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奪回阿富汗政權後毒販大發利市

·2 分鐘 (閱讀時間)

(法新社阿富汗郝斯伊瑪達29日電) 雖然阿富汗的經濟岌岌可危處於崩潰邊緣,不過阿富汗南部鴉片市集的毒販說,自從武裝組織塔利班(Taliban)奪回政權以來,他們的鴉片價格暴漲。自8月15日塔利班奪回政權以來,鴉片價格翻了超過3倍。鴉片在阿富汗、巴基斯坦或伊朗加工製成海洛因後,流入歐洲市場。毒販馬遜(Masoom)說,走私的掮客目前以每公斤1萬7500巴基斯坦盧比(約新台幣2850元)的價格向他收購,而塔利班奪回政權前價格只有如今的1/3。在歐洲,市售價格每公克則是50美元(約新台幣1390元)栽植罌粟的澤柯利亞(Zekria)也說價格暴漲,並說他的鴉片價格從塔利班奪回政權之前的每公斤7500巴基斯坦盧比,目前翻漲至每公斤超過2萬5000盧比。天氣變化、安全風險、政治動盪與邊境封鎖都足以影響變動不定的鴉片價格,不過似乎各方都認為,塔利班發言人穆賈希德(Zabihullah Mujahid)上個月的一項聲明造成價格驟升。當時他告訴全球各國,塔利班不會坐視「毒品生產」,不過他還說,需要國際間的支持,栽植罌粟的農民才能棄絕毒品交易。於是禁止罌粟栽植的謠言在坎達哈省(Kandahar)隨即傳開。坎達哈省向來是塔利班的大本營,並且是阿富汗的鴉片製造及毒品走私的根據地擔心遭到報復而冒名澤柯利亞的罌粟農說,由於買家臆測可能會供貨不足,「以致鴉片價格水漲船高」。2000年,塔利班上回執政期間,曾禁止栽植罌粟,並聲稱依據伊斯蘭教法應嚴禁種植,並且要徹底消滅這種作物。2001年美國領導的聯軍瓦解塔利班政權後,即使西方國家挹注數以百萬計的美元推動農業轉型,像是改種植蕃紅花等,但無法遏止罌粟栽植再度猖獗。之後,丟掉政權的塔利班仰賴生產鴉片資助他們的叛亂活動,以對抗美國領導的聯軍。根據聯合國統計,2016年,塔利班的半數收入來自於毒品交易,其後阿富汗的鴉片產量年復一年居高不下,光是去年的產量大約是6300公噸。阿富汗南部的罌粟農說,不可能根除毒品交易。聯合國統計,阿富汗每年因毒品獲利高達20億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