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東南亞競逐 美國中國各憑什麼

楊明娟
中央廣播電台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日前走訪馬來西亞、新加坡和印尼等國家。蓬佩奧特別提到了川普政府的印太策略,並呼籲採取「更透明、公開」的投資策略,被視為間接挑戰中國在這個區域的勢力,也凸顯了美國和中國已經進入在東南亞地區競逐的新時代。

網路雜誌「外交家」(The Diplomat)刊登著名智庫海國圖智研究院(Intellisia Institute)院長陳定定和研究學者You Wang的評論文章指出,美國和中國在此區域各擅勝場,誰能勝出,仍在未定之天。

文章中提到,美國政府強調私人部門的投資,相較於中國是由國家主導的「一帶一路倡議」(Belt and Road Initiative)。美國政府化言論為實際,宣佈將在印太地區挹注1億1,300萬美元,以投資科技、能源與基礎建設計畫,為這個區域提供中國「一帶一路」以外的另一個選項。

川普已經公開定義中國是美國的戰略競爭者以及經濟威脅,因此兩國的競賽勢不可免。基於地緣經濟和地緣戰略重要性,東南亞是兩國最可能的競爭熱點。問題是:美國能與中國在東南亞競爭嗎?

事實上,這個問題沒有明確的答案。這兩大世界強權都各有其優勢及劣勢。簡單來說,中國在經濟和地理上佔優勢,而美國的優勢在於地緣政治及全球領導地位。

◎美國的優勢

正如美國學者沈大偉(David Shambaugh)最近在一篇文章中所言,美國仍是在東南亞存在實質優勢的全球強權。儘管如果美國未能在此區域有效競爭,這種影響力均勢可能改變,但目前,美國在此區域的優勢是明確的。

首先,美國在此區域有許多盟國和夥伴,包括菲律賓、新加坡、泰國等。這點很重要,因為如果有任何事件發生,這些國家仍會尋求美國的安全協助。

相對的,中國在東南亞區域並無正式的盟友,短期內也很難找到。因此,聯盟體系是美國的最大優勢。

其次,基於歷史、經濟或戰略因素,東南亞部份國家仍對中國存在很大程度的疑慮。他們或許能從與中國的生意往來獲得利益,但仍希望與有朝一日也許會成為亞太地區霸主的中國,保持距離。

第三、此區域盛行的仍是美國價值。儘管在川普上任後,美國的軟實力某種程度上已受損,因為他標榜的「美國優先」(America First)政策,使他在亞太地區沒有任何朋友。

◎中國的優勢

有趣的是,中國的優勢正是美國在亞太地區所欠缺的,也就是,密切的經濟關係以及地區整合。這點在美國和中國貿易戰爭方興未艾之際,更是如此。

毫無疑問的,中國與東南亞國家協會(ASEAN)的經濟關係正在強化與成長。2017年,雙方的貿易達到歷史新高的5,140億美元;而且雙方的貿易關係也處於相對健康的狀態,中國對東協的貿易順差僅為430億美元。

中國是東協的最大貿易夥伴,相較於美國只排名第四。這讓中國在與東南亞打交道時,佔有比較大的優勢。

更進一步的是,過去5年,中國在東協國家大力推展「一帶一路」,儘管部份計畫在馬來西亞和其它國家遭遇一些挫敗。

美國和中國正在進行的貿易戰爭,為「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 RCEP)注入了新的動能。這個協定將涵蓋除了美國之外的大部份亞洲經濟體。美國承諾對此區域挹注1.13億美元,和中國在東協的大型計畫比起來,顯得小巫見大巫。

其次,相較於美國,中國更把東協和這個區域當一回事。基於地緣和戰略理由,如果中國想要提升在全球的份量,就必須在東南亞建立良好且有效的關係。沒有其它地區比東南亞與中國更親近、或更具戰略重要性。

中國外交政策的新標語是「建立一個命運共同體」,而這必須從東南亞開始。如果成功了,將進一步證明中國模式在全球的適用性。

第三、中國的優勢就只是因為和東協距離近。除了中國與東協間的日常企業互動外,人與人的交流也快速增加,2018年截至目前,已經達到5,000萬人次,交換學生的人數也達到20萬。

不過,雖然美國和中國在東南亞已經進入新的競爭時代,但最終結果仍難預料,因為兩國在國內各自有艱難的挑戰必須面對。此外,東南亞也非超級強國能攫取或競賽的戰場,它能扮演改變區域動能、甚至全球均勢的積極、有效角色。如果美國和中國希望建立與東協國家永續的關係,這點必須牢牢記住。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