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野聯盟制衡小英艦隊

邱師儀
中國時報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民主化後我國的總統任期至今都可以分為8年為一個循環,阿扁8年、老馬8年,小英連任後沒意外的話也是8年。然後除了阿扁那8年之外,老馬和小英都是一致性政府,也就是國會多數立委與總統黨籍一致。過去研究立法院的學者也發現一件事,說來也很神奇,那就是2008至2016年老馬執政8年期間,第7屆國民黨席次占73.68%,而第8屆也有將近57%的席次,但這兩屆身為多數黨的國民黨立委不但不給力,馬總統想要過的法案甚至都胎死腹中,2014年時馬英九提名29位監委就有11人被立委刷掉,就是經典的例子。

也有一些研究發現馬擔任國民黨主席期間,比起馬未擔任該位置時的「總統屬意法案」通過率更低,完全打破了當時媒體認為一致性政府對於總統的立法意志就一定有幫助的認知。很多人好奇為什麼馬政府時代的立法院反而有多數黨被少數黨「綁架」的現象?原因眾說紛紜,不過關鍵大抵在「黨團協商制度」與當時的王金平─柯建銘的「搓湯圓體制」。當時少數黨的民進黨巧妙地在黨團協商中抵銷掉不少本來就不太團結的國民黨立委的決心,加上剛好又碰上萬應公的王金平,民進黨當時成功地扮演稱職的在野黨角色。

到了小英的一致性政府之後,這種總統推不動立院多數的魔咒似乎又被打破了。小英第一任可以說推動了不少畫時代但也引起社會高度議論的「改革」法案,從轉型正義、《黨產條例》、一例一休、年金改革到同婚立法,甚至當民進黨要綁樁時所推的前瞻基礎建設都像是戰車一般輾過國民黨,不僅藍委擋不住,甚至也引起時力戰神黃國昌與林昶佐、洪慈庸之間是否續跟民進黨合作而爆發的黨爭。

最有趣的是,原本一例一休因小英立法過猛,導致中南部綠委遭受極大傳產企業主壓力而必須再髮夾彎改回來。可以說第9屆立法院處處可見小英意志。當時立法霸權不但跟馬總統時期天差地遠,小英改革力道之猛,甚至引起中間選民不滿而導致了2018年民進黨在六都市長暨市議員選舉的大敗。對小英來說,執政至今都不是能不能的問題,而是應該要小力點的拿捏。

現在已堂堂邁入第10屆立法院,沒有什麼意外的話,游錫堃可望接任蘇嘉全後的議長寶座,副院長由蔡其昌擔任,總召雖然先有陳明文欲跟柯建銘相爭,但正如柯所說民進黨是個團結的政黨,柯打通電話陳就退讓了。我們不太能寄望第10屆的綠營立法霸權有什麼改變,只能期望也正歷經新陳代謝的國民黨,從黨中央新任的黨主席,到立院黨團欲參選書記長的蔣萬安與對於黨團職務有興趣的新科立委鄭麗文、林為洲等年輕世代能夠趕快上緊發條,把國民黨的形象從極右拉回中道,如果黨主席能由江啟臣當選,則國民黨至少可以在明年主席改選之前成為「內造政黨」,也就是黨主席本身在立法院中,可以把基層的民怨與聲音快速導進立院之內,也落實為國民黨的政策。

同時,柯系的蔡壁如、賴香伶等慓悍女將,帶著共5席的民眾黨立委若能與藍營有一定程度的合縱連橫,甚至在民生議題上獲得時力3席新科立委的青睞,要有效制衡綠營立法大軍仍舊大有可為,在野黨立委不應辜負選民對於監督執政黨的期待。(作者為東海大學政治系副教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