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種族人群上街頭 新一代白人任務:籲傾聽黑人發聲

世界新聞網
世界日報World Journal

明州非裔佛洛伊德(George Floyd)遭警察壓頸而死後,全國持續至今的大規模反種族歧視示威活動,不時可見包括白人在內的各族裔以「盟友」姿態,積極參與;行動主義者和歷史學家認為,隨著新一代崛起,白人的重要任務是:聆聽黑人聲音,追隨而非試圖領導,深刻自省,以對抗不自覺的偏見和白人獨享的特權。

波士頓麻州大學公共政策事務教授沃倫(Mark Warren)說,從廢除奴隸制到1950、60年代民權時期,白人一直在種族正義運動中發揮必要作用,「不幸的是,面對黑人領導的多種族組織及環境,大多數白人仍缺乏豐富的實際經驗。現在他們想成為盟友,當然很棒,但缺乏行動經驗的狀況也很多。」

儘管多元族群共同力挺種族正義,讓電視畫面看來很有力,但部分行動主義者懷疑這些支持,能否在眾多白人中生出長期許諾?如果只是表面的行動主義、在社群媒體表個態,是否反而危害更大?

28歲的黑人記者歐文斯(Ernest Owens)就質疑白人是「同盟」的概念。他說,儘管許多人是好意,但真正的盟友必須支持黑人議題、深入探索個人偏見,並查明白人特權究竟如何助長持續性的種族歧視,以真正支持遭到邊緣化和被壓迫的人民。歐文斯說:「這需要更多同情和同理心,更多責任心和更謙卑。我真的不認為盟友心態和自大,對種族正義對話很有用。」

47歲的唐雅.狄帕斯(Tanya DePass)是一個促進電玩遊戲行業多元化組織的黑人創始人,她在推特發文為所有想幫忙的白人提供了一些建議,被轉發19000多次;其中一點是:「在參與前先自我教育」。

狄帕斯指出,在最近的動盪中,不少白人熟人突然冒出來,然後談到「他們」感覺有多糟糕,她反倒在安撫對方的情緒;她認為這種「白人內疚」根本無濟於事。

在肯塔基州致力動員白人結束種族主義和白人至上主義的白人卡拉·華萊士(Carla Wallace)說,佛洛伊德死後,數以千計的白人向她表示希望投入和參與運動,但她不喜歡用「盟友」這個詞。

華萊士說:「我不用『盟友』這個詞,因為這好像是我在幫助別人,但我們是與黑人棕色人種結合力量,把社會改變得更好。此時此刻,『白人沉默』是那些當權者的最大障礙,而他們是做出必要改變的關鍵人物。」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睡擋「得來速」拒捕 非裔男遭警槍殺 亞特蘭大警局長辭職
這一州 解封時日均確診400人 現在日均確診逾1000人
又一非裔男遭警槍殺 亞特蘭大暴動升級 火燒溫蒂漢堡店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