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項指標6都最低 台南人口負成長問題嚴重

·3 分鐘 (閱讀時間)
行政院主計總處公布的多項人口指標,台南市均為6都最低,人口負成長問題十分嚴重。(本報資料照片)
行政院主計總處公布的多項人口指標,台南市均為6都最低,人口負成長問題十分嚴重。(本報資料照片)
台南市議員蔡旺詮(右)建議市府組建跨局處的應對少子化小組;民政局長姜淋煌(左)回應指出,市府各局處會一起努力解決人口問題。(蔡旺詮提供/洪榮志台南傳真)
台南市議員蔡旺詮(右)建議市府組建跨局處的應對少子化小組;民政局長姜淋煌(左)回應指出,市府各局處會一起努力解決人口問題。(蔡旺詮提供/洪榮志台南傳真)

台南市的人口自然增加率不僅6都最低,還連續5年負成長,即使代表人口遷移的人口社會增加率仍保持正成長,但卻在去年正式轉為負成長,名列6都倒數第3,對有意打造宜居城市的市府來說,並不是好消息。市議員蔡旺詮建議市府組建應對小組,透過各局處資源協調與政策整合,解決生育問題。民政局則回應指出,將深入了解遷入人口為何減少的原因,市府各局處也會一起努力解決人口問題。

根據主計總處公布的數據,台南市的人口自然增加率、人口社會增加率、人口總增加率等3項指標,不僅全都負成長,在6都排名也都是末段班。其中,台南市的出生率千分之5.74為6都最低;死亡率千分之8.16為6都最高;兩者相減的自然增加率為千分之-2.42,更是6都最低。

至於代表人口遷移的人口社會增加率,雖然台南市起起落落,但因南科效應等因素,仍長期保持正成長;不料,此一指標卻在去年突然轉為負成長,名列6都倒數第3。

蔡旺詮進一步分析,排名倒數第一的台北市,係因許多民眾考慮生活品質,移居到鄰近的新北、宜蘭、桃園等縣市,所以才出現驚人的負成長。負成長的自然增加率,加上負成長的社會增加率,得到的結果就是台南總人口增加率為千分之-3.19,也是6都倒數第二,一旦扣除情況特殊的台北市,台南的總人口增加率就是名副其實的6都最低。

此外,6都中也只有台南與高雄的人口數為負成長,台南還特別嚴重,從2016年到2020年間,已經連續負成長達5年;同時,以出生登記數除以育齡婦女(15至49歲)人口數的生育率,台南也是6都最低。

蔡旺詮認為,市府鼓勵生育或結婚的政策,都不夠貼近市民的需求,甚至還誤認為舉辦聯誼活動,就可以提升生育率與結婚率,根本與現實嚴重脫節。雖然市府加碼推出生育獎金等措施,但顯然誘因還是不夠。

市府民政局長姜淋煌不諱言,提高生育獎金的幫助並不大,現代許多年輕人還是無法負擔生育的花費,但這是全國性的政策問題;至於台南的遷入人口為何減少?將進一步了解問題的原因,市府各局處也會一起努力,解決人口問題。

蔡旺詮建議,日本於1970年代出現生育率下滑的少子化問題,因此從1994年頒布「天使計畫」開始,直到2018年止,陸續推出32項少子化政策,並常設「少子化社會對策會議」,任命首長跨部會協調,專責人口政策。台南市也可以學習日本,在市府團隊組建跨局處的應對少子化小組,透過資源的協調與政策整合,解決生育的問題。