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重新掌權是否會令阿富汗成為恐怖主義避風港

·4 分鐘 (閱讀時間)
外界關注塔利班奪權後,會不會回到過去的極權路線。
外界關注塔利班奪權後,會不會回到過去的極權路線。

塔利班重新進駐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當地民眾湧到機場逃難的畫面,透過媒體傳到世界各個角落,正當政要批評拜登撤軍的決定過於倉卒、輿論關注塔利班會否重拾過去原教主義管治之際,在聖戰主義支持者聚集的阿富汗東北部的庫納爾省(Kunar)和網絡上聖戰主義的討論區,氣氛卻截然不同。

對於這些聖戰主義支持者,美軍撤出阿富汗、讓塔利班在20年後重返喀布爾,大大增加了他們的士氣。

對他們來說,塔利班重新掌權,意味著該國許多陷入無政府狀態的地區,可以再次成為他們的藏身之所。對極端組織伊斯蘭國的武裝份子來說,他們失去了伊拉克和敘利亞的據點,現在可以把基地轉移到阿富汗。

同時,西方的政客和軍事將領也警告,「基地」組織(又譯阿爾蓋達)強勢回歸阿富汗是「不能避免」的事情。

英國首相約翰遜出席一個緊急危機會議後說,西方國家必須團結一致,令阿富汗不會重新成為國際恐怖主義的避風港。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周一(8月16日)也呼籲安理會要「用盡一切方法遏止阿富汗的全球恐怖主義威脅」。

但塔利班重新奪權,必然意味著阿富汗會變成「基地」組織的基地,然後變成針對西方國家發動襲擊的跨國恐怖主義平台嗎?

這個也不一定。

塔利班掌權時殘害自己的人民,同時為拉登領導的"基地"恐怖組織提供庇護。
塔利班掌權時殘害自己的人民,同時為拉登領導的「基地」恐怖組織提供庇護。

「恐怖主義大學」

塔利班1996至2001年執政時,阿富汗幾乎被世界孤立。全球只有沙特阿拉伯、巴基斯坦和阿聯酋承認塔利班的地位。

塔利班掌權時殘害自己的人民,同時為拉登領導的「基地」恐怖組織提供庇護,而這個組織策劃了9/11襲擊,造成3000多人死亡。

同時,全世界約2萬人到當地接受訓練,學習如何發動致命的襲擊,外界稱當地為世界的「恐怖主義大學」。

到今天,雖然塔利班不是透過選舉取得執政地位,他們仍然視自己為「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Islamic Emirate of Afghanistan ) 的合法執政者,這是他們1996至2001年管治期間阿富汗的正式名稱,而他們也想要一點國際地位。

倒台的阿富汗政府過去20年充斥著貪腐、内鬥和浪費,塔利班已經顯示他們希望把自己打造成重建秩序、平靜和權威的象徵。

卡塔爾談判期間,外界已經向塔利班的代表表明,他們要得到這種認可,必須完全與「基地」組織劃清界線。

塔利班早前聲稱他們已經有這樣做,但聯合國最近公開報告指這其實是謊言,因為雙方透過部族和通婚,早已建立十分緊密的關係。

塔利班過去一個多月閃電拿下阿富汗期間,外界多次目擊有「外國人」與塔利班的武裝份子一起戰鬥。

同時,雖然塔利班的談判代表和發言人多次強調會以溫和方式行事,但部份前線武裝份子卻仍然以殘酷方式進行許多復仇行動。

8月12日,當塔利班仍然未拿下首都喀布爾時,美國駐當地大使館的代辦已經在社交網站批評,塔利班談判代表在多哈的說法,與他們在巴達赫尚省(Badakhshan)、阿茲尼省(Ghazni)、赫爾曼德省(Helmand)和坎大哈(Kandahar)的做法完全不一樣,又警告說「以暴力、恐懼和戰爭奪取權力只會招致國際孤立」。

與「基地」組織和所謂「伊斯蘭國」的接觸

塔利班旨在以他們自己對伊斯蘭法律解讀的方式,管治阿富汗,他們沒有嘗試擴展自己的管治範圍,但「基地」組織和所謂的「伊斯蘭國」的武裝份子就不一定這樣想。

而即使塔利班想管控這些武裝份子,阿富汗也有部份地區偏遠得根本不可能監控他們的活動。

亞太基金會的薩吉揚·戈赫爾(Sajjan Gohel)認為,塔利班目前有200至500名武裝份子在庫納爾省(Kunar),這個數字可能會增加。

他指出,塔利班拿下庫納爾省有很大的戰略意義,因為它的地勢險要,也有密集的樹林,「基地」組織已經在那裏建立了據點,「也將會希望擴展自己的勢力」。

塔利班領導架構
塔利班領導架構

如果發生這種情況,那麼西方遏制它顯然會困難得多。在過去的20年裏,西方嚴重依賴阿富汗情報局的線人情報網絡,加上美國、英國和阿富汗特種部隊的快速反應小組,來對付「基地」組織,但這種方法不再可行。

如果美國能找到這些恐怖份子的訓練營,美國大槪頂多只能在遠距離以無人機或導彈發射攻擊,情況與1998年針對拉登的攻擊一樣,但當時沒有擊斃拉登。

戈赫爾認為,對局勢有最大影響力,大槪是看看巴基斯坦當局能否防止外國武裝份子取道該國前往這些訓練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