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防疫 五個怪現象

鈕則勳
中國時報

自新冠肺炎爆發以來,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操作到位加上民眾配合,台灣防疫確實可圈可點,但防疫過程中卻也出現一些怪現象,可說是「眾神滿天人朝拜、醫療外宣誰能敵、網軍出征成日常、玉蘭花價拉新高、府院高層喜自勝、藍軍反成空氣人」,讓人五味雜陳。

「眾神滿天人朝拜」是第一個怪現象。陳時中指揮控制疫情,行政院政務委員唐鳳建構口罩2.0版制度,當然都值得肯定,然而各界的崇拜似已將其神化而不可逆其意旨,陳時中質疑世界衛生組織及其祕書長譚德塞被讚爆,柯P不「順時中」被罵翻,連靠著「時中光環」續任閣揆的蘇貞昌都被小英讚為「護國院長」。一時間,台灣眾神降臨、互相軒邈,小民只能朝拜,鮮少有批評或質疑空間,在民主國家中確實奇怪。

「醫療外宣誰能敵」是另個弔詭。政府藉防疫之效進行捐口罩的人道援助或國際宣傳無可厚非,確也收到西方國家政要的感謝及支持台灣加入世衛,一時間台灣在國際上的討論度爆表,或有人認為能一舉打臉北京、加入世衛;但國際政治是現實的,台灣加入世衛的期待愈高可能導致失望愈大,若最後只能以「仇中、反陸」當作減低失調之法,恐只會淪為「義和團式」自嗨而已。

「網軍出征成日常」則是最大敗筆。台灣本藉著口罩援外可建構國際形象、凸顯軟實力等多重功效,外國政府政要能公開感謝固然好,但若是他們無正面回應,或如新加坡總理夫人「Errr」的話,網軍就會像出征譚德塞般,不留情面地加以「指教」,不僅抵銷了政府的人道主義情懷,讓台灣愛心失焦,甚至可能讓受贈國認為我們口罩外援有「司馬昭之心」,想討人情。更甚者如譚德塞反擊的話,我國際形象反會更具爭議性。

「玉蘭花價拉新高」則坐實紓困亂象,更引爆地方與中央的權力較勁。1萬元紓困首日就因大排長龍、填寫資料及檢附佐證等複雜流程引爆民怨,連蘇貞昌都得道歉滅火;更荒謬的是,因為蘇揆特別點出賣玉蘭花、舉廣告看板的人都能申請,搞到不少人搶批玉蘭花來賣,拍照拚紓困,玉蘭花價立刻飆高,讓人瞠目結舌。

但「玉蘭花之亂」只是紓困亂局的冰山一角,因為中央紓困措施的思慮不周,使地方基層公務員人仰馬翻,蘇揆又說了「中央審核、地方免責」的新原則,新北市立刻反守為攻,一日之內就送了9000多件紓困申請書到衛福部,要求速審發錢。中央政府和超前部署的地方政府從防疫到紓困,一路上步調都難一致,紓困亂象更是治絲益棼。

最後是「府院高層喜自勝、藍軍反成空氣人」。對綠軍來說,即便以上現象盲點頗多,但防疫政績仍能盡收囊中;反觀藍軍,立委質詢火力低、部分百里侯待價而沽、罷韓方興未艾,似乎只有扮過諸葛亮的國民黨主席江啟臣一人疲於奔命,作為在野黨,這或許是防疫過程中最無奈的景況吧!(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廣告學系專任教授兼系主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