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推移不走大潭海象 三接遷址才多能贏

蔡雅瀅
·5 分鐘 (閱讀時間)

前環保署副署長、律師詹順貴提議將中油三接由原址往外海推移,以減少礁體浚挖量;行政院長隨即指示經濟部就外推方案進行評估,被外界解讀為政府向環團釋出善意。然原址外推真能解決三接選址不當的問題嗎?

三接選址大潭(觀塘),除生態爭議,還有海象惡劣問題。早在1994年,中油評估桃園觀塘冬季海象不佳、潮差過大,安全操作日數過短,而與東鼎拆夥。中興大學環工系莊秉潔教授曾分析:觀塘位於台灣海峽北部最狹窄區域,海上風速大;如供氣不順,冬季空污嚴重時,反需啟動老舊燃煤電廠;並指出:觀塘港、台中港、麥寮港風速常「同時」大於12 m/s,而台北港風就小了許多;防波堤只能擋浪、不能擋風,建議放棄觀塘案。

去(2020)年3、11月中油工作船2度擱淺,並因海象惡劣,5度撤離到台北港避風浪(避難次數計算至去年10月27日止)。大潭惡劣的海象不會因原址外推改變,遷離才能另覓安全場址。

再從生態保育角度,「原址外推」僅能減少直接浚挖礁體的數量。但外推後,垂直海堤增長,突堤效應影響範圍變大,北側白玉藻礁與南側觀新藻礁野生動物保護區面臨的威脅加大;平行海堤阻斷海洋生物生活史,使須靠漲退潮移動的幼生、孢子受到嚴重影響;人工構造物改變波浪、沿岸流、泥沙輸送;持續性的棲地破壞、行為干擾、水下噪音等問題,也不會消失。

2017年立委吳玉琴質詢三接是否有替代方案?當時台電副總經理陳建益表示:大潭未來9個機組的發電計畫中,台電預計共需要約900公噸的天然氣,這些量也都還可以由台中現有的接氣站來充分供應。而三接目前尚未啟用,大潭電廠7部機組已在運轉中,既有機組理當不受三接遷址影響。

今年12月27日運轉執照到期的核二廠一號機,因用過核燃料貯存問題,目前降載發電,預計將於今年6月提前停機,亦係三接可啟用前就會發生的事,不應受三接遷址影響;而核三廠一號機目前大修停機中,也未因此發生電力不足問題。

去年10月,經濟部次長曾文生曾公開表示:夏季尖峰太陽光電發電效率可超過50%,過去尖峰發電主力燃氣機組可「全部半蹲」,未來會從投資發電設備,分流到儲能及調頻。而今年3月,台灣環境規劃協會理事長趙家緯所撰《台灣粉紅風暴、藻礁公投,為何專業決策沒在專業機制中解決》,亦指出能源局與台電的備容量預估方法,假設太陽光電在尖峰時刻僅25%可發電,忽略實際監測結果可達50%以上,認為2023年太陽光電裝置容量達到1300萬瓩,尖峰時刻多出的發電能力,為大潭兩部機組淨尖峰能力的1.6倍,分析三接異地興建,不致導致台灣缺電。況一年8千多小時,用電量較高的尖峰時刻,約僅占200小時,工研院院長劉文雄曾呼籲:台灣沒必要為了這2.5%的尖峰用電,蓋新的發電廠,要透過儲能、節能或需量反應等,解決尖峰用電需求。

三接遷址短期或許會延緩「燃煤轉燃氣」的減煤進程,但長期可促使天然氣接收站蓋在安全地點。避免空污季(冬季)大潭受海象影響,空有接收站,卻無法順利供氣,仍得燒煤。學者專家已提出節能、再生能源等措施替代方案;及台北港、林口港、麥寮港等多個遷離大潭的既有人工港場址替代方案。其中,中部環團提出的麥寮港替代方案,可直接在中部推電廠及其他工業鍋爐燃煤、燃油轉燃氣,就近改善當地空污,又不影響政府規劃的能源配比。

三接遷址的過渡時期,可先在其他既有人工港口,設置不必填海造地,可快速完工的浮動式接收站(FSRU),縮短影響期間。台電就第四天然氣接收站,已規劃前7年採浮動式接收站;中油天然氣事業部副執行長賴顯偉、主任李皇章《浮動式LNG接收站FSRU發展與應用》報告,亦指出:「FSRU發展已超過30年,在技術、規範、改裝及建造上均已發展非常成熟…本公司目前正規劃於台灣北部興建第三座LNG接收站,時程約需8~10年,即完成時程最快約在2012~2013年,而台電公司大潭電廠新增用氣需求時程約從108年開始,其間約有4~5年差異,因此,FSRU方案應值得進一步評估其可行性,以作為緊急應變方案之一」。

「原址外推」移不走大潭海象,將三接遷離生態資源豐富、海象條件惡劣的大潭藻礁海岸及海域,才能真正解決問題。過去中油一再拒絕各種替代方案,浪費許多原可盡早遷址的時間。盼政府及早評估三接遷離大潭,創造生態與能源的多贏局面。

※作者為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專職律師

更多上報內容:

422地球日談環保藻礁 蔡英文將與環保團體正面溝通

【藻礁公投】中油盼第三接收站如期興建 降低天然氣超載風險

麥寮接收站為大潭三接備案? 台電:三接為目前唯一可行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