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賣郎:小費是客人與我的心情溫度計

世界新聞網

來自福州瑯岐的董是枝,在近年新興的中餐外賣平台做外賣郎,小費是他工作收入裡很重要的部分。他說,無法保證每天送外賣都能拿到豐厚小費,小費有如他和客人的心情溫度計,「客人心情不好就給得少,然後就換我心情不好」,但他逐漸明白不開心只是跟自己過不去,既然從事服務工作,就要時刻調適心情,豁達面對每一天。


影音來源:記者顏潔恩(訂閱世報YouTube看更多新聞影音)

29歲的董是枝九年前隻身來美,隨著中餐外賣平台在紐約華社崛起,今年他在朋友鼓勵下改到紐約市布魯克林8大道成為中餐外賣平台全職外賣郎;平常的收入來自底薪和客人小費,但因小費不以客人消費額的百分比計算,通常視距離而異,每一趟外送能有兩塊錢小費就算不錯。

他說,在美華人大多已入鄉隨俗,一般都會給小費,但讓他頭痛的是多數人都「看心情給」,不是每趟外送都能有固定的小費收入。外賣郎的工作讓他接觸更多人,深刻感受到每個人性格不一樣,有些客人對他愛理不理、很不友善,給了錢就轉身離開,「看起來心情不太好」。

➤➤➤投稿募集 請與我們分享您的小費故事

客人叫外賣時,送餐到府的外賣郎常常是餐館的代表,不時要承受客人的批評指教,容易成為客人的「洩憤對象」;他說,「客人投訴餐點有問題時,是直接對著我們罵,有脾氣也是衝著我們」,但為了確保服務周到,同時不想損失客源,就算對方再刁難無理,他都要忍住不能開口回罵。

外賣郎送餐抵達時會打電話通知客人接餐,董是枝最怕打去卻沒人接,或電話通知後卻讓他等很久的顧客;他說,「有些客人訂餐後就去做自己的事情,去洗澡的什麼都有」,外賣郎沒送完餐不能離開,但又被拖住不能接下一單外賣,雖然心裡又急又怨,但也只能繼續在客人門口乾等,這時候就覺得「每一塊錢小費都是用心酸和血汗換來的」;如果又遇上俗稱「打鐵」的不付小費的客人,「送餐回來的路上,心情真的比較差」。

但長年歷錬下來,董是枝說,委屈再多都只能藏在心裡,常常下一單外賣來了就忘了,再次投入工作;他也笑稱,既然每天做了這一行,就得學會看開小費和調適心情,他還揮揮手說:「也不是多大的事兒」。

延伸閱讀:
泊車10年 他靠小費撐起一個家 圓了美國夢
理髮師40年來最珍貴小費:李安兒子把我寫進作文
➤➤➤點我看更多 
您會怎麼做?歡迎投票表達意見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公司宣布沒年終員工怒離職…2周後他們都後悔了
自己端菜換盤 小費僅給10%…店主、客人爆群架
旅行必備連褲裝 400空姐搶購 到底好在哪裡?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