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當不成英雄變狗熊,韓國瑜的兩個選擇

夏珍
風傳媒

「從哪裏跌倒,就從哪裏站起來」,是一句勵志名言,這句話的反面調侃是:「在哪裏跌到,就在哪裏躺好。」敗選之後的高雄市長韓國瑜回歸「市政」,毫無疑問,他只有兩個選擇:一是咬牙站起來,二是就地在高雄躺下!

這不是笑話,而是韓國瑜艱難而真實的處境,畢竟罷免案在大選前已經向中選會遞出第一階段連署,只要中選會在二十五日內審查並公告,農曆年前大概就可以確定罷免案是否可以通過第一階段的提議;依法兩個月之內若完成第二階段連署,再經過四十天的審核與補件,五二0蔡英文總統歡喜連任就職的同時,韓國瑜在五、六月,就要碰到他政治人生的最困難的一場硬仗─重新開始,或者宣告終結。

中選會有程序駁回的空間,但缺少依法行政的勇氣

政治,不能期待對手的仁慈,選前選後說要「擁抱對手支持者」的蔡英文,面對「罷韓案」,輕描淡寫說「尊重高雄市民的決定」,聽在韓國瑜支持者耳內,或許刺耳不已,但就法論法,罷免案不是民事官司,既已進入法定程序,就不可能說撤案就撤案,除非第一階段連署書經中選會審核不合格數太多,以至未通過連署門檻;或者中選會法令解釋,認為第一段連署遞交日在韓國瑜就職滿周年的隔日送達,有違「罷免案一年內不得提出」的法律疑義(三萬連署書不可能在就職隔日數小時內就完成),予以程序駁回。

第一種可能性不高,因為罷免行動早在韓國瑜就任市長不到兩個月就啟動,可謂做足了準備;第二種則是透過法律程序要件的認定予以駁回,形同中選會創下「一年內不得罷免」的解釋例,未來所有公職罷免都得在就任一年後才能展開,中選會若依法行政,這是符合常識與法律意旨的決定,也確定未來任何選舉,不能出現輸不起的「報復式罷免」。

不過,因落選安排而出任中選會主委的李進勇,有沒有「依法行政」得罪總統府秘書長陳菊愛將尹立(罷免發起人)的勇氣?不無疑問;其次,民進黨蔡政府三年八個月帶給人民痛苦根源之一,就是為了權力、為了政黨利益,蒸發了「依法行政」,看不出權力格局不變的民進黨蔡政府,會一夕權力性格丕變,畢竟「控制選務機關」本來就是「行政獨裁」的關鍵步驟之一,就像「掏空司法獨立」也是獨裁者必行的途徑。

20191218-中選會18日舉行不分區政黨票號次抽籤,主委李進勇致詞。(盧逸峰攝)
20191218-中選會18日舉行不分區政黨票號次抽籤,主委李進勇致詞。(盧逸峰攝)

中選會有「罷免案一年不得提出」的程序駁回空間,但不符合民進黨利益。(盧逸峰攝)

「韓流」雖在,却完美演示水可載舟亦可覆舟

中選會、李進勇會做出什麼審核結論?以司法院長許宗力為借鏡,大選結束後,許宗力借由司法節慶祝活動,對監察委員動輒以個案干預找司法官的麻煩說了重話,「一旦司法不再能公正審判及保障少數,憲政民主無異於僅剩下空殼,民主台灣與威權政體的分野也已無聲地消融了。」接任中選會即以「註銷民進黨籍」宣示選務中立決心的李進勇,會不會繼許宗力之後,成為捍衛民主與選務中立獨立的第二棒?值得觀察,韓國瑜却不能抱持期待,畢竟「敗軍之將,何以言勇」,「罷韓」不是陰謀而是陽謀,從他動念選總統前,就已敲鑼打鼓公告周知。

決定市長直奔總統,韓國瑜選擇一條跌宕起伏的道路,就應該做好成與敗的沙盤推演,但選得如此艱困,可能超過他的預期,被「韓流」頂上高峰的滋味如此美妙熱鬧,讓他忘了曾經墜落的滋味異常難挨;選舉本有輸贏,但選到大敗收場,可能不在他的準備之中,波濤淘湧的「韓流」因他而起,他怎麼可能預期在「韓流」中滅頂的人會是他自己?「韓流」依舊在,却完美演示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的兇險。

選舉已經結束,韓國瑜的戰役却還沒結束,自有選舉以來,沒有一個公職參選人像韓國瑜,一選就長達兩年!從二0一八年年中選市長,要到二0二0年中通過罷免考驗,他才能穩居市長之位。

市長選舉拿到八十九萬票的韓國瑜,在總統大選的高雄市只拿到六十一萬票,蔡英文在高雄得票近一百一十萬票,民進黨區域立委的總和近九十四萬票,民進黨加基進黨的政黨票超過七十萬票,隨便哪一個數字,都超過罷免門檻的五十七萬票,而根據最新民調,高達五成三的高雄市民贊成罷免韓國瑜,這是多大的危機?韓國瑜的危機,却是民進黨清理戰場的絕佳時機,民進黨豈會輕易鬆手?

韓國瑜投票前二日的凱道造勢聲勢浩大,卻也嚇出小英的選票。(顏麟宇攝)
韓國瑜投票前二日的凱道造勢聲勢浩大,卻也嚇出小英的選票。(顏麟宇攝)

韓國瑜投票前二日的凱道造勢聲勢浩大,卻也嚇出蔡英文的選票。(顏麟宇攝)

為柯文哲侯友宜掩護砲火,狗熊也可以是悲劇英雄

韓國瑜在極有限的三個月內的兩階段目標:第一,在第二階段連署完成前,他要以實際行動證明他專注於市政的努力,還要卯足全力抵擋民進黨議員的議會質詢火力,以降低高雄市民支持罷免的比例,讓罷免團體拿不出三十萬連署書,這個任務達成機率近乎零,因為民進黨只需「低度動員」就不會拿不到足夠的連署書;第二,指望罷免投率票正常的低,而非異常的高,這個任務要達成還要看民進黨是否在最後關頭能否「高度動員」失效。

民進黨如此急切地想拿回他們視為禁臠的高雄市,更急切地企圖殲滅「韓流」於二0二二年地方選舉之前,以逆轉二0一八年底九合一的敗績,確保二0二四大選「持續執政」的勝算,韓國瑜就是他們動員操兵的箭靶,總統選舉結束,「黑韓」却不會結束,沒有選舉,民進黨不成黨,沒有韓國瑜,民進黨就沒這麼激昂的鬥志。

韓國瑜繞了一大圈,以敗選證明專心地把自己鎖在高雄,才是最好的選擇,但是,人生沒有後悔藥,選舉沒有回頭路,他扛起了國民黨,但獨木難支大局,最終國民黨和他相互壓垮,英雄一夕變狗熊;但混身中箭成刺蝟的韓國瑜,某種程度也為民進黨的「次假想敵」雙北市長柯文哲和侯友宜,或其他可能冒出頭的六都市長人選掩護砲火,讓民進黨分不出手來對他們太早施展暗黑戰術,狗熊依舊可以是英雄─雖然挺悲劇的。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風評:八百萬民意為後盾,蔡英文需要權力的節制
相關報導》 風評:政黨靠民意滋養,國民黨不能被歷史綑綁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