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疫情中召開「兩會」,非僅象徵意義而已

美麗島 電子報
資料照片:中央社
資料照片:中央社

延宕近兩個月的中共「全國政協」及「全國人大」會議(合稱「兩會」),將分別於5月21日及22日在北京召開。中共實施一黨專政,傳統上兩會都是扮演橡皮圖章的角色;但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今年兩會的召開,不會只有象徵意義而已。雖然中國大陸的疫情已受到相當程度的控制,確診病例大多是境外移入;但要在北京進行如此大規模的群聚活動,仍須冒極大的風險,這就凸顯出這次兩會的真正意義所在。

中共目前正處在推動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兩個一百年」目標之間的「歷史交匯期」。在習近平眼中,今年(2020)是全面深化改革的一個重要節點,引述中共官方的話說,「既要確保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的,在重要領域和關鍵環節改革上取得決定性成果,又要在貫徹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部署的改革上開好局。」因此,中共能否完成上述的階段性任務,攸關習近平能否在2022年中共「20大」時順利延任;然而「人算不如天算」,一場世紀流行疫疾,讓習的「中國夢」,也因此受到病毒的感染。

習近平4月27日主持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13次會議時說,疫情防控和復工復產能夠有力推進,歸功於「黨的領導和中國社會主義制度的優勢發揮重要作用」。這就是中共排除萬難召開兩會的動力所在。會議最大的邊際效用,就是以激發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來動員群眾的支持,幫助習渡過疫情產生的政治難關。例如,習近平強調要了解如何用辯證思維,理解冠狀病毒造成的危機。他說「危和機總是同生並存的,克服了危即是機」。

一般認為,經濟、外交和臺港,是立在中共面前的「三座大山」,也是習必須處理的危機問題。先論經濟問題。隨著境外疫情加速擴散蔓延,國際經貿活動受到嚴重影響,中國經濟發展面臨新的挑戰。有統計資料顯示,肺炎疫情造成中國大陸第一季經濟巨大損失,當季國內生產總值(GDP)較去年同期下滑6.8%,創下中國公布GDP數據以來的新低。外界關注的是,中共如何設定今年的經濟成長目標,以及今年要如何推動經濟成長。

在人大會議開幕當日,依例將由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進行「政府工作報告」,內容將會環繞在「六穩」和「六保」的周圍打轉。值得注意的是,誠如中共「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長管清友所說,本次疫情對經濟的影響,不同以往金融危機僅有金融流動性層面出現問題,而係供給端與需求端同時嚴重受創,中共各地方政府推出之復工復產措施刺激效用有限。他認為,中共當務之急是須藉刺激消費、啟動內需,以穩定需求端。

中共擔心經濟萎縮危及社會穩定,失業就是產生社會動亂的來源。解決就業問題主要靠中小企業,民營企業對中國大陸GDP貢獻率高達60%以上,吸納70%以上農村轉移勞動力,提供80%城鎮就業機會,以及90%新增就業。據中國清華大學和北京大學公布的一份聯合調查顯示,受疫情影響,近30%的企業今年營業收入下降幅度超過半成,近85%的企業維持不了三個月生存。管清友認為,中共宜直接降息,避免許多企業短期內破產,如此才能保就業。

另外,根據中國當局近期召開的幾次會議來看,包括5G基站、工業互聯網、人工智能(AI)為代表的「新基建」概念反覆被強調。中國在此次兩會上會提出何種調控措施應對疫情衝擊,成為外界關注焦點。

其次再談外交問題。中共外交部長王毅曾宣告,2020年中國外交將聚焦六大內容:一是繼續服務國內開放發展;二是堅決維護國家利益;三是不斷深化夥伴關係;四是堅定捍衛多邊主義;五是積極擴大國際合作;六是著力推進外交體系和能力現代化。但新冠疫情使中共陷入空前的外交困境,王毅先前勾勒的外交藍圖,現在看來像是畫餅充飢。

第一,中共的國際形象已因疫情而大受損傷。西方國家質疑中國是否隱瞞疫情,正掀起一波向中國索賠的風浪。中共前外交官、現任「中國國際關係學會」副會長袁南生近日受訪時表示,本次疫情將改變世界秩序,「全球化」一定程度上轉向「逆全球化」;持續了數十年的中國戰略機遇期,轉向一定程度的「去中國化」時期。

第二,對美外交是中共對外關係的重中之重,但中美關係目前被形容為處於五十年來最壞的情況。「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4月21日發布的一份民調指出,約66%受訪美國人對中共持負面看法,創下皮尤自2005年開始此項調查以來的最高水平。換言之,中美關係發展已缺乏有力的政治基礎,川普為勝選連任大玩「反中牌」,他的行事風格多變,年底選前還不知道會玩出什麼花樣。

第三,非洲傳統是中共的外交地盤,北京聲援WHO秘書長譚德塞,獲得許多非洲國家領袖的共鳴;但中共因被指對廣州的非裔移民在檢疫措施上「區別對待」,中國和奈及利亞等非洲國家也陷入外交風波,非洲多國向中國表達對本國公民「遭到歧視」的不滿。中共長期用來推進對非關係的「一帶一路」倡議,因此受到影響。

最後談臺港問題。今年兩會是香港反送中運動以來,中共召開的首次重要會議。反送中運動因疫情關係停歇了三個多月,但問題並沒有解決。今年9月的立法會選舉是關鍵時刻,如果民主派挾去年11月區議會選舉大勝建制派的勢頭,在立法會選舉再有斬獲,則香港情勢會有重大變化。僅管如此,香港的主權移轉已屬既成事實,中共處理香港問題應比處理兩岸問題簡單。因此,涉及香港部分,兩會的立場仍將是舊調重彈,不外是強調依法處理動亂的決心、重申主權,以及反對外力干預內政等。

兩會緊隨蔡英文520講話翌日召開,顯示中共對蔡的講話關注,但不抱期待;換言之,兩會涉及對臺政策的講話,不會是一項「即席創作」,故不能視為對520講話的回應。兩岸關係因受疫情影響,已出現官方對立、民意對撞的惡性循環。兩會在對臺政策部分的學習和討論,仍是以習近平在「19大」的報告,以及在《告臺灣同胞書》40週年的講話為主軸。以當前的兩岸形勢看,如果李克強的政府工作在對臺部分添加新的內容,我認為調子只會更硬,不會更軟。

【作者 趙春山/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遠景基金會首席顧問】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紓困尚未成功,民怨先已沸騰
遮蔽的福爾摩沙──台灣防疫如何被報導?
就讓高雄「方艙投票所」見證台灣民主勝利!
「你搞得我好亂啊」的紓困政策—發現金或消費券有這麼難?
中美大戰 台灣趁隙加入WHO?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