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東京奧運背後哭泣的人們:記兩度遭迫遷的霞丘居民

·1 分鐘 (閱讀時間)

文/公庫編輯 江欣怡

1940年的東京奧運,原訂以神宮外苑競技場作為主場館,然而隨著國際情勢逐漸惡化而未能舉行,從小住在此處的居民甚野公平(88歲)接受日本BuzzFeed News記者訪談時回憶,1943年10月21日,競技場成為用以送別即將奔赴戰場的學生們的場所。事隔一甲子,甚野先生仍深刻記得當時看著學生們魚貫擠進體育場,在綿綿細雨中,每個人抬高腿、神采飛揚的走路姿勢,當時的少年們都被教育身為軍國的一員,奔赴戰場並為國犧牲,是一件優秀又驕傲的事。

奧林匹克的精神,是和平與友誼。原訂舉辦奧運的場館,卻諷刺地成為了許多軍國青年踏上戰事前線的最後一站。(全文詳見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