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重返阿富汗 網紅被迫逃亡噤聲

·3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央社香港20日綜合外電報導)薩迪卡(Sadiqa Madadgar)的社群媒體帳號,看起來和其他成功的阿富汗年輕網紅沒什麼區別,直到塔利班闖進首都喀布爾(Kabul),顛覆了她的夢想。

法新社報導,塔利班重返,在阿富汗的社群媒體掀起驚滔駭浪。知名網紅不是銷聲匿跡,就是逃亡,居民和活動人士則是倉促刪改他們的網路痕跡。

薩迪卡因為參加實境選秀節目「阿富汗之星」(Afghan Star)而走紅,以令人驚艷的歌喉和平易近人的鄰家女孩形象獲得喜愛。

身為虔誠的穆斯林,22歲的薩迪卡戴著頭巾。她日常上傳影片,在YouTube有2萬1200人訂閱,Instagram也有18萬2000人追蹤。

她的影片內容包括邊笑邊切西瓜,還有在咖啡廳唱歌,朋友在旁以吉他伴奏。她最近還去了塔利班的精神發源地坎達哈(Kandahar),上傳了和女性朋友一起吃比薩的影片。

14日,薩迪卡公然在Instagram發布了她的第一則政治性貼文。

她寫道:「我不想要在網路上表達我的痛苦,但我真的受夠這一切。當我看到這片土地、我的故土在我眼前慢慢被摧毀,我的心碎成一片片。」

隔天,塔利班攻入喀布爾,薩迪卡不再發文。

數以百萬計阿富汗年輕人,尤其是女性與少數信仰者都憂心,過去在網路發布的內容,可能會讓他們有生命危險。

幾乎沒有人能夠忘記,塔利班上次在1996至2001年執掌阿富汗時期,實施極度保守的伊斯蘭律法。

女性被禁止參與公眾生活,女孩無法上學,娛樂活動被禁止,並實施石刑等嚴酷懲罰。

阿伊達(Ayeda Shadab)是許多阿富汗年輕女性的時尚指標,在Instagram有29萬名追隨者,TikTok有40萬名。她在喀布爾開設高檔精品店,每天都會穿上到貨的最新服飾,拍照上傳網路。

對於塔利班將會如何對待她這種時尚女企業家,阿伊達並不心存幻想。

她最近接受德國第二電台(ZDF)訪問時說:「如果塔利班拿下喀布爾,像我這種人將不再安全。像我這種不戴面紗、有工作的女性,他們無法接受。」

阿伊達十分恐懼塔利班復辟,導致她必須逃亡。她最近告訴追隨者,她已經搬到土耳其。

但有些人則沒那麼幸運。

19歲的安瓦利(Zaki Anvari)是知名足球員,效力於阿富汗國家青年足球隊,常在社群媒體上傳時尚自拍。

阿富汗運動總會19日證實,安瓦利是試圖攀附美國軍機逃離喀布爾,結果從高空摔落的死者之一。

臉書遵從活動人士、記者與民間社會團體的建議,宣布一項新安全措施,讓阿富汗用戶能迅速封鎖帳號。同時擁有WhatsApp和Instagram的臉書也表示,將成立特別運作中心,「以應對浮現的新威脅」。

美國倡議團體「人權至上」(Human Rights First )以普什圖語及達利語發布教程,指導阿富汗人刪除他們的數位歷史紀錄。「人權至上」也給香港與緬甸的活動分子,發布過類似教程。(譯者:戴雅真/核稿:徐崇哲)1100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