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中共體制保衛戰

陳國祥
中國時報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擴大,中共動員全國力量與資源全力抗擊病毒。從去年潛伏到今年農曆年前爆發,算是上半場;1月21日起中央全面領導抗擊,戰役進入下半場。上半場囿於體制的封閉性與官僚主義的羈絆,表現差勁,算是被病毒打敗;下半場逐漸展現體制的優越性,動員力與掌控力可觀,但願能盡快降伏病毒。

習近平一再誇稱中共體制的優越與制度的自信。這回遭遇病毒狂襲,由於維穩至上的官僚體制慣性,首先出現了破口,潰堤的疫情快速蔓延擴散。癥結在於控制言論與官僚撒謊自保,加上檢測等醫療資源不足,喪失防疫黃金時間,將體制的弱點暴露無遺。世人咸認,中國特色的威權體制具有強大的宏觀調控能力與無與倫比的政策貫徹力,或許有助於引導經濟高速成長,但對於新型公衛危機卻無法遏制於初始階段,成為坐使疫情惡化的禍首。

中央集權體制對於維穩的因應能力顯然高於疫情的反應機制,習近平雖誓言「打響疫情防控的人民戰爭」,但由於先前抑制吹哨人民發出的警訊而誤了大事,致使眼前這場人民戰爭變得更加棘手,勢必付出更大的代價。

體制的優缺點如同錢幣的兩面,具有封鎖疫情訊息流傳的強大掌控力量,就有同樣強大的力量封城,進行封閉式管理,10天建成一家醫院,調動全國資源與醫護人員支援疫區。對急凍的商業活動與工業生產,同樣可以揮動「社會主義的鐵拳」予以調控與支援。體制先前出現的短路現象漸被體制超強的控制能量取代。

抗擊病毒肺炎十萬火急的是控制疫情擴散,減少人員流動以及檢測,醫治都在在需宏觀調控、緊急動員、調動物資,接著要在所有疫情上升的城鎮及社區進行封閉式管理。中國大陸已經在許多城鎮進行封閉式管理,這必須政府、基層組織與民眾一體配合才能有效執行,即使不能做到滴水不漏,至少要能大體嚴密,有效控制病毒流竄。

以北京市封閉式管理的十項措施為例,可窺其規畫的周密以及執行上面臨的嚴苛挑戰。這樣細密而嚴管的管制,只有一個威權統治的體制和嚴控的基層組織可以有效執行,至於對於工業生產和商業活動的救急與援助,更是中國這樣以公有制為主體的國家可以調控與落實。

北京當局和國有企業已著手調集各方資源與力量啟動經濟恢復。首先注入鉅額資金、公告財政的稅收減免,國有企業和大型民營企業奉命採取讓利降價、減租等一系列應對措施。短短8天內,央行累計向市場提供近2.6兆元人民幣的流動性。

「集中力量辦大事」正是中共體制的優越性,因而在金融動員之後,政府財政和各級地方政府安排近800億人民幣用於疫情防控和復工紓困資金。

面對空前的疫情肆虐,中國龐大的國家機器加大速度與力度運轉,每個機關和每個人民都被編配為抗擊病毒的戰士。中共自傲的體制優越性,是否能攻堅獲勝,正面臨嚴酷考驗;世人都在看,中共能否將體制的優越性發揮到極致,以期將功贖罪,解救全球疫情危機。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