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透視》報復印尼 恐拖垮台灣家庭

李柏澔、鄭郁蓁/新聞透視
·2 分鐘 (閱讀時間)
因應印尼移工武漢肺炎境外移入個案暴增,且移工管理狀況不佳,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30日宣布12月4日起暫時禁止印尼移工入境2週,恐衝擊不少家庭和照護機構。圖為印尼看護工倒垃圾。(陳怡誠攝)
因應印尼移工武漢肺炎境外移入個案暴增,且移工管理狀況不佳,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30日宣布12月4日起暫時禁止印尼移工入境2週,恐衝擊不少家庭和照護機構。圖為印尼看護工倒垃圾。(陳怡誠攝)

印尼政府片面宣布明年元月起執行「零付費」政策,將要求雇主自行負擔7萬到10萬元不等的訓練費,我勞動部拿不出辦法之際,又逢印尼疫情轉趨嚴峻,昨天指揮中心宣布暫緩印尼移工來台兩周,後續輸台人數恐砍半,連日期也沒定數,正值敏感之際,很難讓人不聯想是勞動部拿不出反制辦法的「報復」之舉。

受到疫情影響,近期來台的印尼移工因等不到集中檢疫所被卡在境外的人數眾多,而台灣則有無數個包含身障、重殘、高齡者家庭,引頸等待著這群背負最沉重看護工作的移工來維持一個家庭正常運作許久了。對許多經濟支柱兼顧照顧者的弱勢家庭來說,一旦少了他們,維持家庭正常運作很容易說垮就垮,如今突然喊卡,無異陷這些家庭於水深火熱之中。

日前當印尼政府片面宣稱執行「零付費」政策讓移工護照簽證、機票、訓練費都轉由雇主支付,印尼籍移工對該免剝削政策都表示強烈支持,但這龐大經濟壓力也轉往雇主身上,10月下旬不少國內雇主上街抵制該政策,要求印尼移工甚至「印尼人」滾出台灣。

退萬步言,移工赴他國工作,往往是為了更好的薪資待遇,這是在母國相對得不到的待遇,然而移工來台常背負高額仲介費,到了全然陌生環境,工作前兩年幾乎是邊工作邊還債,有些受到雇主不平等待遇,加上屢見不鮮的兩國仲介聯合剝削,當中的淚與心酸可想而知。

國內長照制度長久被嫌不好用,彼此都有實際需求,事實上,據監察院調查「勞動部直聘中心職能不彰,引進移工比率低」一案,迄去年總引進人數只占總引進比例的1.13%,顯示簡化並完善現有的「直聘」制度刻不容緩。直聘制度若完善,雇主使用意願也會提升,移工才能跳脫仲介剝削,彼此才能在誠信下滿足雙邊需求,而不是放任剝削亂象未解,導致最弱勢的移工與長照家庭弱弱相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