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犯罪現場清潔員:我來,我工作,我消失

端傳媒記者 蔣珮伊 綜合報導

「血都流到哪去了?」

「它們被清理乾淨了嗎?」

「怎麼清理的?」

這些問題是塔維拉(Donovan Tavera)青春期時最在意的事。12歲的一個週六下午,塔維拉家附近發生一起車禍,他看到死者躺在墨西哥玉米捲餅攤旁,血汩汩流進排水溝。自此,這些問題就不斷在塔維拉心中盤旋。

他試着向父母追問,直到父親終於不耐煩朝他大吼,他也還是沒得到滿意的答案。車禍隔天,捲餅小販用肥皂水清洗血漬,到中午便恢復正常營業。人們就站在屍體曾經躺着的位置大啖玉米捲餅,沒有任何儀式,這事好像就此隱形一般,塔維拉覺得很難過。

「我決定,就算沒有任何人在意這些事,我也要來關注它。」

他把整個青春期耗在圖書館與自家車庫中自學死亡的過程、屍體的變化及法醫使用的藥物等。17歲時,當他用自己研發的配方消融了自己製造的假血時,他知道,他有當犯罪現場清潔員的潛力。

當時在墨西哥,幾乎沒人聽過這項職業;事實上,即便43歲的塔維拉如今已成為首位獲得政府認證的犯罪現場清潔員,真正重視這件事情的人也不多。

自學研發370種犯罪現場清理配方

清掃犯罪現場時,Donovan都會佩帶隔離面具。
清掃犯罪現場時,Donovan都會佩帶隔離面具。

在塔維拉由雜物間改裝的實驗室裏,他為清除謀殺、自殺、火災及棄屍等不同現場的痕跡,發明了高達370種化學配方,並不斷改良。塔維拉解釋,其他的清潔公司或家庭清潔工只用漂白劑和水清理現場,客戶也相信這樣就夠乾淨。但在塔維拉看來,這是欺騙。因為即使污漬與氣味消失,假使沒有使用其他化學洗劑加以處理,現場仍可能有結核病、愛滋病、肝炎等疾病的傳染風險。

我到現場前會先問發生了什麼、屍體在哪……

詳原文:墨西哥犯罪現場清潔員:我來,我工作,我消失

其他推薦文章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