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匯探搜-擺脫不確定因素 英鎊2020升勢不淡

?豐(台灣)商業銀行財富管理業務管理部資深副總裁 曾詩如

工商時報【?豐(台灣)商業銀行財富管理業務管理部資深副總裁 曾詩如】

回顧2019年,全球外匯市場的兩個關鍵主題是政治協議的主導作用和央行的鴿派轉向。全年以來,許多重大消息皆與「中美貿易談判」和「英國脫歐」兩大議題相關,高度的不確定性導致市場對經濟前景與相關貨幣的看法不定。面對經濟增長前景低迷和不確定性,主要央行紛紛以降息應對。

觀察今年主要貨幣走勢,美元全年大致呈現上升,而歐洲由於經濟情況掙扎,導致歐元下跌;中美之間針鋒相對的貿易談判亦反映在美元兌人民幣匯率中。

美元有望續保強勢

甫結束的美國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會議結果沒有給匯市帶來任何意外,目標政策利率維持在1.50∼1.75%不變,聯準會主席鮑爾(Jerome Powell)亦提出與以往類似的政策前景。

依當前情況,與其他十國集團(G10)貨幣相比,美元持有者仍能獲得更高的收益率。因此,儘管市場再次預測明年美元將會下跌,但我們認為目前沒有因素可以促使我們改變美元將保持強勢的觀點。

經濟難起色 歐元承壓

今年初以來,歐元兌美元下跌,目前接近我們的年底預測1.10。與此同時,歐元區令人失望的經濟數據持續提醒外匯市場:與美國相比,歐元區經濟成長乏力。

在歐元區出現明顯的經濟復甦跡象前,我們很難看到歐元反彈。數據持續走弱的趨勢,讓市場很難再提高對寬鬆政策預期,並無正面消息能中和經濟下滑的陰霾。因此,歐元區持續的負面數據可能會進一步令歐元受壓。

此外,歐洲央行似乎已盡其所能重振經濟。若歐洲經濟持續低迷,明年我們可能會看到央行實施更多非傳統的經濟刺激方案。

英國近期的大選由保守黨占多數席位,此後英鎊兌美元亦明顯回升,顯示選舉結果應已消除任何反映在英鎊匯率中的短期政治風險。就脫歐議題來看,此次選舉後,英國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將能夠續行先前談判達成的協議,英國將於2020年1月31日按照這些條款退出歐盟。

在不確定性因素的消除之下,我們認為英鎊兌美元長期公允值的區間底部1.35應有撐(見圖),並預計未來幾個月英鎊將有明顯的升值空間;此外,經歷多年的政治因素主導匯率,英鎊未來的表現將再次轉向受週期性因素主導,因此投資人應特別留意其企業和消費者信心數據,以及採購經理人指數的趨勢。

澳幣匯價 預期仍疲軟

觀察技術面,澳幣兌美元從2018年第一季的0.81穩步貶值的趨勢依然存在。然而,自8月以來,澳幣並沒有創新低,只是在0.67至0.69之間徘徊,平均匯率約落在0.68。

就當前基本面來看,我們認為2020年澳幣兌美元匯率將保持疲軟,在0.68附近徘徊。國內消息方面,澳洲政府對財政刺激的預期可能會令人失望,而澳洲央行可能進一步實施量化寬鬆,進而對澳幣產生不利影響。

然而,近期有跡象顯示,澳洲房價正在迅速上升,目前雪梨和墨爾本的房價相較2019年年中的低谷上升達9%。此趨勢可能將導致家庭消費回升,降低澳洲央行進一步放寬政策的必要性─這也讓澳幣前景變得較為複雜與難預測。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