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藉移工都有自己的人生悲愁故事

·3 分鐘 (閱讀時間)

「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語出《老子》。最高境界的善行就像水的品性一樣,澤被萬物而不爭名利。

此周救助工作,仍是在疫情嚴峻中進行,訪案都得做好全身安全防護。訪一案覺得同情,是一位逃逸外籍女移工。

她是一位單親媽,在家鄉有個國中孩子,托交娘家母照顧,她隻身來台做看護工、照顧生病重症患者,來台曾先顧兩位老人家、雇主都對她不錯;後來她照顧一位重殘孩子,遇到不好女雇主,後來她忍受不住,只好逃離雇主家,成為打黑工的逃逸外勞。

但沒多久,她病了、就醫查是子宮頸癌,她想回家鄉,就先自首,但沒想到,前雇主控告她惡意遺棄,讓她因官司被限制出境,她因為面臨訴訟出庭無法返鄉,但罹癌病痛卻因無健保資格又沒錢醫病,拖延惡化成第四期,若要化放療、每次都是好幾千元的自費治療,她苦愁無錢治療抗癌,又一時回不了家鄉。

我與正協助她的社工在收容單位探訪,協力人道救援;問她打算,她說,想回家,但疫情嚴重,又知回家鄉後沒錢、沒好的醫療資源,或許也是等死,「但至少看到孩子,家人陪在身邊。」

在收容機構,每個將被遣返的移工都有自己的人生悲愁故事。

好奇他們來到這塊土地的時日,心裡覺得這裡的人民,對她/他,是善的多、或惡的多呢?

疫情嚴重,看到幾篇網路PO文寫老人家因病與家人隔離的故事,病故者,得在24小時內火化,為人子女嘆無法見老人家最後一面,無法為亡者告別送終。

這場疫情改變太多我們的生活習慣與日常行為,更多的是仍無盡期的無奈與遺憾,我們恐懼會不會踏進誰的足跡熱區,自己成為下一個無名的案號數字。

此日大事,是六四的32週年、日本相贈的124萬劑AZ疫苗抵台。

有惡冷血無情如當年槍彈今攔疫苗;有善互挺送暖如昔日賑災今贈疫苗。

本日我們永遠不會謝謝中國。

本日謝謝日本。

要與好友相約,等疫情解封後,一起去日本吃喝玩樂。

看看東京鐵塔夜景、京都清水寺風情、祇園花見小路、天龍寺菩薩寶相慈悲。

然後,肯定還要喝瓶「上善如水」,甘沁抵心。

自身好酒,對酒向來不會有選擇困難症,有酒、喝就對了。

但記得第一回到日本旅行時,站在百貨超市冷藏櫃前,見識到日本超市酒櫃琳瑯滿目的羅列陣仗,慌了,「這麼多酒,怎麼喝得完?!」、「糟了,今天該先喝哪瓶好?!」、「這瓶好,看來那瓶更好喝!」

後來在日本夏季旅行時養成的習慣,是結束在外玩耍行程、準備回到旅店前、每晚選瓶不同地酒,回旅店後倒進保溫瓶裡、下些冰塊,然後全身泡進冷水浴缸裡,慢慢啜飲、甘冽入喉,身體內外皆冰涼。

對日酒的取名,更覺得有意思,取地名「霧島」、或形酒香「寒山水」或自然風情「雲海」、「櫻顏」,也或有文學隱喻「百年の孤獨」。

某日,喝這瓶「上善如水」,此酒名應是從「上善若水」而來,覺得這名頗適做為酒名,酒味淡雅清甘。

覺得日本,真是愛酒之人好所在,但願長醉不願醒。

【210529-H札記-上善若水】

日本東京。(向高彬)
日本東京。(向高彬)
日本東京。(向高彬)
日本東京。(向高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