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睡女下屬有多危險?

二大爺
·5 分鐘 (閱讀時間)

因為管不住下半身,脫了褲子遭殃的男人很多,但是僅僅是想脫褲子但還沒脫就遭殃的,那就不多了。最近政壇老鳥——63歲的紐約州州長古莫可謂十分鬱悶。因為疫情期間的表現不如人意,在即將被州議會褫奪疫情期間的緊急權力的同時,居然有兩個曾經的女下屬跳出來,說古莫想睡她們,但沒有得逞。

在洶洶的輿情之下,古莫很快服軟,不僅承認了自己某些不得體的言行並道歉,還不得不授權州總檢察長根據指控展開獨立調查——授權下屬調查自己,看上去剛正不阿,實際上滿紙血淚。

大家都知道,在疫情期間,因為紐約州嚴峻的形勢,古莫上鏡率很高,他那些聊勝於無的防疫措施,被急的跳腳的川普罵過好幾次。但古莫根本不理會,經常反唇相譏。總統都拿他沒辦法。那麼區區兩個女下屬,空口白牙,怎麼居然就讓古莫跪了呢?他真的睡了嗎?

我們來看看兩個女性的指控都有什麼。現年25歲夏洛特曾經在州長辦公室工作,她說古莫曾經在只有他們兩個人在場的情況下,詢問她的SEX生活情況,還問她是否曾經跟年長的男人發生SEX關係……來自領導的關懷被夏洛特認為是性騷擾,在甩手不幹後,直接向上級告發,還把消息捅給媒體。

另一位供職於紐約州經濟發展局的女職員博伊蘭也在媒體上發文炮轟,指控古莫在辦公室進行了一對一的會面的時候,在未徵得同意的情況下吻了她。還「動手觸摸了我的腰、胳膊和大腿」。還說古莫提議和她「玩脫衣撲克」。

美國紐約州長古莫(右)遭前顧問博伊蘭(左)指控,在未徵得同意的情況下古莫吻了她。還「動手觸摸了我的腰、胳膊和大腿」。(湯森路透、琳賽臉書專頁)

除此之外,還有三名僅僅和古莫有一面之交的女性也提出了指控。基本都是沒有得逞的言行挑逗。

你看,這些指控,要是換個國家,這能算個事兒嗎?領導詢問一下你的SEX生活,想和你促膝長談,那都應該算在親民、關懷的範疇……這既沒有「白日衣衫盡」,也沒有事後不認帳,你就這麼不領情要把領導架在火上烤。王法何在啊。

在美國「性騷擾」絕不是「生活作風問題」,罰酒三杯就可以完事,而是被認定為一種歧視形式,觸犯了《1964年民權法案》第七款。視情節輕重,小則身敗名裂,大則牢獄之災。所以只要提出指控,就夠對方喝一壺。這方面在很多州的立法上都有體現——比如在事發地紐約州,法律上甚至規定每個雇主目前都必須為雇員提供性騷擾預防培訓。

這幾名女性的指控很明顯,都是在沒有旁人的情況下,從法律證據上來說,是孤證。但就算這樣,這些和州長隔著萬千層級的女性,還是可以毫無顧忌的站出來,逼得古莫秒慫。認錯都還不行,政壇對手窮追猛打,紐約州眾議院已於3月11日授權對古莫進行彈劾調查。而州眾議院的共和黨人已經發話如果古莫不識相主動辭職,將會發起對州長的彈劾案,不達目的誓不甘休。

你說要是像當年克林頓一樣,真的潛了萊溫斯基,確實得了好處也就算了,可古莫這褲腰帶都還沒解開,就惹了這麼一身騷,寶寶心裡苦哇。

說起來古莫絕不是普通人,也算是政壇老鳥了,出身在政客世家。他老爸上世紀八十年代就當了12年的紐約州州長,而他再接再厲,從2010年開始也已經在紐約州連任三屆,同樣幹了12年,他前妻叫做凱莉·甘迺迪——沒錯,就是大名鼎鼎的甘迺迪家族成員。父子兩代深耕紐約州,同時還有政治聯姻。說樹大根深,人脈廣泛絕對沒有異議。這就是他完全可以不鳥總統的底氣。

你說要培養這樣一臉正氣、根正苗紅的幹部多不容易,別的不說,單是競選紐約州州長這種肥缺,不在政壇混個臉熟,再砸個幾億的資金,那都沒可能。辛辛苦苦養了幾十年的豬,居然被幾根白菜拱了,冤,實在是冤呐。就沒有人把這幾根不聽話的白菜拉出去判個十幾年,罰個五百萬嗎?!

當然和古莫比起來,更冤的寶寶也還有。比如加州州長紐森,因為他在居家令期間爆出違反禁令偷偷和朋友聚會,加上加州疫情防控不力,居然被民眾聯名要求罷免!目前連署已經超過190萬,罷免公投即將展開……你說領導和朋友吃個飯咋了嘛,這都給你們草民發了好幾輪真金白銀了,你們還不領情,居然不讓領導吃頓安生飯,嚷嚷要罷免,這不是讓領導心寒嗎。

所以潛伏在德州的陳劍客說美帝藥丸是有道理的。辛辛苦苦培養出來的幹部,僅僅因為工作方式方法甚至言行上的小小瑕疵,在還沒有坐實的情況下,就給逼得官不聊生,身敗名裂,這簡直是自毀長城嘛!

我勸古莫、紐森早點看清方向,棄暗投明,哪怕換個地方當個村長,不比窩囊的州長香嗎?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出原文出處。

更多上報內容:

紐約州長古莫性騷擾受害者高達6位 民主黨議員呼籲下台

防範性騷擾者轉換平台 Uber 跟 Lyft 交換司機黑名單

紐約州長古莫向性騷擾被害者道歉 但不會辭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