找外部資金救經濟,土耳其當然不例外。

當地的銀行出現很多以美元計價的投資產品。這種情況雖然可為經濟國家續命,但同時逐步令國家重度依賴外國資金。而自艾爾多安上台後,大打「進步牌」興建大量的基建,國家增長依賴政府投資的短期措施,而非外國穩定的資金流入的長期投資。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資料顯示,土國的外幣債務佔國內生產總值達50%以上。


長期向外國大量借貸,政府的支出多於收入,令土國財政出現經常性赤字,土耳其多年一直有巨額的經常性赤字且逐年攀升,由2016年331億美元(新台幣1兆28億)提升至2017年473億美元(新台幣1兆47百億),單在2018年1月,已有71億美元經常性赤字。這種情況並非土耳其獨有,印尼亦出現經常性赤字及存在大量外債,佔國內生產總值達30%。

獨立金融研究機構CreditSights分析師布理格斯(Richard Briggs)指出,印尼有足夠外債存底來面對萬一發生崩盤的問題,但是土國的外債大多由銀行擁有,若果投資者土國市場失去信心,或會提走資金避險,里拉貶值,政府又沒有外幣購買里拉,政府直接變成口袋空空。無力阻止里拉繼續貶下去,若情況持續,最後淪為要找IMF融資「救命」。


土耳其貨幣里拉大幅貶值,通貨膨脹情況嚴重。(美聯社)

土耳其必須防堵資金全面外流


另一方面,布理格斯又指出,艾爾多安一直傾向土國保持低利率以吸引外貿,促進經濟增長,但土耳其央行未有加息遏止經濟過度增長,2018年7月,土國的通貨膨脹率近16%,大大超過了央行5%的界線。適當提高利率能阻止通貨膨脹,以吸引外資購買土耳其的資產,支持里拉穩定,並降低償還外債的負擔,但問題是自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後,艾爾多安不相信歐美那一套,認為要走土耳其自己的路,堅持以低利率推動經濟增長,就是這個態度,他經常與央行對著幹,更稱央行不應獨立行動。


布理格斯表示「艾爾多安面對現在的情況仍在依然故我,市場已經對他失去信心,這是十分危險。」


就在較早時,土耳其央行宣布限制銀行「外匯掉期」(foreign exchange swap;一種同時買入及賣出在不同日期(通常為即期和遠期)交割的同等數額貨幣的交易形式),以防止資金外流。但渣打銀行外匯、利率信貸研究全球主管埃羅伯森(Eric Robertsen)表示,如果土國再不升息,幾乎沒有可能挽救現時的經濟問題。「土耳其要做的是實行調整利率政策,這是十分關鍵。他們必須確保國家不會出現全面性的資金外流,否則是沒有辦法解決當前問題。」

更多上報內容:

土耳其貨幣大貶引發金融危機疑慮 賣壓拖累亞洲股市13日下殺

否認里拉陷貨幣危機 土耳其總統:策畫政變者的經濟攻擊

牽一髮而動全身

土耳其貨幣危機 亞股一片哀號
恐慌「多殺多」一天蒸發8千億
土耳其央行救市 里拉反彈後再殺!
尋求陸援 土耳其擬發熊貓債
里拉大貶 觀光客好樂 狂買精品

______________

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快投稿 Yahoo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