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補民怨 第3劑是政治疫苗

·3 分鐘 (閱讀時間)
(本報系資料照片)
(本報系資料照片)

為什麼新冠病毒那麼會變,流行不到兩年,已有不計其數的變異,更有不少已被世衛認定為值得關注的變異株。這樣的變異速度,連流感病毒都自嘆弗如。雖然變異是病毒的特徵,新冠並不具有流感病毒結構上多變異的特性,卻演變出超流感的變異速度,其中必有人類必須檢討之處。

新冠病毒的傳染速度適中是變異關鍵,傳太快會很快形成群體免疫,沒有時間產生突變。傳太慢傳播速度很快就會減緩,甚至傳不下去,也就不容易產生變異。以後的科學家應該記取此次新冠的教訓,再碰到類似狀況,就能在事件發現之初成功的預測走向。

除此之外,富國的自私心態與不尊重疫苗倫理,更是催化新冠病毒變異的最大幫凶。疫苗倫理的想法起自於疫苗工業是個高科技,只有高度發達國家才可能擁有。但需要疫苗的國家往往都是貧窮而沒有自行生產研發疫苗能力的國家。發達國家即使有技術,有財力,也不會為了窮國而去生產疫苗,除非是傳染病已到家門口了。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伊波拉病毒疫苗,美國早就有了,但就是不宣布,也不會去量產。美國知道只要手中有了疫苗,就會「懷璧其罪」。窮國不會向你買,反而會向你要,不給就是為富不仁,所以乾脆不要有,等傳染病入國門再亮劍也不遲。

我常譏笑台灣造不出腸病毒疫苗,就是因為美國沒有腸病毒流行,台灣何不組個小朋友的腸病毒旅行團去美國交流一下,台灣就能很快有腸病毒疫苗了。這也是標準的疫苗倫理學所衍生出的問題。

這次新冠疫苗也是如此,富到流油的國家疫苗多到「朱門酒肉臭」,哪管得窮國死了多少人。這會造成群體免疫的分布極度不均,在一個又有病毒又有群體免疫壓力的地區,就很容易篩檢出免疫逃脫的變異株。唯有全世界齊一步調,均勻而快速地鋪陳疫苗才有辦法阻絕新冠病毒的變異,否則很容易會從免疫不均的地方冒出變異。這次的變異株疫情都是從相對不富裕的國家冒出來,就是病毒對違反疫苗倫理的反撲。

這也是世衛組織不只一次的痛罵發達國家霸占疫苗,以及到現在都沒有同意第3劑新冠疫苗接種的原因。

第3劑疫苗在發達國家根本就是政治目的,面對Delta及Omicron需要的是針對變種病毒的二代或三代疫苗,在世衛組織還沒有訂出二代及三代疫苗的緊急授權標準時,二、三代疫苗的研製肯定趕不上病毒變異的速度,富國只好用第3劑疫苗來填補民怨,所以根本是政治疫苗。

變種病毒是免疫逃脫所造成,現有疫苗不管打幾劑,新變種病毒依然會逃脫。就好像要防止今年的流感,打再多劑去年的流感疫苗都無濟於事。台灣決定要打的第3劑疫苗,也只不過是跟著富裕國家打腫臉充胖子的炫富行為。如果台灣的第3劑疫苗是買來的,應該把它捐贈給較不富裕的國家,協助他們提升疫苗覆蓋率。絕對比放在台灣,給沒有用的第二類族群,打上沒有用的第3劑疫苗來的更有意義。

(作者為中華民國防疫學會理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