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資資金大走山 贖回變現的壓力…爆鍋了?!

魏聖峰╱先探2084期
先探投資週刊

-

【魏聖峰╱先探2084期】

聯準會三月份已經降息六碼、擴大七千億美元的QE政策,卻還阻止不了美股的跌勢,全球股市都跟著美股一起崩跌。現在還缺乏一顆有效藥物治癒新冠肺炎疫情,造成金融市場信心不足,尤其來自於主權財富基金不計價地出清基金部位變現,形成市場流動性不足。為了彌補市場流動性不足問題,聯準會和全球九大央行聯手,保障美元流動性充裕,透過拆款市場、增加貼現窗口、建立TALF(定期資產抵押證券貸款工具)、把貨幣市場流動性工具納入市債券基金,進一步寬鬆市場銀根。

歐美各國疫情嚴峻,已有多個國家進行鎖國,釀成全球股市持續崩盤,外匯市場搶美元壓力很大,形成美元指數一度逼近一○三點,造成歐元、英鎊和其他主要貨幣均出現貶值。新興市場中,韓元、巴西幣里耳、印度盧比近期貶值幅度都很大,大量資金湧入美元部位。這次疫情造成國際股匯市大震盪的後遺症是國際油價重挫,西德州和布蘭特原油這次最低都創下十八年新低,且淪落二字頭。這個效應引發主權基金大量出脫資產,主權基金出脫的部位不僅是股票,還涵蓋黃金、債券等資產,形成市場很大的變現壓力。

沙國、挪威主權基金出脫資產

市場最先傳出賣資產的是沙國的主權基金。這次油價崩跌,沙國對外放話要把油價打到每桶二五美元以下,目的是要和俄羅斯、美國頁岩油業者打長期低油價策略,並搶奪市占率。沙國是全球第二大原油輸出國,原油是沙國主要的外匯收入。沙國依賴原油收入很大,國際油價要到每桶八三.六美元才能平衡政府的財政收入,這數據遠高於俄羅斯的四二.八美元。這次國際油價崩跌讓沙國內傷頗重,現在使出撒手?打低油價策略讓沙國財政更捉襟見肘,沙國被迫出脫部分主權基金部位來因應財政壓力。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