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商龍頭花旗 退出13國市場零售業務

台北市 / 綜合報導

財經專家丁學文的專欄,今天要一塊兒來關注的是,在全球將近五十個國家和地區,設有分支機構的花旗銀行。花旗銀行這個(四)月15號宣布,將退出包括台灣在內,歐亞中東及北非等,13國的市場零售業務。花旗銀行早在1964年就來到台灣,這個動作代表什麼意義,聽丁學文來解讀。

幫你讀懂全世界,各位觀眾大家好,我是丁學文,今天我們要談的議題,對於台灣的金融界,尤其銀行界,肯定是一個非常大的消息,那就是4月16號,CITI BANK花旗銀行突然宣布,要關閉包括歐洲,中東非洲和亞洲的,13個消費金融市場,為什麼這個新聞,對台灣來說影響很大,只要在台灣的金融市場待得夠久的,都知道台灣的金融板塊,其實變化很大。

其實從2、30年前,在敦化北路民生東路的外商圈,慢慢移到敦化南路,現在所有的金融業,幾乎都在信義計畫區,不過你看到,外商銀行的招牌越來越少,可是呢到今天為止,台灣的金控裡面很多的高管,尤其是一些大型的,包括富邦中信金控,他的董事長幾乎都是所謂的花旗寶寶出生的,而在台灣長大的人,幾乎很多手上都有一張花旗銀行的信用卡,所以花旗銀行退出台灣,對台灣來說,確實有滄海難為水的一個很深刻的感覺。

可是我們認真去看,其實它新的CEO,是在去年10月接任的,她的名字叫JANE FRASER,那她在接任的時候,我曾經在《倫敦金融時報》上面看到一篇文章,有一段話寫得非常有意思,他說呢其實花旗銀行新的CEO,現在面臨了花旗銀行,從一個美國最強的銀行,變成不是最強的銀行,本身就是一個很有趣的事,而新的CEO最大的任務就是要把花旗銀行,變得比較BORING比較乏味,而它過去歷史留存的東西,正是這個CEO,之所以任務很艱難,但是又不得不去做的一個最大的挑戰。

所以我們知道花旗銀行過去,發展其實包袱很大,曾經美國在推動,美國企業的全球化的時候,花旗銀行扮演非常重要的一個EMISSION ARM,就是金融的臂膀,不論是在資金管理,在投資銀行,甚至在所謂的現金管理上面,花旗銀行對美國的意義都很大,可是隨著2008年的金融風暴,我們也看到花旗銀行,這種所謂的金融MARKET,超級市場的方式,也帶來了很多不穩定的風險。

以今天來說,我們看它最大的競爭對手,包括BOA美國銀行,還有J.P.MORGAN,它一樣都是以投資銀行為主軸,但是本體上還是零售,可是跟這兩家競爭者比起來,他們基本上主力大部分在國內,美國國內,可是花旗銀行是分列在全世界,看起來很美,可是呢以全球的基金經理人來看,它的ROE就是股東報酬率,相對於其他兩家就很低,只有12%,J.P.MORGAN17%,BOA15%。

所以對於這個新的CEO來說,她最大的挑戰,其實是在資產負債表上面,要做減法,然後我們再回頭看,JANE FRASER的背景,大家都知道她待過麥肯錫,她待過高盛,雖然學歷很高,是劍橋加上哈佛的畢業生,不過這樣背景的人,她基本上的邏輯就是,我怎麼把花旗銀行,變得比較漂亮,所以她有兩個機會去做,第一個把它的規模做更大,像J.P.MORGAN跟BOA一樣,可是這是更難的工作。

第二個,就是我要做一個結構的重組,而結構重組裡面,因為它在其他國家的零售,橫向的協同相對沒那麼強,可是成本相對比較高,股東報酬率帶來的比較低,所以在資產負債表,或者是一些業務上面去做減法,就情有可原,那當然很多人對這個事情,短時間之內情感上不能接受,不過以全球競爭來說,也突顯了花旗銀行CITIBANK,在亞洲碰到了很大的困境,我們看到中國的股份制銀行,跟國有銀行越來越厲害,我們看到印度,對於外資銀行的限制越來越多,所以這對花旗銀行的,在亞洲的布局都會很辛苦。

當然也不是所有的外商銀行,都放棄亞洲,我們看到HSBC公開宣布,它要以大陸為主軸繼續發展,我們看到新加坡發展銀行DBS,也公開宣稱,它要進入印度併購銀行,所以亞洲其實進入了另外一個,銀行廝殺的十字路口,而很多人也給花旗銀行,很多的建議,包括他說也許數位銀行,是花旗銀行的一個機會,可是數位銀行的成本投入,是很大的,它的風險也是很高的,這個賭局能不能成功,其實我們要觀察。

另外在3月底,我們也看到花旗銀行,發布了一個所謂的加密貨幣,尤其是比特幣的推廣報告,因為裡面出現了很多瑕疵,還有錯誤,很多人也對這個轉型,其實抱以質疑,那當然對台灣來說,現在很多人都在關心,CITI BANK會怎麼退出台灣,有很多笑話,有些人說,我貸款是不用還了,有人說有我的信用卡,是不是要剪卡。

其實我覺得大家都不用擔心,因為金融業的退出市場,它必須會對客戶做很好的安排,因為它最大的資產就是客戶,現在台灣的市場有很多的傳言,那最多的傳言是說,應該以它的淨值,還有相對於台灣金控的股價來說,它的價值應該有500億新台幣,不過這個東西眾說紛紜,大家最關心的是,它的高端財富管理會不會再賣。

第二個台灣可不可單獨買,而這些東西其實都是猶未可知,不過我想對於花旗銀行退出台灣,也代表金融的一個時代的逝去,和新的金融時代的來臨,台灣的金控,要不要以花旗銀行退出,做一些案例分析,去思考一下自己的戰略規劃,我想是台灣所有金控老闆,都要面對的嚴重問題,以上就是我今天要大家分享的,有關花旗銀行退出台灣的分享,希望大家喜歡,我們下次見。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