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危急時刻 說出最中肯的話

文/高資敏
旺報
1984年,美國副總統布希伉儷到天仁舊金山分司喝中國茶。(本報系資料照片)
1984年,美國副總統布希伉儷到天仁舊金山分司喝中國茶。(本報系資料照片)

作者簡介前僑選立法委員高資敏,雲林縣人,畢業於高雄醫學院,並至紐約大學復健醫學研究院深造。畢業後取得美國醫師資格,曾任白宮醫師。

1989年北京不幸發生抗爭學潮。李潔明也剛出使中國,北京就已風雨滿樓。之後,我也趕到北京。當時獲安排,與習仲勛副委員長餐敘,談了許久,瞭解中方立場。我隨後趕到美國大使館,李潔明大使就站在門口等我。

2018年美國布希總統辭世,我寫了一短文敬悼:「我沉默了一整天。因為昨夜獲通知,布希老總統辭世了。追憶他的誠懇慈容,對我個人的不棄,我不禁潸然淚下。

喬治布希在當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時,對中國評責頗多。當他被徵詢是否願意當駐華大使?他說他願意,但中方可能會拒絕,因為他過去對中國並不太友善。中國很快回覆,欣然同意。後來,他成為協助中國最多的美國政治領袖。他學會講簡單的北京話。他告訴我,他的華語老師姓Tang,但他不會寫。他提到對華改變看法,主要是因他認識了多位優秀正直的中國友人。

傳達第一手資訊

我第一次見到他,是我駕車送友人李潔明去他家。當時他是中情局局長。除寒喧,我未說一句話。潔明問我何故?我說我怕「東廠」頭目。他大笑,這就符合中國成語「食古不化」。潔明說,情報工作,並非都是特務、間諜,而是收集大資訊,供主政者,做正確判斷。正如醫學,在運用大數據統計。

後來,布希當了總統,李潔明是他的最親信。我也跟班成為半個「中國問題專家」,參與一些中國事務的討論。我在福特當總統時,就任白宮顧問醫師。換了民主黨的卡特,仍繼續。因此,蠻熟悉白宮經常開討論會,廣徵各方意見。

布希對中美關係很關注,這方面的研討會少不了。我的立場,是既維護台灣,又認定中國必將崛起,中美關係必須穩健進展。為此常與人爭論。潔明會打圓場,說「TM(資敏)是MD醫學博士,不是政治學博士」。

我受布希伉儷諸多慈護。最令我感動,他的白宮愛犬Millie生了六隻小犬。他和夫人慨然決定送一隻給我家。

他甫入主白宮,89年北京不幸發生抗爭學潮。李潔明也剛出使中國,北京就已風雨滿樓。之後,我也趕到北京。當時獲安排,與習仲勛副委員長餐敘,談了許久,瞭解中方立場。我隨後趕到美國大使館,李潔明大使就站在門口等我。我們談了近一小時,結論是美國方面認為北京處理有違人權,但儘可能不以撤銷最惠國家待遇等經濟制裁。

當時,我也見了中央台辦楊主任思德及幾位台商。大致都認為中美交惡,有害中國經濟成長,也可能殃及台灣。返美後,我也向參議員高華德、麥高文等美國政界領袖會報,這是布希總統認為由我說,屬第一手資訊。最後,達成共識是不取消最惠國家協議,由國務院每年向國會提出中國事務報告。再由國會做建議。

後來布希總統的么兒訪台,也由我一路陪同,在台灣停留一週。布希退休後,曾來台訪問。我在台北的歡迎餐會,都是陪著布希夫人。因為她開玩笑說,我說話,都是要討喬治高興。為了避嫌拍馬屁,就不去跟班布希先生了。夫人非常平易近人,所到之處都是滿場歡欣。

布希從軍抗敵報國

布希一生愛家愛國始終如一。他當年獲耶魯大學錄取。但珍珠港事件發生,他毅然從軍,到最前線抗敵報國。

客觀而言,布希總統在內政外交的成就都是堅實輝煌的。他是講誠信的正直政治家,世人將長久懷念他對美國及世界的不朽貢獻。

此文中提到「當時獲安排,與習仲勛副委員長餐敘,談了許久」。這午餐的一席談,的確使我決定立即去會見美國李潔明大使,且誠摯傳達了習先生的見解。這段往事,未因歲月而淡忘,因為那段談話,習先生「在最危急的時刻 說出最中肯的話」,有著深遠的意義。蒙很重視史實的李慶平兄鼓勵,謹再撰文補述這段歷史的點滴。

(待續)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