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政治人物怎麼談論「二二八」?(上)——從蔣中正、李登輝到陳水扁

端傳媒記者 蔣金 發自台北

「香菸小販緊抱腦袋,手指黏膩地沾滿鮮血。痛楚以緩慢的波浪漫過頭顱。」

「查緝員開槍,群眾潰散逃逸,裂成百個碎片。」

2016年台裔美籍作家楊小娜的小說《綠島》,在字裏行間召喚「二二八」的記憶。在今天的台灣談「二二八」,一切看似都自然而然;但27年前,台灣導演侯孝賢發表電影作品《悲情城市》時,僅僅在劇情的推進裏對「二二八」一掃而過,就在藝文、政治圈引發話題,熱議不休。

那時是1989年,台灣解除戒嚴不過兩年,當時談二二八、談「台灣主體意識」的話語,似乎暗合着《悲情城市》中的一幕:

梁朝偉飾演聾啞人士「文清」,火車上,被拿着棍棒的人們包圍,吃力擠出怪異的台語:「我,台-灣-人。」

除了小說和戲劇,二二八的記憶更常在政治領域裏被召喚出來:從早年的威權政府、本土化後的國民黨、「黨外」反對運動,到執政後的民主進步黨,對二二八歷史都有着不同的詮釋,甚而「運用」。可以說在過去70年間,二二八歷史的記憶和詮釋,幾乎等同一部台灣民主化的歷史。

詳原文:在台灣,政治人物怎麼談論「二二八」?(上)——從蔣中正、李登輝到陳水扁

其他推薦文章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