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奪權 在台阿富汗人憂家人處境

·2 分鐘 (閱讀時間)

記者林煜哲、陳姵如、鍾宇皓/台北報導

中東國家阿富汗遭到塔利班奪權,政府存亡危在旦夕,但你知道嗎?距離阿富汗五千多公里遠的台灣,竟然也有阿富汗人,三立新聞獨家為您找到這位,很可能是全台灣唯一一位阿富汗人,而在訪問過程中,他想起還在家鄉的家人,忍不住數度哽咽。

全台灣唯一一位阿富汗人Ajmal,是台灣隊克拉術國家隊外籍教練。
全台灣唯一一位阿富汗人Ajmal,是台灣隊克拉術國家隊外籍教練。

一個箭步放倒對手,身穿藍色道袍,背上還有大大TPE字樣,他是29歲的Ajmal,三立新聞獨家訪問到這位很可能是台灣唯一一個阿富汗人。

台灣隊克拉術國家隊外籍教練Ajmal:「我叫做Ajmal,來自阿富汗,現在我的祖國情況很危急,夾在塔利班和我們政府之間。」

2019年,Ajmal以傳統摔跤克拉術教練身份來到台灣,如今遠在五千公里外的家鄉陷入滅國危機,想起家人命運未卜,男子漢也忍不住哽咽。

台灣隊克拉術國家隊外籍教練Ajmal:「我是家族裡唯一一個可以寄錢回家照顧他們,我真的不知道……」

Ajmal想起家人命運未卜,忍不住哽咽。
Ajmal想起家人命運未卜,忍不住哽咽。

當年Ajmal在家鄉,目睹兩個兄弟被塔利班奪命,自己也受過塔利班迫害,兩年前正好台灣克拉術代表隊尋找外籍教練,阿富汗協會理事得知,就推薦Ajmal來台灣。

台灣隊克拉術國家隊外籍教練Ajmal:「台灣人都對我很親切,在這裡我從來都不覺得沒有家人,大家都對我很好,現在大家都知道情況,台灣人對我真的很好,很照顧我。」

Ajmal曾目睹兩個兄弟被塔利班奪命,自己也受過迫害。
Ajmal曾目睹兩個兄弟被塔利班奪命,自己也受過迫害。

來到台灣後,Ajmal曾經在半夜被宮廟放煙火的鞭炮聲驚醒,詢問之下感嘆,同樣的聲音在家鄉卻有可能奪命,然而Ajmal一家在阿富汗大多擔任公職和老師,甚至還有警察,正好就是塔利班奪權之後清算的高風險職業,只能被迫各奔東西。

台灣隊克拉術國家隊外籍教練Ajmal:「我的兄弟和他的家庭替政府工作,我的姊妹是老師,也替政府工作,我爸爸也是老師,另外兩個兄弟也是警方的老師,他們分散到不同城市保命。」

如今Ajmal已經一年多沒見過家人,就他所知,台灣也只有他一個阿富汗人,雖然在台灣的生活穩定,但祖國前途不明,深邃臉孔也難以遮擋對未來的擔憂。

更多三立新聞網報導
阿富汗副總統反攻!外媒曝「激戰塔利班」奪回一省
台灣不是阿富汗!柯文哲反對趙少康這句:靠自己比較安全
像阿富汗?國民黨總統曾落跑美國!于北辰詳解美援三階段
幕後/面對阿富汗政局唱衰台灣?綠營揭國民黨「可悲」面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