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表最強里長番外篇】南機場金婆婆銀婆婆的故事

鏡週刊
鏡週刊Mirror Media

北市「南機場公寓」落成於半個世紀前,當年是全台灣第一個有抽水馬桶的大型社區,然而因每戶坪數多半僅十幾坪,隨著社會變遷,後來南機場成了高齡人口比例甚高的社區,獨居老人尤其不少。

里長方荷生說,起初他提供長輩共餐服務,是想以此掌握社區長輩的起居,避免有長輩在家中獨自過世多日才被發現,後來社區長輩們逐漸因此相熟,透過一起吃飯、早上一起來上活化筋骨等運動課程,彼此互相看顧。

忠勤里的共餐地點在「樂活園地」的一樓,可提供數十人共餐,方荷生特地選購圓桌,「很多社區共餐是用長桌,但那是開會的桌子,感覺像來開會、吃飯。圓桌卻是像回厝裡面吃飯,這是阮叨。感覺就是不一樣。」

透過共餐或送餐,里長也得以掌握社區長輩健康狀況,「長輩信賴我們,身體不舒服,我們懂得送醫院。」方荷生笑說,因為社區長者比例高,乾脆與附近的和平醫院合作,希望醫院提供更多健康課程等等服務,忠勤里如今可是和平醫院的大客戶。

南機場公寓早年住戶多半是1949年來台的軍人或軍眷,有些老兵終身未婚,因此,方荷生提供的服務甚至包括:「如果長輩真的不行了,交代我辦後事,我們也幫他辦。如果長輩交代我要把骨灰帶回大陸,我就帶回去。」他說,至今已辦過數百件後事,也帶過不少老兵骨灰回大陸安葬。

方荷生還說了一個「金婆婆銀婆婆」的故事,「日本不是有金婆婆銀婆婆的故事嗎,我們也有,兩個婆婆住在同一棟,每天在樓梯碰面,一碰面就常常吵架。」他笑說,老人家脾性就是如此。金婆婆與銀婆婆皆是丈夫過世後獨居。

直到有一天,金婆婆忽然對方荷生說,怎麼兩天沒看到銀婆婆了?方荷生覺得不對勁,找了人一起去銀婆婆家中查看,才發現銀婆婆在浴室跌倒,過世了。

方荷生協助銀婆婆辦喪事,「金婆婆堅持要來,那天,化完妝(銀婆婆大體妝)推出來之後,金婆婆說好醜,這不是銀婆婆。」於是幾個人包了小紅包,請化妝師重新畫得漂亮些。

「再推出來,金婆婆看了說,嗯,這個才是她。我們才開始辦喪事。」他說,金婆婆銀婆婆以前經常拌嘴罵來罵去,卻也一直是互相看顧的老朋友。


更多鏡週刊報導
【地表最強里長番外篇】胖里長的課輔班 為何堅持聘專職老師
【地表最強里長1】擔心老人家不吃飯 他設「乖寶寶牆」集10個吸鐵換禮物
【地表最強里長2】替老兵收屍收到怕 他替長輩送餐反扛千萬債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